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28章 大哥好眼力啊

第328章 大哥好眼力啊

 热门推荐:
    呆过后,邓婵玉的脸便向熟透的桃子般,白里透红,十分好看。

    邓婵玉着急跺脚道:“太师,我不想嫁……”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话就被邓九公给打断了。

    邓九公摆摆手,道:“邓秀,带着你妹妹下去吧,我和太师单独谈谈。”

    他说话时的声音非常大,一开口便压下了邓婵玉的声音。

    邓婵玉望着他们,有羞又怒,跺跺脚,转身便快步出门去了。

    邓秀点点头后追了出去。

    “唉,太师,失礼了。”

    邓九公叹道:“都怪她娘去世的早,我把这丫头宠坏了,没大没小的,让您看了笑话。”

    闻仲笑了笑道:“无妨,但不知这桩婚事九公你意下如何?”

    邓九公抬起头紧紧盯着闻仲,道:“在此之前,太师,你能不能让我先问一个问题?”

    闻仲看着他,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神色一正,道:“你问吧,若老夫知道一定不会骗你。”

    邓九公想了想忽然又笑了。

    他摇摇头,道:“不必了,我好像已经明白了。”

    闻仲说道:“如此最好,但你记住,大王一定很信任你,不然也不会把如此重要的三山关交给你镇守。”

    邓九公点头道:“末将明白了。”

    顿了顿,他迟疑道:“那个陆大人……”

    “九公,我们俩也相交有数十年了,想必老夫的为人你也知道,岂会推令爱进火坑?”

    闻仲郑重说道:“今日老夫以人格向你担保,这位陆大人文武双全一表人才,绝对是令千金的良配。

    整个天下像这样优秀的年轻人,你绝对找不出来几个。”

    陆大人,为你老夫这次把人格都给担保上了,你可要给老夫争气啊!

    邓九公听完笑了,道:“这位陆大人之名其实我也早有耳闻,不过有太师的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闻仲笑着拿出一卷书简,笑道:“这是陆大人的生辰,老夫略通掐算,九公可将小姐的生辰拿来……”

    老实说,对于自己的生辰八字陆川也不知道,因为他根本不在意这些。

    邓九公笑着点点头。

    大厅外。

    偷听到这些的邓婵玉脸色变幻一阵,随即轻哼一声,转身大步离去。

    邓秀赶紧追了上去,道:“妹妹你干什么生气呀,你也老大不小,该嫁人了。”

    邓婵玉停下道:“我问你,换做你娶一个从没见过的女人,你愿意吗?”

    邓秀苦笑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呀,反正爹让我娶,我就娶。”

    “那是你邓秀,不是我邓婵玉。”

    邓婵玉鄙视了哥哥一眼,道:“我追求的可不是什么情情爱爱,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邓秀苦笑道:“是是是,我知道,你想要进入天下名将榜做第一女将……可是,可是这没有先例呀。”

    “你说这名将榜为什么不排女人?这一点我不服,不排是觉得我们女人不够强吗?”

    邓婵玉轻语道:“反正我不嫁人,没有先例我邓婵玉就做这个先例,做进入名将榜的第一个女人。”

    邓秀知道,在大多数情况下,男人在体力劳动、社会生产等方面的确要比女人更有优势。

    不过他也知道这只是大多数的情况。

    还是有例外存在的,而他的妹妹就是这样的例外。

    论武功,智谋、学习能力等方面,邓婵玉都胜过他很多很多,所以此刻他也只好苦笑着不说话。

    下午闻太师就走了。

    他算过了陆川和邓婵玉的生辰八字,别说,还真挺合的。

    大厅中。

    闻仲前脚刚走,邓婵玉就和邓秀进来了,一进门就道:“爹,我不想嫁人。”

    “胡闹!”邓九公吹胡子瞪眼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女孩子大了哪有不嫁人的?此事没得商量,我和太师已经把婚事定下了。”

    “我哥不还没成亲?”

    邓婵玉一指她带来的挡箭牌。

    邓秀先是一愣,接着脸色就黑了。

    邓九公道:“你哥下个月成婚。”

    “可是他和嫂子是两情相悦,见过面的。”

    邓婵玉的眼睛红了:“可我什么都没见,你当真要把我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我……”

    邓九公语塞,呆立良久才长叹道:“你若不嫁,大王对我们家不放心啊!”

    他已知道帝辛是信任他的,否则绝不会把如此重要的三山关以及三十万大商精兵交在他的手中

    可信任和做不做防备是两回事。

    帝辛是很信任他,可是这座三山关实在太重要了,又不像西边一般有五关防守。

    一旦出了问题便等于南方门户大开,南方诸侯大军可以长驱直入殷商腹地。

    这个后果也不是此刻的大商能承受的。

    作为帝王,会为了一份信任,把整个江山赌上去吗?

