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镇世武神 > 第九百零一章 帝天枢

第九百零一章 帝天枢

 热门推荐:
    出了无尽深渊,众人便已经到达了玄空飞星的第三层。

    从十八层到第三层,众人可谓是梦幻般的走了过来。

    最前方,林荒一人独行。

    在他的后面,宋长陵等人盯着林荒,久久无法释然。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林荒在无尽深渊中,所领悟的竟然是无情天道。

    白小胖则很是疑惑,“无情天道到底是个啥?林老大会不会什么时候脑袋一抽,就绝情的将我们几个给宰了?”

    “无情,并非绝情!”

    宋长陵回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这是一句很古老的话,大意为天地视万物为平等!”

    “既然万物为平等,自然无情!”

    “而无情天道,便是其中的天地真理之一……不过这样的大道,随着岁月的变迁,时代的更迭,早已经不适合如今的武者!”

    “为何不适合了?”

    洛欢欢问道。

    “所谓无情,便是漠视天地一切,唯我独尊。他们不需要群居,不需要与任何人产生感情,人追溯到远古的来历,虽然也是野兽动物。可人族之所以能够崛起,便因为懂得什么是群居,逐渐褪去野兽的本质。否则,泱泱人族也不可能主宰大陆!”

    “而感悟无情天道的人,他们的思想,便会趋近于人族群居之前的思想,以自我为世界的中心,不招惹他们还好;可一旦他们感受到了威胁,为了生存下去,便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因为这样的大道思想毗邻远古,所以感悟无情天道,会给他们带来极为强横的力量,那种力量,甚至是远古的力量!可这样的思想,也会让他从人族的世界中剥离出去,稍有不慎,便会与整个天下为敌!”

    宋长陵解释着。

    白小胖却是冷呵呵的笑了两声,一脸鄙夷的看着宋长陵,“就知道胡扯,我看林老大现在也没咋滴啊,不就是冷漠孤僻了一些吗?这样子也挺好的,像个王!”

    宋长陵见白小胖胡搅蛮缠,并没有理会,只是接着道“野兽饿了,便会猎捕食物,哪怕是吃掉自己的亲人也在所不惜;感受到危险,便会及时的扑杀上去,扼杀危险;有人侵占了它的领地,它们便会送给敌人死亡。它们的眼中,没有感情,只有生存、利益、变强!为了到达这些目的,他们可以不择任何手段!”

    “你在骂林老大是野兽!他奶奶的,你活腻了!”

    白小胖瞪着双眼,想要一锤子敲碎宋长陵的脑袋。

    宋长陵依旧没有理会白小胖,“这个世界,离群索居者,不是野兽,便是神灵!现在的林荒既然不是神灵,便只能是一头野兽!”

    李春风一直皱着眉头,听着宋长陵越说越吓人,脸上都有哭丧感了,“那怎么办啊?”

    宋长陵摇了摇头。

    他对天地间的无数大道都有所了解,可想要剥离一位武者的大道,他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根植于武者灵魂与思想中的感悟,只怕就算是圣皇般的存在,都无能为力吧。

    ……

    古老的玄天神族禁地之中。

    依旧是那座枯木搭成的凉亭。

    凉亭中,那半边头发霜白如雪,半边头发漆黑如墨的中年人,轻轻整理着衣袖。

    而在凉亭外,跪有一人,隐藏在漆黑的袍泽和狰狞的面具之下,根本看不出此人的身份来历。

    此刻,这人双手捧着一个玉盘。

    玉盘中有两枚玉简。

    黑白头发泾渭分明的中年人,轻轻一挥衣袖,玉盘中右边的玉简便是绽放出璀璨的光芒,投影出青天武府中上空的一幕。

    望着光幕中的惨烈的厮杀大战,中年人嘴角一挑,脸上有着冷意,“黄口小儿,倒是明智。既知青天武府已为死棋,便果断放弃。啧啧……若是千年前,以你的性格,怕是不知道有多少强者出现,死在这修罗战场之中。可惜了我神族的绝世高手,守株待兔不成,只能空跑一趟!”

    说完,中年人摇了摇头。

    随后,他又是挥动衣袖,左边的玉简,便是蔓延出一道光幕。

    而光幕中所投影的场景,竟然是古战场无尽深渊外的林荒与宋长陵等人。

    中年人像一个庄稼汉子坐在台阶上,抬头望着光幕中的林荒,细细观测良久。直到半刻钟后方才拍了拍手的起身。

    “果然……我就说当初废墟浩土一战,秦长生出现所借用的宿体,不可能是寻常之人,定然与左迦明教有些关系。李白衣,此子也应该是你的棋子之一吧!”

    “很不错,他如我所预料的走进了无尽深渊!”

    “而且,成功的领悟了无情天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领悟了无情天道,就算是你李白衣如何筹谋,就算是他与左迦明教有任何关联,他都不会在为你所用!如今的他,就是野兽……很好!”

    喃喃自语间,头发黑白分明的中年人已经停驻了脚步,转身望着前方的跪地之人,威严的开口道“传信息给帝魂生,让他切莫对林荒产生丝毫杀意,同时以利益,将之拉入我玄天神族。”

    “喏!”

    跪地那人低声开口,而后迅速消失在中年人的视线中。

    而中年人也是回到了枯木凉亭中,坐了下来,拿起一根绣花针,屏气凝神的刺绣一幅山河图,同时轻笑道

    “当年,我帝天枢与王遗风未分胜负,何其恨憾。我给了你一千年的时间去成长,希望你能是我的敌手。你这千年来埋下的棋子,我会一一找出来看看,希望你能给我惊喜。也让我看看,天机十二到底有何能耐!”

    ……

    古战场中,众人脱离无尽深渊后,便已经开始深入玄空飞星第三层。

    第三层。

    俨然是一片古老的修罗战场。

    前方连绵万里,尽是漆黑的浸血之色。

    无数山岳崩塌,乱石横铺战场。

    纵横交错的河道早已经干涸断裂。

    战场之上,大地龟裂,还有无数刀戟留下的痕迹与深渊。连绵成片的尸骸散落战场,他们大多尸骨不全。

    或头颅断裂。\0

    或身体断成两截。

    或无数尸体躺在一道深渊之中,竟是将深渊填平。

    还有古老妖兽作为坐骑而死的尸骸。

    覆盖着尘埃,锈迹斑驳的战甲。

    漆黑染血的长矛。

    高达百丈的,鼓面已然擂破的巨鼓。

    ……

    林荒看不见,即便看见了,如今的他,只怕也是无动于衷,所以他平静的走在古老的战场之上。

    而宋长陵等人行走其中,却是重重的皱起了眉头。

    即便远隔成千上万年,他们也能感受到,这片罹难的战场上,在久远之前,不知道经历过何等惊天泣地的厮杀。

    尸骸填平深渊,大地被鲜血浸染。一眼望去,林立的骸骨如同茂盛的森林。百丈巨鼓破裂,凛凛战旗掩埋于黄土之中。

    还有无数手握生锈兵器,便知身前定然是一位绝世武者的尸骸。

    看着无法逃避的战场,周身裹挟着阵阵阴风,让众人不禁打着寒颤!他们似乎能感受到,在这战场之上,有着无数不曾散去的魂灵。

    而走在最前方的林荒,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什么也看不见。

    众人也是停了下来,他们同样抬头,看着林荒所看向的地方,目光明显的一震。

    在他们前方不知几千里,或是几万里的地方,有一面碑!

    碑高万丈。

    直插云霄!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手机请访问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