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280章 是不是在演我?

第280章 是不是在演我?

 热门推荐:
    张桂芳回房穿上盔甲,骑着马,带着手下部将快速出城去了。

    之所以他要听陆川的意见是因为帝辛御旨上还说,要陆川暂代参军之职。

    若非如此,他也就不必非得陆川同意才可以出兵了。

    他不怕姜文焕。

    哪怕姜文焕威名在外,武艺超绝,有万夫不当之勇,但他张桂芳难道是无名之辈?

    十八名将榜,他比姜文焕排位还高。

    因此,哪怕这次西岐的人去接应了他也不怕,毕竟都还没打呢!

    为将者,岂能未战先怯?

    况且有秘术在身,他的武道修为也未必比姜文焕差了,他还怕什么?

    韩荣举杯道:“来来来,张总兵走了,陆大人,我们继续喝。”

    陆川笑道:“好,韩总兵,余将军也请。”

    他也举起杯对上方的韩荣,以及对面第二席的一个将领说道。

    第一席是张桂芳,方才已经走了。

    至于那将领也是一位面貌奇特的异人,之所以说他异是因为此人生有赤发金瞳。

    当然了,能被他看中的必然不会是什么寻常人物。

    此人名叫余化,乃是这汜水关副将,绰号‘七首将军。’

    另外,陆川还知道他也怀有秘术,有一杆‘戮魂幡’,可迷人魂魄,十分厉害。

    此外陆川还知道他的底细。

    他的师父正是截教弟子,号称蓬莱一气仙的余元。

    说起这个余元来还与闻太师有关。

    他们两人都是截教的金灵圣母门下弟子,所以算起来还是师兄弟。

    不过余元已成了仙道。

    在封神中,这余元修成金刚不坏之躯,阐教之人杀不死他之下还是用陆压的斩仙飞刀才将之斩杀。

    余化连声笑道:“请,请!”

    在职务上这一关的总兵之职,那就相当于文官中的上大夫。

    陆川是中谏大夫,和余化的副将差不多。

    不过比起张桂芳和韩荣的职位来,那就还要低上一大级的,但两人还真不敢对陆川不客气。

    毕竟,陆川可是来自朝歌,人王脚下。

    他们守在边关,长年累月的见不到帝辛一回。

    可陆川他们天天见啊。

    要是不小心得罪了,被他到帝辛跟前说句坏话……

    总之是惹不起!

    好在陆川呢也没有太高的架子,还有心和他们两人交好,于是气氛十分融洽,三人一饮而尽。

    “报!”

    不多时,又一探子来报,道:“启韩总兵,西岐城中方才出去了一大队,至少也有万人。”

    韩荣惊讶的看向陆川,道“还真被陆大人料到了。”

    “……”陆川。

    什么叫还真被我料到了?

    你会不会说话,刚才我说的时候不是都一脸信服吗?

    余化带着酒意嘿嘿笑道:“陆大人真是料事如神啊!”

    陆川笑了笑。

    韩荣道:“陆大人,我们要不要也派一支人马助张总兵一臂之力?”

    陆川想了想,道:“不必了,张总兵他可以的,你们要相信他。”

    至于他就不一定了。

    ……

    张桂芳带着五万人马,迅速赶往东鲁大军要到来的地方。

    大军行了约二十里,忽有探子来报西岐出兵接应的消息。

    “真有接应?还真被那陆大人料到了。”

    先锋官风林有些惊讶,道:“总兵,看来这位参军还真有些本事。”

    “嗯,有支援也不必太过担心,我看过姜文焕他们的行军路线和方向。”

    张桂芳道:“再往前三十里有处山冈叫龙山口,那里也是姜文焕他们的必经之地,我们就在那里等着。”

    接着大军继续前行。

    一个半时辰后,大军来到山岗龙山口的要道上停下,将大军和旗帜隐在山中。

    这里已经是西岐境内之地。

    张桂芳驱马进入树林,望向大道前方,开始等待。

    不久后,果见要道上有一枝人马旌旗招展,剑戟森严而来,所打的旗号正是‘周’与‘鲁’。

    为首南宫适和东伯侯姜文焕领头策马而来。

    风林低声道:“总兵,来了。”

    张桂芳点点头,右手一挥。

    “杀!”

    顿时,五万大军全部冲下了山岗,挡在道路前方,列队整齐。

    “这里怎么会窜出一支商军来?”

    看着旗号,以及身上的黑衣青甲,姜文焕吃了一惊。

    不过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脸色不变,只是阴沉了下来。

    他想起了南宫适的来意。

    说是为防商军偷袭,所以派他们来接应,所以他心中还笑西岐丞相此举多余。

    毕竟已入西岐境内商军怎么敢来。

    可现在看来一点儿也不多余。

    “还真的来了!”

    南宫适也很吃惊,不过因为有姜子牙的预料,所以并没有像众人那般惊骇这枝人马的出现。

    同时,他心中忽然对姜子牙生出一股敬佩。

    大军向两边分开,张桂芳这个主将骑马从中缓缓走上前来。

    姜文焕冷冷道:“张桂芳!”

    “不错,正是本帅,此番本帅为征西平叛而来,不曾想在此遇到两大叛逆,实乃幸事。”

    张桂芳冷笑道:“待吾将你和姬发两个叛逆之臣一块儿擒下之后,正好一起拿去朝歌请功。”

    “狂妄,你有那个本事吗?”

    姜文焕被张桂芳轻蔑的态度激怒了,扬起大刀道:“今日待本侯斩了你,正好给西伯侯献一份大礼。”

    说罢策马扬刀就要上前。

    “东伯侯且慢!”

    南宫适抬手拦下姜文焕,冷笑道:“今日你远来我西岐是客,怎敢劳你动手?

    此人交给我,正好我南宫适想领教一下名将榜排名前十的实力如何。”

    今日这三人都是盛名在外的十八名将。

    说罢不待姜文焕答复,便策马扬刀向前冲刺而来,气势十足。

    姜文焕点点头。

    论实力,他们三人都在先天境,实力差距应当不是很大。

    他长途跋涉的确很累,所以先让南宫适斗一斗也好。

    他在一旁掠阵,能拿下最好,拿不下再出马不迟。

    顺便他在看看张桂芳的能耐。

    前方,张桂芳看了这个气势汹汹,冲刺而来的南宫适一眼。

    然后,冷笑着,张口。

    “南宫适,不下马你更待何时?”

    砰!

    一言既出,那气势汹汹策马狂奔,手中大刀闪亮的南宫适刚要冷笑。

    你叫我下马我就下马?

    傻子吧你!

    可下一秒他就如中邪一般,眼睛一闭,一头重重栽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什么?!”

    看到这一幕,饶是姜文焕也傻眼了,脑中断片了几秒。

    唯一的念头就是……

    南宫适,你他娘的不是在演我吧?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