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278章 何谓天意?

第278章 何谓天意?

 热门推荐:
    因此陆川不希望两件事。

    第一,不希望在战场上见到她。

    第二,更不希望她会嫁给那个叫洪锦的混蛋!

    不过他知道就算他提醒了,以后这些事未必会如他所愿的进行。

    但至少他还是想要努力一下。

    他只管努力。

    其它的,交给天意。

    “他叫我三十年不要下山……到底是什么意思?”

    龙吉站起走到凉亭边,看着那道远去的火光,目光闪动,在原地伫立了良久。

    陆川是炼气士,这一点在她刚进奇士府的那一晚就知道了。

    只是她不知其师承罢了。

    如今知晓他师承后,她心中也就有些复杂了。

    她当然不会不知道申公豹是什么人,甚至还见过,在上次蟠桃会上。

    只是她没想到思过多年,一出山就听到了申公豹违逆师命,辅佐殷商,顶撞天尊被逐出师门的消息。

    更没想到,这个陆川还是他的弟子。

    作为封神发起势力之一,这场封神之事她自然是知道的。

    也知道世间仙人修行多年,但他们的德行不齐,有高又低。

    有些的德行配不上他们享受的长生等种种好处,所以天道降下了一场劫数,目的是大浪淘沙。

    至于十二仙只是适逢其会而已。

    他们杀劫与这场大劫刚好遇到一起,所以成了这场大劫的引子。

    若是不然,阐教惹出的事儿,通天教主岂会心甘情愿将自己的弟子们名字给签到封神榜上?

    福缘深厚,能渡过这场劫数者,可以继续成仙道。

    根行浅薄渡不过者,转修神道,再不济便重入轮回,经历生老病死之苦。

    参与此事者有三教、天庭、妖族……

    何谓天意?

    上天的意志吗?

    不,真正的天是这些既能毁天灭地,又能重开天地的天尊们。

    他们的意志,共同意志才是天意。

    这是她父亲说过的话。

    唯有顺从他们意志而行的,才是真的顺天而行。

    申公豹是逆天而行,所以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见到陆川跟着申公豹在殷商混,她才出言对陆川好言相劝。

    只是现在看来……

    “他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

    龙吉轻叹一声,打道回府,带人进了青鸾斗阙。

    ……

    离了凤凰山后,陆川朝着一个方向飞掠而去。

    不过走了约一盏茶的功夫后,这道火光又‘咻’的一声飞了回来。

    “不是这个方向!”

    陆川嘀咕道,又环顾四周一眼后头疼道:“听说就离凤凰山不远,好像是一盏茶的功夫就能遇到,不过在哪呢?”

    他在寻找一座山。

    五夷山,注意是五而不是武。

    这也是杨戬寻到他日后纵横三界的神兵三尖两刃刀的地方。

    记得杨戬离开龙吉公主这儿后,走了没多久便好运的遇到了一头怪物。

    大战一场后那怪物怂了,将杨戬引入一个山洞中,那把神兵就在其中,但是那怪物却消失了。

    杨戬能打过的,没道理他不行啊。

    只是他方才沿着一个方向找去,却什么也没有找到。

    当然,也可能是方向找错了。

    于是陆川接下来又以凤凰山为中心,沿着八方进行寻找。

    “这家伙干嘛呢?”

    青鸾斗阙中,神识感应到陆川走了又回,回了又走。

    如此反反复复忙个不停,又不知在做什么的时候,龙吉公主纤手握拳眉头跳动,想出去揍这家伙一顿。

    这家伙吃饱了撑得吗?

    “怪了啊……”

    几个时辰后,时间已到下午,陆川一脸费解之色。

    他沿着八个方向都走了,然而还是什么都没有遇到。

    “传说中的有德者得之?”

    陆川一脸怪异,除了这个外他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杨戬随便往个方向一走就碰到了。

    他呢,这都连换了八个方向,都连根毛都遇不到。

    实在找不到后,陆川终于化作一道火光,径直朝西边去了。

    虽然那件三尖刀是把神兵,但他现在的这把玄龙戟也不会差上太多,足够他使用了。

    天黑后,他在地上随便找了座山,开辟了个洞府。

    “府主,只是过夜而已,随便找个山洞凑活一晚得了。”

    小龟道:“你看你还要开辟个洞府,讲究,真讲究。”

    “不,我们先不走,再这里待个十天半月再走不迟。”

    陆川道:“我要适应炼神境的力量,你呢,好好练你的王八拳去。”

    时间匆匆,半月一晃而过。

    陆川等适应的差不多了,又估算着张桂芳差不多快到了后,继续往西而行。

    以他如今的速度,去西岐八个时辰足矣,就算半路怠工了半个月也还是他快。

    最后在西岐的边境之处等待。

    三日后。

    一大批人打着大商的旗号,披坚执锐,宛如一条长龙般浩荡而来。

    “来了!”

    陆川从打坐中睁开眼来望着那方人马轻声道。

    只见为首一人身穿黑玄铁甲,想必定是那张桂芳无疑了。

    人族虽不会炼铁,但有陨铁等天然铁材,十分珍贵,所以只有大人物有资格穿铁甲。

    “启总兵,西周边境的路边有一人坐于一颗大石之上,十分可疑!”

    哨马很快将陆川的情况报知张桂芳。

    张桂芳停军远望,果见一人坐于路边一颗大石之上,神色不由一凛。

    刚要下令大军小心戒备,以防埋伏,但又看到陆川两边空旷无比,地形一览无余,根本不是设伏的地方。

    张桂芳想了想,道:“风林,你去前方问问那人是谁。”

    风林正是他帐下的先锋官,也有秘术在身。

    “是!”

    风林驱马上前领命后,正要过去。

    忽见那石上之人站了起来,跳下石头,开始迈步向他们走来。

    不多时,那人便到了他们近前。

    “带人前来的可是大商青龙关之总兵张桂芳?”陆川来到近前道。

    张桂芳在马上抱拳,道:“不才正是,阁下是……”

    “我?我……”

    陆川准备和他师父在帝辛跟前出场一样,作两句出场的诗号提升下逼格。

    但张了张嘴,发现吧,他想出口成章真有一点困难,做个有逼格的更加困难。

    在此他不得不服气帝辛了。

    当初在女娲宫题诗,别管题什么类型的,但只要能开口成诗那就是本事。

    陆川道:“大商中谏大夫,奇士府主陆川已在此恭候张总兵多时了。”

    “中谏大夫陆川?”

    张桂芳显然听过这个名字,盯住陆川半信半疑道:“可有凭证?”

    “这个够吗?”

    陆川从袖中掏出一枚印信,接着又取出一份御旨打开。

    上方朱色的人王印记上带有一股王者气息。

    “果然是陆大人!”

    张桂芳吃惊,从马上跳下来道:“大夫所为何来,为何在此等候我等?”

    “宣旨!”

    陆川笑着扬了扬御旨。

    张桂芳赶紧单膝跪地:“臣青龙关总兵,张桂芳接旨!”

    后面那些副将、先锋官等一见老大都跪了,哪里还敢四平八稳的坐在马上?

    全都跳下来接旨。

    陆川将姜文焕正在支援西岐,为防备前后夹击而暂缓征西,先去汜水关进行整顿的旨意宣读出来。

    完事后,他将这份御旨给了张桂芳,。

    张桂芳站起后不住道谢。

    陆川道:“张总兵不必客气,大军先去汜水关进行休整待机!”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