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265章 该活动活动了

第265章 该活动活动了

 热门推荐:
    接下众宫女后,帝辛目中神芒一闪,转身往大殿上方看来。

    此时妲己的脸色很不好看,有些苍白,心中惊疑不定。

    虽然说帝辛也是有名的武道高手,但他终究是一介凡人,肉眼凡胎,怎么能察觉妖的存在?

    现在她两个姐妹暴露了,谁能告诉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着转身,帝辛严肃的面孔缓和下来,关切道:“爱妻没事吧?”

    妲己按着胸口故作惊恐道:“大王,那,那两个宫女真的是妖怪吗?”

    配合上她苍白的脸色,看起来的确像是受到了惊吓。

    “不错,哼,区区妖孽也敢跑来孤的王宫放肆,潜伏爱妻身边,图谋不轨,真的是不知死活。”

    帝辛冷声道:“要不是被孤发现,真不知它们会做出什么伤害爱妻的事来。

    待会儿孤便请国师出手,灭杀了这两个可恶的妖孽,为爱妻出气报仇雪恨。”

    “国师?”

    妲己赶紧挤出一丝笑容,柔声道:“大王,你看臣妾现在也没事,就没这个必要了吧。”

    之前被陆川惹毛了的时候,她不止一次的说要三姐妹联手,和申公豹拼一场。

    然而这只是句气话。

    实际上哪怕她们三个合道境联手,也绝对不是一尊真仙的对手。

    合道境后便是纯阳境的真仙。

    然而看似只有一步之遥,想要跨过却如天堑一般,千难万难,实力差距也是如此。

    跨得过,修成正果,脱去妖身,自此长生不老逍遥于世间。

    跨不过,只有等待一身精气神衰败,寿元耗尽的那一天后再去转世轮回。

    仙与凡的实力差距实在太大了。

    要是没有她在,那胡喜媚两个面对申公豹结果不用多想,必死无疑。

    “不,有必要,除了为爱妻外,还有妖擅入孤的王宫便是死罪。”

    帝辛注视着妲己道:“若不处置了她们岂不叫天下众妖小觑于孤,当孤的这王宫是他们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

    听闻帝辛这坚决的话,妲己只有心中暗暗叫苦。

    “好了爱妻,妖孽已走,你的寝宫现在安全了。”

    帝辛说道:“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你现在就先回去歇着吧!”

    妲己只好告退。

    得知帝辛要派申公豹出手后,她现在必须去通知两个姐妹迅速远走,离开朝歌,短时间内不可以再回来。

    另外,对于帝辛如果知道她宫中藏了妖她很愤怒,也很奇怪。

    此事必然是有人告密,否则,以帝辛一个肉眼的凡人怎么可能发现此事?

    对于告密者,她心中现在有了人选。

    此外她更担心自己,不知那个告密者有没有把她也是妖的事给帝辛抖露出去,让她也身份暴露。

    思索间,妲己已带人走到了门口。

    想到最后时她回头看了一眼,便见帝辛端坐上方,脸上挂着微笑,挥了挥手示意。

    还是熟悉的微笑。

    可是不知为什么,妲己感觉这个朝夕相处了将近十年的男人忽然有些陌生。

    这还是那个对她百依百顺,哪怕要天上的星星也都肯去摘的男人吗?

    哪里陌生她却说不上来。

    妲己离了龙德殿,那些受伤的宫女也退下去找人医治了,虽然受伤但却没致死。

    “厉害!”

    殿外,一只树上的麻雀啧啧赞叹。

    这帝辛很有想法啊,认不出来,居然把那两只妖给诈出来了。

    另外,他这一手敲山震虎玩的高啊,既能不杀这三个妖怪,又把身边的九尾狐也敲打了一番。

    这么一闹后,估计妲己那老妖婆要好好的老实好久一阵子了。

    陆川望了眼带人远去的妲己,振翅冲天而去。

    当!

