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两大诸侯之死

第一百九十五章 两大诸侯之死

 热门推荐:
    月明星稀,夜色如水。

    一辆马车从寂静的深夜里,从朝歌的西街上驶过,坐在其中的是赴完宴的申公豹。

    “就那么一转眼的功夫,这小子就跑哪儿去了?”

    申公豹坐在马车中有些气恼。

    本来赴宴完后,陆川是在他后面的人群中出来的,可等他准备叫上一起回府的时候陆川早就没人影了。

    “老爷,我们到府上了。”

    忽然马车停下,驾车的车夫说道。

    申公豹轻轻嗯了一声,起身掀开帘子准备下车,可当他掀起车帘后霍地抬起头,望向府中。

    此时,这周围十方火之元气正如水一般向着自家府上的南院汇去,这动静自然逃不过他的感知。

    “原来是回来修炼了啊,果然还是我教导有方。”

    申公豹露出满意的微笑,接着打了个嗝,满身酒气,晃晃悠悠下了车。

    …

    …

    在陆川房中修炼的时候,没过多久,隔壁的房门就悄悄打开一个缝隙。

    紧接着,白梦灵的脑袋就探了出来,然后蹑手蹑脚走出房门。

    陆川房中的动静很大,自然惊动了住在隔壁的她。

    来到房外便见隔壁房间火之元气浓郁,周围都呈现出一片红色了。

    她轻手轻脚来到陆川的窗外,隔着窗纱往里望了两眼,就见一个人影此时盘坐在床榻上修炼,整个人被火焰淹没……

    不过很快她就打了个哈欠,转身又轻手轻脚的回房去了。

    直到她回去了,火之元气中的陆川眉头才舒展开。

    接下来整整十二天的时间,陆川都没有踏出过房门一步,全心全意闭关。

    可以看到,在此期间他整个人都被庞大的火之元气淹没了,整个人就像是在燃烧一样。

    嗡!

    直到第十三天中午的时候,蓦然,他的心脏部位也亮起赤色光芒。

    五脏熬炼完成。

    砰!砰!砰!

    他的心脏跳动无比强力,就像胸腔中藏有一口战鼓,鼓声轰鸣。

    五色光华一齐喷薄,光华映照,让他整个身体都在发光,肌体晶莹,流转玉石一般的光泽。

    唰!

    接着,陆川双眼蓦然睁开,眸中神芒流转,宛如一尊远古的神灵从漫长的沉眠中苏醒过来。

    但很快,他体内的光华便全部内敛,如战鼓般的心跳声也消失,恢复正常。

    “感觉不错……”

    陆川轻语,抬起一只手轻轻活动着。

    他能感觉到五极修成后,自身五脏的增强以及所带来的那种强大的力量。

    不过此时那些力量正安静的蛰伏于他的肉身之中,一旦爆发,必然十分惊人。

    “只要修成了五极,接下来的六腑就没那么麻烦了。”

    修成五极后陆川的心情很不错,下床出了院子去找陆良和申公豹。

    两人正在池塘边的一处亭子下面喝茶,有说有笑,时不时还喂喂鱼。

    “出关了?”

    看到陆川后申公豹问了一句。

    “嗯!”

    陆川点点头,坐下来问道:“师父,我闭关了多久,闭关的时候朝中没出什么事吧?”

    “十三天!”

    申公豹说道:“至于事情么,也就死了两个人而已。”

    “谁?”陆川目光一动。

    申公豹道:“一个西伯侯姬昌,另一个北伯侯崇侯虎。”

    “他们……怎么会?”

    陆川听到这话后一怔,莫名其妙的感到有些不真实。

    毕竟这两人他在半月前都见过,他这次出关后就死了,感觉就跟昨天见了面,打了招呼,可第二天人就没了一样。

    其中姬昌死他也能接受,毕竟现在都九十七的老头了。

    可崇侯虎才四十多,还在壮年时,身体健壮,虽然他也想弄死这家伙,但……

    “汜水关那边传来的消息说,姬昌在北崇兵败,接着在回去的路上得了重病,药石罔效。”

    申公豹道:“后来回到西岐,托孤姜子牙后他只挨了一日,第二天就死了。”

    陆川闻言默然半晌,忽然道:“那崇侯虎呢?”

    申公豹道:“北方传来的奏简说好像是丧子之后悲伤过度,又不小心染了风寒,日日加重,服药不愈,最后病死了。”

    陆川没有说话,良久后才道:“多久的事了?”

    他之前计划准备参崇侯虎一本,将他这些年作的恶陈述出来,让帝辛杀了他获取名望和民心。

    只是没想到崇侯虎现在就这样死了。

    是意外还是人为?

    陆川不知道,但他总觉得崇侯虎这次死的有点蹊跷。

    “难道……”

    陆川望了望天空,心情有些沉重。

    莫非崇侯虎是故意留给西岐,让他们杀掉增长民望的,现在被他所坏,崇侯虎没用也就死了?

    还是有人洞悉了他的计划,所以提前弄死了崇侯虎,让帝辛无法利用崇侯虎?

    “西伯侯亡于三日前,北伯侯比他也就多活了一日。”申公豹说道。

    陆川没有说话。

    只相隔了一天,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

    “师父,爹,我先回去了。”

    陆川说了一声后,起身在两人诧异的目光中返回自己的房中思索起来。

    姬昌一死,那西伯侯的爵位就会被他儿子继承,只是长子伯邑考已死,所以,继承伯侯爵位的将会是他的次子姬发。

    姬发继位后不久,将会在姜子牙拥护下自立为武王,这是原来的发展趋势。

    天无二日。

    人王之位自然只能有一个,现在的人王还是帝辛,而姬发自立为武王,其志当然不小。

    一旦他自立为王,那么将会展开商和周征战的开始。

    如果说现在还只是人间的战争,那么接下来将会涉及到整个三界之中,仙、神、妖、魔等都要登场……

    他现在需要早做准备了,否则一旦战争开始打起来,他将会措手不及。

    “可惜,师父暂时还不肯离开阐教。”

    陆川摇头叹息一声,截教现在号称是万仙来朝,势力超过天庭西方阐教等,可以称作是现在三界第一大势力。

    只是正所谓:盛极必衰!

    这次大劫中截教分崩离析,下场凄惨,应该就是这个道理了,但至少现在还处于鼎盛之时。

    “现在,我只能想办法自己做点什么准备了。”

    这场封神劫如果细细分析一下,就会发现问题并不只是为了封神那么简单。

    问题主要有四个,很复杂。

    一是天庭神位缺失,三界秩序不全,需要补充人手监察管理三界。

    二是一些所谓仙家的德行不够,行事完全与妖魔无异,故而需要遭劫被管束。

    三是人间王朝接替,第四是一些凡人需要成就神位。

    对于仙人而言进入神道意味着,失去自由不再逍遥,因此不是什么好事,可对于无法长生的凡人、武者而言,成就神位却是天大的好事。

    很多人理解中的封神劫其实只是第一个问题。

    当然,如果要只是这个问题,那问题反倒简单许多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