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327章 闻太师当媒

第327章 闻太师当媒

 热门推荐:
    邓九公领着一家老小,笑容满面,出来迎接闻仲。

    闻仲与黄飞虎虽有着大商‘文武双柱石’的美誉,但实际上真正的大梁还是由闻仲在挑着。

    天下名将有十八!

    其中名将榜上的人物更换了一个又一个,或昙花一现,或各领风骚。

    然榜首上的名字却已将近两百多年没有变过。

    名列榜首之人,叫闻仲。

    现在很多人想起他的第一反应是他老了。

    可是很多人,包括陆川在内都不知道闻仲这个名字在十年之前代表的意义。

    他出生的有点晚了,但也许还有一些老人记得,这两个字曾代表着无敌。

    也许陆川听了都会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毕竟世上仙人那么多,区区一个闻仲又如何称无敌?

    所以,这个‘无敌’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仙道之下的凡人之中。

    闻仲有个天下公认的名号,叫:仙道之下第一人。

    这份公认的对象不仅有人,还有妖,魔……

    说起闻仲的经历,用传奇两个字形容都不过分。

    五十岁前,他籍籍无名,无人可知,闻仲这个名字谁也没有听说过。

    因为在这个时候,他在跟随着师父修炼,志向仙道。

    能在五十多岁的时候就修至合道境,差一步便能成就真仙,他的天资根骨是绝对很好的。

    真的就只差一步了。

    可一步,有时候就是天堑。

    他此前的修道之途,差不多就是一帆风顺,有名师的指导和护道,上等的功法,无数的修道经验……

    他甚至都不知道瓶颈是什么,修炼就如吃饭喝水一般,水到渠成,自然而然修到了合道境。

    可是在合道境,他头一次遇到了瓶颈,而且是个怎么也突破不过去的瓶颈。

    要合道,首先就要寻道,问道,再明白道是什么。

    于是他被师父打发下山闯荡,也为寻道,突破自己的瓶颈。

    后来他和商王文丁,也就是帝辛的爷爷相遇到了。

    谁也不知道文丁对他说了什么,是怎么把他折服,让他心甘情愿做了大商的武将,但绝不是荣华富贵。

    能甘于清修数十年,离仙道只差一步的人,岂是会被世俗的权力荣华所轻易打动的?

    总之,这之后他就成了大商的人,而这时候的大商也依旧不怎么安定。

    于是一代传奇横空出世了。

    闻仲带着大商的人马东征西讨,南征北战,从无一场败绩,也由这显赫的战绩他从籍籍无名一跃成为了天下名将。

    三年,他只用了三年就成了名将榜首,并开启了他的霸榜模式,持续至今。

    他所曾击败过不计其数的对手,其中有人,有大妖,有大魔……

    他之威曾经连妖魔都慑服。

    他的传奇,他的不败,让他在一百多年之内成了天下很多武人心中都向往的目标。

    可是纵然无敌一世的闻太师,貌似也无法抵御时间之力的流逝。

    他虽长寿,但如今的他也成了白发苍苍,老翁的模样,这点连陆川也想不明白。

    以闻仲的修为想维持年轻,貌似也并不是什么难事吧?

    不过雄狮老了,自然就没有了当年之威之勇,威慑力在近些年就小了很多,而且会越来越小。

    “九公!”

    闻仲从麒麟上翻身下来,一身玄色长袍,看到邓九公后脸上露出了笑容。

    邓九公面容坚毅,约四十上下,此时一身甲胄出来,上前抱拳一礼,目中带着敬意。

    只要是大商的臣子不论文武,在见到曾名震天下的闻太师,很少有人不发自内心尊敬的。

    在他身后,还有一对很年轻的男女,俱是甲胄在身。

    男的约二十五六岁,气宇轩昂带着股英气,不过此时他的一切都被身边的女子所掩盖。

    毫无疑问,这是个很漂亮的女子,生的肤白貌美,唇红齿白,美丽动人,年纪约十八上下,一套银色甲胄在身,掩盖了婀娜的身段和那傲然的娇躯,更显得英姿飒爽和干练简单。

    这让闻仲多看了一眼。

    只是这一眼他心中便有数了。

    唉,他活了百多年,人世百态几乎都体验过了,唯独这给人当煤还是头一遭。

    还好这女子长得不算太差,不,甚至可以说远远超过了他的预期。

    这样他也就放心了,不然要是女方长得太丑的话,估计陆大人要暴跳如雷的提着刀来砍他了吧?

    年轻男女也在悄悄的打量着闻仲。

    这为白发苍苍,神态威猛的老伯就是名将榜首的闻太师?