    随着龙德殿的大门再度闭合,帝辛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敛去,最后化为一声轻叹。

    “你要孤,如何处置你才好……”

    帝辛仰头望着殿顶,脸上露出一抹复杂的神色。

    杀吗,那自己会什么当初要留下她呢?

    还明知她是一只妖,接近他也是不怀好意,祸害江山,滥杀大臣……

    嗯,其实也并不算滥杀。

    帝辛目光一闪,那些说什么冤死的大臣都是他想杀掉的,关于此事还涉及到了他当初继位时的一些往事。

    按殷商的王位继承制度,继承人向来都是‘父子相传’、‘兄终弟及’。

    当然,事实证明这种制度并不合理。

    因为由此引发了前面说过的那一场‘九世之乱’,王族内战,消耗了太多国力。

    一帮不太靠谱的祖宗给他们这些后辈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九世之乱终于他祖上盘庚,并将继承制度改成了‘只立长子’。

    他父亲帝乙生有三子。

    他排老三,所以按制度来说,继承王位的应该是他的大哥子启才是。

    当得知帝乙要将王位交给他时,既有忠于他父王的大臣支持,也遭到了很多忠于殷商祖制的老臣反对。

    可是这副担子,凭他那个性格软弱的大哥真担得起来吗?

    他父王觉得担不起来,所以交给了他。

    那他没有选择。

    当时的朝堂上可以说是真的很乱。

    眼看着有四分五裂的风险,除了强力镇压快速稳定局面外,他还有别的选择吗?

    若不快刀斩乱麻,只怕外面那些狼早就迫不及待扑上来将他们分而食之了。

    当初反对他的人中比干,箕子,他的这两个王叔最为积极。

    箕子现在被他软禁着,很多反对他继位的大臣被他杀了,后来也有不支持他,在朝堂上给他掣肘的自然也是杀。

    比干倒是好好的。

    本来也对他阳奉阴违,所以他想杀。

    可这几年在他“昏庸”期间,他这个王叔为了殷商出力不少,头发都白了很多,也不再执着于祖制。

    只要不想殷商安定统一的人,不管是谁他都会杀。

    今天的朝堂安定,说起来妲己这只妖和费仲、尤浑两个奸臣称得上是居功至伟,帮了他的大忙。

    “留下吧,更何况她还怀着……”

    帝辛心中轻叹一声,喃喃道:“只要你不越过孤的底线,那你犯任何错,孤都可以容忍你。”

    至于找申公豹来对付那两个妖精,当然只是说说的。

    申公豹对他明言说过,他不可以插手朝中的事宜,只能给他培养的弟子。

    国师能做的也只有三陪,怎么可能帮他去除妖?

    今天他这么做,也是觉得妲己这次有些过火了,所以敲打震慑一番。

    说完他又伏在案上批阅奏简。

    偌大的宫殿,一下子又变成了他一个人,冷清,幽静。

    不久后,他揭开了一封关于东南方战乱的奏简。

    这样的奏简以前他是从来不看的。

    殷商外强中干,自家什么情况,他当家的最清楚不过了,哪里的兵力财力粮食等等等等和人家打。

    你一打被人家看出虚实来,群狼一下子扑上来,估计一下子就要玩完了。

    这些年他是在装昏君,暗中修炼武道的同时也是麻痹诸侯,趁机休养生息。

    这半年来,他各地的人发来奏简说已经屯积了很多粮食,招了很多兵,买了很多马……

    “修养了这么多年,来年是不是也该活动活动了?”

    ……

    妲己回到寝宫之后,说要午睡,之后真身出窍,离开妲己的肉身飞出王宫,径往城外轩辕坟而来。

    不久后,两道长虹着急忙慌的离开轩辕坟不知往何处去了。

    陆川离开王宫后,直接回了奇士府,叫来值班的丁策和郭宸一起吃饭。

    “府主,外面有人找你。”

    饭刚吃到一半,忽然门卫进来叫他,目光微微有些古怪。

    这府主的桃花运真好,又有漂亮的姑娘来找。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