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封神双坑

第二百三十六章 封神双坑

 热门推荐:
    不怎么样,那意思当然就是好欺负了!

    还有一件事陆川印象很深,那就是南鄂和东鲁是从他开窍的前一年开始反商的。

    南鄂每年都气势汹汹,口号响亮,喊着要挥师北上,打进朝歌,活捉帝辛给老侯爷报仇。

    可结果却是每年都被狠狠的打了脸。

    三山关是他们北上的必经之路,每次他们都在那里被邓九公打败,只好灰头土脸的跑回去,来年喊着口号接着再干。

    啧啧,不说结果如何,光这份韧性陆川就非常的欣赏。

    至于东鲁那边。

    先不说手下有何能人,光是那领头的东伯侯姜文焕便是个硬茬子。

    据说十年前他就已晋升先天之境,武道修为恐怖,骁勇善战,有万夫不当之勇。

    有句话叫: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这姜文焕本身就是个硬茬子,那手下估计再熊也熊不到哪里去,绝对是块难啃的骨头。

    你说闻太师你这老牙,啃一块硬骨头有什么意思,搞不好还崩你的牙,挑一块好啃的上就行了。

    “南鄂……”

    闻仲眯着眼静静思索起来。

    听陆川这么一分析,好像南鄂的确比较好欺负啊。

    陆川望着厅外,目光恍惚,秋收之后天气好像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所以就算要打仗今年也来不及了。

    冬天那么冷,将士连兵器都握不住,怎么打,只有等到来年开春就可以了。

    “好,那就打南鄂!”

    片刻后闻仲大腿一拍有了决定,目光威严:“现在已快入冬了,要打也得等到来年开春了。

    到时老夫便上奏大王,派兵先把这南鄂给收拾了。”

    “太师英明。”

    陆川奉承了一句。

    闻仲道:“陆府主,你贵人事多,好不容易来我府上一趟,今日留下小酌几杯如何?”

    陆川微怔,旋即低头:“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不多时,酒菜端上两人的案几。

    两人先对饮了一樽。

    “老夫听说陆府主与国师……是阐教高徒?”

    喝完后,闻仲看着他问道。

    他虽然身处朝堂,但截教家大业大,弟子众多,遍布天下,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是!”

    陆川也不隐瞒,说完与闻仲对视,自嘲道:“曾经是。”

    现在,他和申公豹只是阐教的弃徒而已。

    说完陆川又自斟自饮一樽。

    对于当日在玉虚宫中所发生的那件事,申公豹受到的待遇,陆川心中也憋着一口气,无法释怀。

    太欺负人了啊!

    闻仲知趣的没有再说话。

    这对师徒被阐教逐出师门,成为弃徒的事他也知道了。

    截教开山以来,从没有弟子被逐出师门。

    阐教、西方教开山以来也没有,貌似这对师徒还是头两个,算是开了先河。

    陆川道:“太师,你是截教弟子吧?”

    这次轮到闻仲惊诧了,要知道,他的来历除了弟子之外连帝乙、帝辛都不知道的。

    当年,他修炼五十余年就到了合道之境,差一步便可成仙,但却迟迟悟不到自己的道,所以被师父打发下山寻道。

    这一寻下来,就把他寻成了殷商的三朝元老太师。

    关键是,直到现在他都还没悟道……

    看着问他的陆川,闻太师忽然失笑一声,释然了。

    他都能知道陆川师徒是阐教的,人家知道他的来历根脚又有何稀奇?

    不过既然都知道对方来历,还都是修行之人,两人感觉距离也一下拉近了不少。

    这也是陆川想要的结果。

    闻仲如今在朝堂上的威望可以说无人能及。

    和他交个好朋友,那不管是以后搭线截教还是在朝中都是巨大的帮助。

    陆川这次想看申公豹能给他带来几个道友。

    尽管说这次让他去找人,但陆川的主要目的还是赶师父出门散心,请人什么的随意。

    这不还有闻太师么,这也是一位坑神啊!

    甚至在陆川心中,这闻太师是和他师父并列的封神双坑。

    别的陆川忘了,但赵公明,十天君,九龙岛四圣这几位可都是被他拐出来的,最后上了封神榜。

    这一次他也是为了大商好,自己提出这个请求他怎么忍心拒绝?

    与此同时。

    一个奇怪的组合正在天空飞行,其中一个是人,一个是虎,一个是半龙半虎的异种。

    “道友,你保证一定能让我吃好喝好不亏待我?”龙须虎第十次不放心的问道。

    “我保证,行了吧?管那地方的是我徒弟,自己人,懂吗?”申公豹继续解释。

    正说着,忽然他看到前方一大袖飘飘的灰袍道人在前方驾云前行,眼睛顿时一亮。

    “道友请留步……”

    中午。

    在太师府蹭了顿饭的陆府主,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奇士府。

    大门口,两尊一人高的石兽已经被卫尚弄来了,每一个都至少有千斤重。

    他留给想应征的武者一个考验,便是举着一只石兽来到府中他的客厅之前。

    修成武道一重的炼体境就会身负千斤之力,做到这个还是可以的。

    这些日子也陆续来了些武者,可惜连石兽都举不起来,更别说搬进去了。

    “哎,谁干的,饭菜这么好怎么没吃呢?”

    陆川入府时看到一个手下端着一筷子没动饭菜往厨房走去。

    有菜有肉,看得陆川刚吃过的人都想再吃了,可是就这么被端出来了。

    在这个粮食稀缺的年代,作为接受过节约教育的人,看到这个不能忍,必须教育一下。

    “府主,那位凤大人昨天的也没吃。”那仆役苦笑道。

    “呵,他还没走吗?”陆川摸了摸下巴。

    他们误会不都解释清楚了吗,按理说凤落尘也该走了,毕竟不是真心来效力的。

    可现在都没走,这是想……讹他点什么吗?

    陆川带着饭菜来到他的小院,敲了敲门后走了进去。

    凤落尘在凉亭中坐着,在他的吩咐下,圆桌石凳加凉亭属于一种标配。

    “凤兄!”

    陆川笑吟吟的走了进去,不过下一秒府主大人的眼皮一颤。

    只见凤落尘在亭中手拿一块白色布条,另一手拿一柄寒光闪烁,剑柄如飞翼的长剑在擦拭着。

    在他喊了一声后,凤落尘轻轻扭头瞥了他一眼后,继续回头擦拭着宝剑。

    陆川在那柄剑上多望了两眼。

    这些年下来他陆某也算是一个剑道名家了。

    只一眼,他便看到这柄剑的品质极为惊人,甚至还在他捡到的白光剑之上。

    “什么事?”凤落尘淡淡道。

    陆川道:“看到给凤兄送来的饭菜没有吃,所以过来问一下可是不合胃口?”

    “不吃!”

    凤落尘淡淡道:“我每日吃花瓣便可充饥,喝露水就能解渴。”

    这些凡间的食物就算做的太香,他也根本看不上眼。

    “不吃好,省钱。”

    陆川心中腹诽一句,望着专注擦剑,道:“那个……本府多问一句,凤兄今后有何打算?”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