    他们出生的晚所以不知道这位仙道之下第一人,但对于其名将榜首的身份还是很感兴趣的。

    无他,只因他们的父亲邓九公也位列在这天下名将榜前十。

    第一闻仲,第二黄飞虎,第三张桂芳,第四到七被魔家四将包揽了。

    他们的父亲邓九公位列第八。

    闻仲上前扶起邓九公,笑道:“不必多礼,九公,若我没有看错,这两位就是公子和千金吧?”

    他和邓九公既然在同朝为臣,那多少都是有一些交情的。

    “正是犬子邓秀以及小女婵玉。”

    邓九公笑着又对两人道:“还不赶紧上来拜见太师?”

    “见过太师!”

    邓秀和邓婵玉互视一眼,上前抱拳道。

    闻仲看着两人眼底闪过一缕光芒,笑道:“不错,不错,年纪轻轻便有这等修为,九公,你这双儿女一看便是人中龙凤。”

    邓九公笑道:“太师真的抬起他们两个了,来,太师,府中请。”

    说罢,伸手侧身让开路,将闻仲请入了府中。

    会客大厅。

    邓九公与闻仲分主宾坐下,邓秀和邓婵玉在左右侍奉。

    闻仲望着三人,叹道:“我看九公你们一天甲胄都不离身,想来这三山关局势很紧张,这些年真的是辛苦你们了。”

    嗯,太直接好像也不好,还是先聊一会儿再找机会切入主题吧!

    “太师哪里话,我邓九公既为大商将领,自当恪尽职守,尽职尽责,为君分忧尽本分,岂敢言苦。”

    邓九公说着叹息道:“真正苦的,其实是那些阵亡了的将士们……”

    闻仲叹了口气。

    说到这里气氛一时有些沉闷,两人一时都没有开口。

    闻仲心念转动,想着该怎么切入主题呢?

    很快,他心中有了主意,道:“九公,最近鄂顺再来攻打过三山关吗?”

    “这倒不曾,前不久鄂顺带了五万兵马赶去西岐,和那些反贼进行诸侯会盟。”

    邓九公道:“不过听说这些诸侯联军,被魔家四将等人打的大败后,不久前才刚返回南鄂,哪里还有功夫再来讨打?”

    说到最后,邓九公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闻仲不动声色道:“不错,魔家四将的确打了一个漂亮仗,不过还是张桂芳和陆参军智计过人啊,对了,你知道陆参军吗?”

    邓九公一愕,迟疑道:“听说过,好像是国师的弟子,后开创奇士府发明了很多利国利民的工具,立下大功后被封为上大夫……”

    “不止不止,说起这位陆参军啊,嗯,真是少有的智勇双全的年轻俊杰啊!”

    闻仲摇头道:“他本是下大夫,师从国师,胸藏治国韬略,后在姬昌起兵伐崇时,一举击败逆贼姬昌被封中大夫……”

    闻太师可劲儿的夸着陆大人。

    当然,这些也都是实话,他也不擅长吹牛。

    看着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闻仲,邓九公面色古怪。

    太师,咱们的话题是不是跑偏了?

    可是他又不好意思打断不听,只好耐心的听着。

    可心里实在是纳闷又好奇极了,能被太师如此看重推崇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年轻人?

    站在一旁的邓秀、邓婵玉互相看了一眼。

    这太师在说什么?

    片刻后,闻仲摇头叹道:“这位陆大人什么都好,可只有一点不好。”

    邓九公猛地一愣,道:“是什么?”

    先夸后贬?

    太师你这拐弯太猛了呀!

    邓秀,邓婵玉也好奇的被吸引了注意力。

    “他的终身大事啊,这位陆大人都快三十了,可是依旧单身。”

    闻仲叹道:“我们催他,他却说什么‘西岐不定何以为家’,‘大丈夫何患无妻’,你们听听,这叫什么话嘛,大王都急了。”

    听完这话邓九公脸色微微一变,他看向闻太师,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异色。

    不过很快便敛去不见了。

    听到这里,邓秀忍不住插嘴道:“陆大人的终身大事,大王急什么?”

    邓婵玉没有说话。

    邓九公这时道:“我们大商律法有规定,男子到了成家的年纪不成家便是有罪。”

    “不错,如今他身在前线,大王很忧心他陆家无后,所以叫老夫说一门亲事。”

    闻仲望向邓九公,苦笑说道:“听说九公有一女,还尚未婚配人家,于是老夫便来了。”

    呼,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终于点到正题了。

    做媒人真辛苦啊!

    “我的……女儿?”

    邓九公好像心中已经有了准备,所以听到这话并不吃惊,只是暗暗叹了口气,看向了女儿。

    “我妹妹?”

    邓秀兄妹俩前面听得莫名其妙,但现在一下子都明白了,所以吃了一惊。

    一刹那,连一边的邓婵玉也呆住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