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259章 日久生情

第259章 日久生情

 热门推荐:
    大年三十。

    中午,丁策与郭宸站在门口,目送一辆马车远去。

    郭宸也做了个官,他的武功虽然不如卫尚的高,但却远远超过了那些府卫,所以陆川让他成了武部的二把手。

    年终这一天,朝歌城显得尤为热闹,街上购物的行人很多,不过等到晚上后便会安静下来,因为都要回家和家人团聚。

    大街上,还有‘噼噼啪啪’的脆响声四处响起。

    这是众百姓在山上砍来竹子,用火烧竹子时所发出的爆裂之声,故名曰爆竹,而这种声音据说是年兽所厌恶畏惧的,后来便成了习俗。

    这世界上没火药,当然也就不可能出现鞭炮这样的东西。

    马车在大街上和人群中穿梭,陆川的心静如水,默默吐纳。

    不久后马车在国师府前停了下来,陆川进府后先去见了他老爹陆良。

    只是话没说两句,陆良便又扯到他的婚配之事上来。

    陆川耐着性子听了半天后,才借尿遁逃回了自己的南院。

    说真的,难道是他不想告别前后四十多年的处男生活吗?

    怎么可能呢,做梦都想啊,但实在是条件不允许啊!

    想要修炼本身就很苛刻,根骨、明师以及自身悟性,能修行者大浪淘沙啊,好在他运气可以都达标准了。

    接着是修炼,人体的精、气、神是修炼中所称的三宝,炼气士的前三境便是炼精、炼气和炼神。

    他本身先天条件就不如杨戬几个,修炼的也不是双修之类的功法,要是再瞎搞男女关系被酒色掏空身体,那不就凌虚子变成肾虚子了?

    精气神不足,到时他还拿什么修仙?

    很多妖怪修行时耐不住枯燥,便会走一些取巧的捷径,跑到人间吸人的精气,来让自己受益。

    不过被**气的人就惨了。

    要是妖怪有点良心吸得少,那就不会当场毙命,最多会减寿啊生大病什么的,以后也会体弱多病。

    要是妖怪心狠一点,直接吸光那人就会当场毙命,要么变干尸要么直接成一具枯骨,十分恐怖。

    这就是妖怪害人的原因,当然有的纯粹就是饿了,把人当食物去填饱肚子,就跟人吃牛羊一样。

    “公子,你回来啦!”

    在陆川心中腹诽的时候,刚回自己的南院便有一个美貌侍女笑靥如花,俏生生的站在院中笑问道。

    “嗯!”

    陆川望了白梦灵一眼,看着其完美的身段心中叹息一声。

    只能用来养眼了。

    当然,他这个侍女的身份不简单,甚至上次小龟示警的原因他肯定都和她有关。

    九尾狐……

    陆川由白梦灵想到了那个妖精,这些日子他很少进宫,所以基本上没有和她再产生什么交集和冲突。

    不过自她有孕后,好像就再也没有出来作什么妖了,很安分老实的在王宫中做她的王后。

    “如果这妖精能一直这么安分,不给人添乱的话就好了。”陆川心中暗想道。

    不过用屁股想都不可能啊,她进入王宫的目的便是颠覆这殷商的江山,只要殷商一日不灭,她就得想方设法的想毒计害人。

    估计这会儿又酝酿什么阴谋了。

    他师父倒是经常进宫遛一遛,不过从不插手什么政事,毕竟他是真仙,怎么敢越过那条潜规则呢。

    最多也就陪帝辛吃吃饭,喝喝酒,下一下棋,再唠一唠嗑,整个就变成了一陪吃陪喝陪玩的三陪。

    生活过得简直不能再安逸滋润了,实在叫人羡慕的紧。

    这不,今日年终,帝辛便又派人请他进宫去了。

    王宫。

    苏王后的宫中。

    一道曼妙的身影一手捧着酒樽,一边懒洋洋的扭动腰肢,缓缓起舞。

    旁边的三层台阶上,另一个面孔精致莹白的人面带微笑,轻抚琵琶弹奏乐曲,给那道身影伴奏。

    这两人都穿着宫女的衣裳。

    至于九尾狐端坐在殿上,嘴角微掀,也带着一抹倾倒众生的笑容在观赏,不过小腹上带了些明显的隆起。

    整个偌大的宫殿,此时就只剩下了她们三人,其它的宫女都被屏退下去了。

    伴着乐声进入终曲之后,那道起舞的身影也侧卧在了殿中,仰头将酒樽中的酒液一饮而尽,面色微红如贵妃醉酒一般。

    只是多了几分妖媚。

    “行了,起来吧,万一大王回来看到你这个样子,估计就把你这贱货也睡了。”

    抚琵琶的侍女见状摇摇头,站起来走到那醉酒一般的女子跟前,轻踢一脚后笑道。

    “睡我?睡了好啊,我还巴不得呢,这样我也就成王妃可以和大姐做伴了。”

    那女子慵懒的笑道,侧卧着看向九尾狐笑嘻嘻道:“你说对不对啊,大姐?”

