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凌天战尊 > 第3770章 又是段凌天?!

第3770章 又是段凌天?!

 热门推荐:
    薛海川一现身,便几乎吓破了万魔宗内宗长老和两个内宗执事的胆,连逃跑的念头都不敢有。

    因为,一旦逃跑,薛海川十之会不耐烦的出手,将他们抹杀。

    而如果不逃,没准还能有一线生机。

    “因为段凌天?”

    听到老人,也就是万魔宗内宗长老的话,薛海川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笑了,“这个借口,找得似乎不太好吧?”

    “至少,段凌天也必须得罪过你们,你们才有这动机吧?”

    段凌天这个名字,薛海川这一次回雾隐宗,听到过很多次,甚至连他跟着的雾隐宗弟子,都经常提起这个名字。

    他都快听得耳朵起茧了。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今日他揪住了想要杀死外出的雾隐宗弟子的万魔宗内宗长老,对方竟然说他杀雾隐宗弟子,不是万魔宗的意思,而是他们自己的意思,还是因为段凌天?

    在这一刻,薛海川都想亲眼见见那个段凌天了,到底一个什么样的人,能让那么多人提及。

    就连这万魔宗内宗长老甩‘锅’,都能甩到他的身上。

    “薛海川长老,段凌天虽然没得罪过我们,但他却得罪了我们万魔宗的匡天正长老!”

    万魔宗内宗长老一脸认真的说道。

    “匡天正?”

    薛海川深深看了万魔宗内宗长老一眼,“你说的,可是现在已经是天龙宗内宗长老的匡天正?”

    匡天正这个名字,他自然不会陌生,正是天龙宗的一个内宗长老,比他早入天龙宗,且在他成长过程中,给他使过不少绊子。

    当然,后来他成长起来后,让匡天正‘跌倒’的次数更多。

    现在,匡天正见到了他,基本上都绕道走。

    “正是。”

    万魔宗内宗长老的脸色,越发的认真了起来。

    “段凌天如何得罪他了?”

    薛海川淡淡问道。

    而后者,立即回应说道:“段凌天,杀了匡天正长老门下弟子,楚寒!”

    终于,薛海川平静的脸色,有了微妙变化。

    楚寒?

    下一刻,他传讯回天龙宗,为了天龙宗内的一个好友,而后者很快给了他回应,“楚寒确实死了,早在十二年前就死了。”

    “当时,匡天正还到处找凶手呢。”

    “再后来,匡天正离开宗门,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直到他门下二弟子大婚,才回来。”

    好友的传讯,让得薛海川更加惊讶了,那匡天正门下弟子楚寒,竟然真的死了?

    “既是段凌天杀的楚寒,匡天正长老也回了你们万魔宗,他为何不亲自出手,为楚寒报仇,杀段凌天?”

    薛海川饶有深意的看着眼前老人,面带揶揄的问道。

    而老人,呆怔片刻后,方才回应说道:“匡天正长老得知段凌天回了雾隐宗的时候,段凌天已经杀死上官雄风和龙霄两人,然后离开了雾隐宗,加入了令狐世家。”

    “然后,匡天正长老,便亲自去了令狐世家。”

    “而令狐世家,凭借他们的护族大阵,保住了段凌天。”

    “在那之后,匡天正长老回了我们万魔宗一趟,便气愤的回了天龙宗。”

    “匡天正长老,曾经救过我的命,他的气愤,我看在眼中,所以我想为他做些事情。”

    “段凌天,我基本上不可能将之杀死。”

    “所以,我没想过对他出手。”

    “就这样,我憋着满腔的怒火,闭关修炼,直到前段时间出关,听闻雾隐宗弟子遭人袭杀之事,我便想着带两个门下师弟出来,跟风袭杀雾隐宗弟子。”

    “却没想到,我们第一次出手,就遇到了薛海川长老您。”

    老人说到后来,脸色也越发的认真了起来。

    而另外两个中年男子,如今也都纷纷低下头,像极了偷糖吃被发现从而等待挨批的孩子。

    不得不说,老人这一番话下来,可谓是滴水不漏。

    既说明了他袭杀雾隐宗弟子的原因。

    又说了他这是第一次对雾隐宗弟子出手,过去从未袭杀过雾隐宗弟子,还没来得及犯下罪孽。

    这样说,自然是为了不激怒薛海川。

    听到老人的话,两个雾隐宗弟子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就想提醒薛海川,说对方肯定在撒谎。

    不过,薛海川先一步开口了。

    “是吗?”

    薛海川饶有兴致的看着老人,“要不然,你立下一个心魔血誓,重复说一遍你刚才说的,然后说……你若有虚言,甘愿身死道消,如何?”

    “如果你立下心魔血誓,我立即让你离开。”

    “你们两个,也是一样。”

    薛海川说着,又看向另外两个中年男子。

    一时间,不管是老人,还是两个中年男子,齐齐色变。

    而薛海川见此,目光也骤然冷了下来,“如若不立下心魔血誓,你们三人,便都留在这里吧!”