    换做他邓九公也不会,所以需要加一道保险,那就是他女儿的婚事。

    他想通了,所以没有再问闻仲。

    邓婵玉听到这话一怔,冰雪聪明的她,瞬间就想到了很多。

    “唉!”

    她叹了一声,转身出大厅去了。

    她也知道这世界就是这个样子。

    不管男或者女,对于自己婚姻都是没法自己做主掌控的。

    “婵玉,爹对不住你,你若不愿意,爹……爹就把这婚事辞了。”

    邓九公看到这里心中很难受,咬咬牙道:“大不了爹辞官不做了,我们一起回老家,给你找个你满意的郎君。”

    “现在辞官,大王必然震怒,到时我邓家安能有好?”

    邓婵玉回头自嘲一笑:“所以爹你不用辞官,如果这是女儿的命那女儿便认了。”

    说完出了大厅。

    她忽然觉得从小立下的目标,什么名将榜,什么女将军,都一下子飘得好远,有些不可及。

    砰!

    邓九公在案几上敲了一拳。

    作为一个父亲,他从没感觉到如此的无力,只能转头对邓秀道:“去看看她吧!”

    希望那个陆大人真的如太师所言,是个女儿好归宿吧!

    不然……

    邓九公眼中闪过一抹厉色。

    邓秀识趣点点头,赶紧出门去了。

    给人当完了挡箭牌还得去找人,他的命好苦啊!

    邓秀最后找到妹妹的地方是在她闺房的房顶,发现她坐在上面抱着双膝,怔怔的眺望远处发呆。

    邓秀故作轻松道:“我就知道,在这里一定可以找到你的。”

    邓婵玉没有说话。

    “其实我想不通你为什么要这么……不甘心。”

    邓秀坐下来,继续道:“在我看来,你嫁人和你的梦想并没有什么抵触的地方,你嫁了人依旧可以去做你喜欢的事……”

    邓婵玉看了他一眼,冷冷道:“别以为你很了解我似的,你知道我不需要同情。”

    邓秀苦笑:“好好好,当我什么都没说,不过我刚才已经打听到那个准妹夫在汜水关和西岐作战。”

    邓婵玉目光一闪:“那又怎么样?”

    邓秀笑呵呵的拿着一面令牌,道:“我已和父亲说好了,待会儿出发去汜水关看看那个准妹夫,帮你先过过眼。”

    邓婵玉看了他一眼,一把夺过令牌站起来道:“净做没用的事情。”

    说完从房顶一跃,宛如一阵风般轻灵,落在了院中,走进房屋。

    不久后,邓婵玉脱下银甲,换上劲装打扮成了个男子模样后,背了一个包袱和剑走到院子里。

    并回头警告似的看了邓秀一眼。

    邓秀摊手无奈一笑:“马在后门。”

    邓婵玉头也不回的走了,洒脱的简直就不像个女人。

    对此,邓秀却好像已经习以为常,他这妹妹在他眼中从小就是当弟弟看的,要是真有点儿女人味那他才会吃惊呢!

    邓秀喃喃道:“不管怎样,先见上一面吧,看不上再说,路上小心,哥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谢了!”

    远远的,一个声音从树杈间传了过来。

    阳光下邓秀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

    云水城,将军府。

    “陆大人,我们何时出发?”

    孔宣问盘坐在客房小院中的陆川道。

    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问出这个问题了,如今陆川已经到了足足三天了,每天他都要来问一次。

    可他就纳了闷了,求援的不急反倒他这帮忙的有点坐不住了。

    看陆川那闭目后淡然的模样,哪里像大敌当前的样子?

    陆川睁开眼,略带责怪的道:“大哥,都说了不要叫我陆大人了,这样显得多见外,叫二弟,或者小弟也可以。”

    孔宣:“……”

    他现在有股想撵人的冲动。

    没办法,这小子身上的确有他欣赏的地方,可就这自来熟和脸皮厚两点他受不了。

    他活了不知多少万年了,还真的从没见过这样厚颜之人。

    “大哥,你先做,听我说,帮忙的事儿先不急,因为此事我占主动。”

    陆川接着解释道:“不过前线的条件,唉,真的太艰苦了,你先让我在你这儿稍微改善一下生活了咱们再走行不行?”

    孔宣此地灵气出乎意料的浓郁,且五行均衡,正是他修炼的宝地。

    反正征西也不是一年半载就能搞定的事,原来足足打了十多年,戏得慢慢唱。

    他可舍不得浪费修炼的机会。

    孔宣瞥了他一眼,望着他身上的五色光华,道:“你修炼是五行齐修的功法?”

    陆川眼前一亮:“大哥好眼力啊。”

    你这不废话么!

    这么明显我都看不出来的话,那我孔宣不白混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