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真不知死字怎么写

第二百四十二章 真不知死字怎么写

 热门推荐:
    听到敖丙又问为什么,本来停手的敖广忍不住又一顿好揍,打的最后自己掌心都火辣辣的。

    等气出的差不多了,敖广这才阴着脸扫了眼敖丙后走了。

    擎天玄龙宝戟!

    东海最顶级的兵器之一,只是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被那狡猾的小子给拐走了。

    心痛啊!

    敖广此时悔的肠子都青了,刚才他就不该争强好胜,觉得龙宫被人小看了,所以把宝戟拿出来的。

    这次损失大了。

    不过他是真没想到,陆川一个炼气境有那么大力气,能把那杆大戟拿起来。

    没看到刚才这戟四个虾将抬来的么,他们四个也都在炼气境。

    不过……

    这样重的兵器,天庭中的一般上神都使不动,更别说陆川了,他真心不懂就算带走了但是陆川能用么?

    敖丙回来的时候鼻子青着,脸肿着,一瘸一拐,满脸哀怨,遮着脸走了进来。

    陆川得到这杆大戟后心情非常愉快。

    “怎么了这是?”

    看到敖丙进来他故作不知道。

    不过敖广这爹当的,啧啧,可够狠啊,下手那么重,瞧把小龙打的,可怜哟。

    “你们还不退下看什么看?”

    敖丙刚想说什么,猛地看到两边扛戟来的四个海族将军,直接黑着脸喝道。

    四人看到敖丙正在气头上,哪敢多待,听到这话如逢大赦,赶紧灰溜溜的撤了。

    “恩公,唉,一言难尽。”

    那几人走后,敖丙才放下手,龇牙咧嘴在一个珊瑚桌边坐下来,道:“不过你可得好好感谢我。”

    “哦?”

    陆川道:“为什么?”

    敖丙幽幽道:“要不是我的这顿揍,恩公你是休想从那头小气龙的身上揭下一片龙鳞来。”

    小气龙?

    陆川忍俊不禁,看来这敖丙对他老爹的品行也是挺了解的嘛。

    他明白了。

    人常说:知子莫若父,可这句话有时候也可以反过来说一下。

    这杆玄龙戟绝不是什么普通货色,尽管他刚才在言语上套路了敖广一把,但这样的宝物以老龙的品行,未必肯甘心忍痛割爱。

    于是,敖丙这个好队友故意开口吸引了他爹的火力。

    “小龙,啥也不说了,好兄弟!”

    陆川‘感动’的拍了拍敖丙的肩膀,说真的,没想到这小子这么讲义气。

    敖丙唯有苦笑。

    陆川当年对他有救命之恩。

    等待死亡是种什么样的感觉,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被无尽的冰冷包围,清晰的感觉到体内的生命一点点的流逝……

    可偏偏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动也不能动,只能等带死亡降临。

    那种感觉能让人窒息。

    也是因此,他才会打特别感激救他一命的陆川。

    上次帮陆川进龙渊阁说话,今日吸引火力……

    反正自己家底比较厚,一件兵器嘛,送就送了,败家子就败家子吧,留在兵器库中也没人用。

    哧!

    陆川右手掐诀,施法将玄龙戟收入藏兵秘境之中。

    这杆要如何使用,回去了再研究不迟。

    龙宫大殿。

    敖广带人回到殿中,在宝座上沉吟了许久他才召来了龟丞相。

    在刚才,他和陆川做了一个交易。

    当然用陆川的话来说,严谨一些应该叫做投资。

    敖广说道:“去,找十个我东海精通冶铁炼铁,以及会勘测铁矿的人来,本王有大用。”

    最原始的蕴藏于矿石中,需要提炼出来才可以加工成其他东西。

    因此,会找铁矿的人,以及炼铁的工匠必须配套。

    不过大地之上,地大物博,寻找几个矿山、矿藏还是不成问题的。

    “是!”

    龟丞相犹豫了一下,不过没有多问,退下去办事去了。

    敖丙殿中。

    陆川坐在桌边品茶,敖丙趴在床榻上哼哼唧唧的让两个美貌侍女给他擦药。

    “怎么还没回来?”

    陆川等了许久,有些心虚的望着外面。

    这凤落尘怎么还没回来?

    敖丙擦完药,在床榻上趴着。

    陆川望着他忽然目光一动,漫不经心道:“小龙,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人间玩玩?”

    “人间?我倒是想去,不过最近我有些顾不上。”

    敖丙摇头道:“天庭前些日子给东海发来谕旨,说要我们东海帮忙缉拿两个要犯。”

    “两个要犯?”

    陆川脸色微变,道:“什么人?”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男的很俊,女的很漂亮。”

    敖丙道:“那男的很厉害,每次交战实力都长一大截,就像个战神。

    我们东海出动了很多人马,甚至一些龙子龙女都上去了,今天正好没轮到我,不然恩公来还找不到我呢!”

    “他们犯了什么事?”

    陆川有预感,这两个要犯应该又是杨戬兄妹没跑了。

    不过这都过去多久了,杨戬那边的事怎么还没解决?

    元始对自己师徒两个不待见,但玉鼎真人绝对是元始十分喜爱器重的徒弟之一,杨戬必然很受喜爱。

    杨戬要是回去玉泉山,再不济往昆仑玉虚宫一躲,他就不信玉帝真敢派人到昆仑去抓人。

    “不知道,天庭要抓的,没说罪名。明天又要轮到我了,我得先把脸上这伤退了,不然没脸见人。”

    敖丙穿着衣服坐起来,笑道:“不过那个女的还挺好看,要不是天庭重犯的话,我都想取来当龙妃……

    恩公,你干什么这么看着我,我有点不适应。”

    陆川直勾勾的盯着他,道:“你多大了?”

    敖丙诧异道:“按龙族算法二十岁,按你们人族算法我一千,怎么了?”

    “你娶妻了?”陆川又问。

    敖丙愕然点头,道:“三个妃,五个小妾,怎么了?”

    还怎么了?

    陆川听完脸色一黑,别说敖广了,现在他都想马上揍这货一顿了。

    三妻四妾,你这货还要多一个呢,居然还不满足,现在又惦记杨戬那个死妹控的妹子了。

    那是你能惦记的吗?

    你恩公我都望而却步,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呀。

    陆川目光幽幽,望着愣愣的敖丙。

    你可别自己作死让杨戬也弄死你。

    “恩公,那两人你是不是认识?”

    敖丙忽然问道:“那男的是阐教,你也是阐教……”

    “不认识,你别想多了。”

    陆川摇头说道:“另外你对此事也别太认真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最好,否则……”

    敖丙神情认真下来,道:“我懂。”

    一边是天庭,一边是玉虚宫。

    这两个地方都不是他们没落以后的东海能惹起的存在。

    他们若是真的抓住人了,尽管可以完成天庭的任务,但势必要得罪阐教。

    因此他们最好的做法就是如陆川所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抓不住的话也最多被天庭斥责一句办事不力就没事了。

    这点敖广已经点拨过他了。

    敖丙笑道:“恩公,你难得来一次,要不在东海居住几日怎么样?”

    陆川微一沉吟,最后点头。

    杨戬这边的事最后是个什么结果,他也想看看,毕竟杨戬是他的朋友,当年还被他唆使要劈山救母。

    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杨戬的性命是没有危险的,他以后还要参加封神,作为西岐大将大显身手。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