    九尾狐有些无语的摇了摇头,对那站着的女子道:“二妹,没事的,大王今天和国师下棋去了,不会太早来的。”

    这两个宫女正是进宫的雉鸡精胡喜媚与琵琶精。

    琵琶精懒洋洋道:“哎呀,大姐,我感觉你这王宫好无聊啊,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怎么过来的。”

    九尾狐没来得及回答,胡喜媚就淡淡的说道:“你不是想让帝辛睡了你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九尾狐笑道:“我们有任务在身,只要想到这个,你再想要怎么完成这个任务,想着想着,无聊也就慢慢的不无聊了。”

    琵琶精一听不懒洋洋了,腾的一下坐起来道:“对啊,我们还有任务,不过大姐,那个……”

    她的目光落在了九尾狐的小腹上。

    胡喜媚看到后,也微微蹙眉,道:“大姐,这个孩子会不会影响你对帝辛的……”

    “放心,不会的,这只是个意外。”

    九尾狐了眼小腹后面色如常道:“况且这肉身又不是我的,算起来这是妲己肉身和帝辛的骨肉……”

    琵琶精悠悠道:“但和帝辛睡过的可是大姐你啊!”

    此话一出,九尾狐淡然的脸色顿时有些不淡然了,‘唰’的一下目光凌厉,注视着琵琶精。

    琵琶精自知失言,也知趣的缩了缩脖子后不说话了。

    胡喜媚苦笑一声,道:“大姐,你也别怪三妹,你进宫和帝辛相处这么多年,谁知道会不会……”

    琵琶精赶紧替二姐陪笑着补充道:“日久生情!”

    唰!

    这次不止是九尾狐,连雉鸡精也无语的看了过来。

    多嘴!

    你当我不知道这词儿吗?

    “没有。”

    九尾狐盯了琵琶精半天,断然道:“我们姐妹三人潜心修炼千年,所为的、追求的不就是一个正果么?

    比起正果来,其它算得了什么,你当我分不清轻重么?”

    两人闻言沉吟着点点头。

    她们三人苦修千年,让她们坚持下来的动力和目标便是修成正果,脱去妖身,成就仙道。

    这一次女娲许诺她们若办成此事便给她们正果。

    对于她们三人而言,这正果便是最重要的追求,如果自己成仙还不知要多久。

    可如今这个机会摆在眼前,她们难道不知道怎么选吗?

    那任务怎么完成?

    统一战线后问题一下又回到了原点。

    九尾狐咬牙道:“进入朝堂之后,我发现那国师不理朝政之事,偏偏只有那陆川和我们作对……”

    “大姐,我近日知道了一则消息,或许对你有用。”

    胡喜媚沉吟道:“据说不久前,国师和陆川师徒已被阐教逐出了师门,现在成了阐教弃徒。”

    “哦?”

    九尾狐惊喜道:“此消息来于何处,是否属实?还是那陆川的诡计?

    若真属实的话,那我们便不必忌惮他们阐教的背景了。”

    “应该属实,这是阐教的人亲自发出来的消息,并没有保密。”

    胡喜媚道:“这个消息传出后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毕竟是天尊弟子,玉虚宫第一个被逐出师门的门人。”

    “如此说来那真是天助我们,没有了阐教这座靠山,国师敢杀我们不成?”

    九尾狐精神一震,冷冷道:“耽搁了这么久,终于我们不必再顾忌了,可以继续铲除殷商的栋梁之臣了。”

    琵琶精也认同的点头。

    胡喜媚道:“那大姐,接下来我们要对谁动手?”

    “现在朝堂上,最重要的大臣无非号称‘文武柱石’的闻太师与黄飞虎,以及丞相比干三人。”

    九尾狐在殿中轻轻踱步,沉吟道:“他们三人是最重要的的支柱,只要除掉这三人中的两个,那这殷商大厦不说将倾也不远了……”

    琵琶精问道:“那我们除掉谁?”

    九尾狐和胡喜媚思索片刻,齐声道:“比干、黄飞虎。”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