    话音落下之间,在薛海川的身上,神力显现而出,中位神皇的神力,哪怕不蕴含任何法则奥义,针对三人,也令得三人一阵心悸。

    “薛海川长老饶命!”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率先跪伏在虚空之中,跪倒在薛海川的面前,“我都是奉命行事,我都是奉命行事。”

    “我承认我杀了不少雾隐宗弟子,一共十三人……但,那都是我奉命所杀。”

    “薛海川长老,只要您愿意放过我,我愿意立即宣布脱离万魔宗,从此不再回万魔宗!”

    “我可以加入雾隐宗,帮雾隐宗袭杀万魔宗弟子。”

    “我熟悉万魔宗驻地周围的地形,我保证在一年之内,袭杀不下于二十个万魔宗弟子!”

    中年男子为了求生,可以说是彻底‘拼’了。

    而他之所以如此,一定程度上,也是因为薛海川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薛海川本就极具盛名,现在有意杀他,他能不怕吗?

    “薛海川长老饶命!”

    另一个中年男子也跪下了,“他说的,我也能做到,我也能做到!”

    “薛海川长老饶命!”

    在两个中年男子相继跪下之后,老人也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巨大压力,跟着跪下了,“我可以和他们三人联合袭杀万魔宗弟子,一年之内,不杀一百个万魔宗弟子,我便自杀于薛海川长老您的面前。”

    “我可以立下心魔血誓!”

    一个万魔宗内宗长老,两个万魔宗内宗执事,突然转变嘴脸,也是看得两个雾隐宗弟子一阵目瞪口呆。

    片刻,回过神来,他们再次看向薛海川的目光,又是充满了崇拜。

    薛海川长老,还没出手,就吓得这三个万魔宗之人如此,不愧是他们自加入雾隐宗以来便崇拜至极的偶像!

    “要杀万魔宗弟子,何需你们帮我出手?”

    薛海川冷然一笑,随即在三人脸色大变的瞬间,随手一挥,顿时三人如同被巨锤砸中,纷纷飞了出去。

    然后,在远处爆成了三团血雾,随即飘散而落,化作无踪。

    杀了三人后,薛海川看向两个被眼前一幕吓得面色一白的雾隐宗弟子,说道:“你们自行回宗吧。”

    “现在,想来那万魔宗的人,都已经远离了宗门附近,回万魔宗去了。”

    “你们自己回宗,不会有危险。”

    “我走万魔宗一趟!”

    话音落下,不等两人回应,薛海川身形一晃之间,便凭空消失在两人的身前,如同瞬移了一般。

    ……

    正如薛海川所猜测的一般,万魔宗那边,在收到他刚才杀死的三个万魔宗和之人的传讯以后,便召回了所有还在外面袭杀雾隐宗弟子的万魔宗之人。

    而那些万魔宗的内宗长老、内宗执事,得知薛海川现身以后,纷纷色变,第一时间便往回赶。

    开什么玩笑!

    那可是薛海川。

    遇到了,是要死人的。

    不过,在他们赶回万魔宗之前,薛海川已经先一步到了他们回宗的路上,并且花费了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便将他们尽数抹杀。

    然后,薛海川又去了万魔宗。

    当着万魔宗宗主蓝青的面,杀了万魔宗三个核心长老,十二个内宗长老,都是负责下达袭杀雾隐宗弟子命令,并且传递消息的万魔宗之人。

    便是万魔宗宗主蓝青,也被薛海川重伤。

    “留你一命,你可以给你们万魔宗在天龙宗的那些老家伙传讯,告诉他们你们万魔宗所作所为,以及我薛海川的作为……要是他们不服气,让他们来找我。”

    这是薛海川重伤蓝青,洒脱离去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话,蕴含浑厚的神力,传遍万魔宗上下。

    ……

    半个月后。

    雾隐宗。

    天梯之外,一道身影显现而出,赫然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子,只见他面容坚毅,眉宇冷峻,眸光如电。

    “大哥!”

    而在他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的时候,一道身影,已是瞬息到了他的身前,一脸激动的看着他。

    当中年男子回过神来,看到眼前气质比之万年前完全蜕变的青年,一双眼睛瞬间便红了,“海……海川!”

    下一刻,兄弟二人抱在了一起,许久才分开。

    “大哥,你在天梯牢狱憋了万年之久,现在出来了,你最想做什么?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帮你实现!”

    薛海川看着薛海山,目光深处,难掩激动之色。

    “喝酒!”

    薛海山哈哈一笑,因为见到万年不见的亲弟弟而过于激动的他,泪水都笑得飞溅而出。

    “好!我们兄弟去喝酒,不醉不归!”

    薛海川连声应道。

    “再带上一人,他也是我们雾隐宗弟子……十余年前的天梯争锋,他遇到了我,若非他手下留情,我已经死了,也不可能再见到海川你。”

    薛海山的脑海中,浮现出昔日那一道飘逸的紫色身影。

    “谁?”

    薛海川脸色大变,只觉得背心发凉,被他大哥的话硬生生吓出了一身冷汗。

    他大哥,竟差点死在天梯牢狱里面?

    “他叫段凌天。”

    薛海山说道。

    “段凌天?”

    薛海川闻言,原本期待的目光一滞,“又……又是段凌天?!”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