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这孩子没救了

第一百七十九章 这孩子没救了

 热门推荐:
    崇城外。

    望着跪下来的沈岗,姬昌有些迟疑。

    “放心吧沈将军,我们怎么会不管曹州候呢?”

    姜子牙笑道:“请你快起来,我们一定会尽力救出曹州候的,是吧,主公?”

    姬昌轻轻颔首。

    “多谢西伯侯,多谢丞相。”

    沈岗这才闻言转忧为喜,站起身来,看得出来他对崇黑虎十分忠心。

    姜子牙转眼看向那北崇来使,道:“说吧怎么交换?”

    那文士道:“我家主公说,若是西伯侯同意便在半个时辰后两军阵前换人。”

    姜子牙对姬昌点了点头。

    姬昌道:“好,本侯同意,半个时辰后换人。”

    …

    …

    饭后。

    城内北伯侯府。

    陆川坐在侯府院中的台阶上,手拿一把小刀在半截巴掌长的木头上轻轻雕刻着。

    不久后,半截木头已出现了一个人形的轮廓。

    他的神情平静,专注而认真。

    可是他的内心此时却绝没有他表面的那么平静,因为他不是李寻欢,所以他没雕女人而是在崇黑虎。

    他在东海中学过一种阴毒的秘术,而现在他迟疑的是,要不要在崇黑虎身上使用这种秘术。

    此人是想弑兄不假,但在陆川眼中绝对不算一个坏人。

    因为崇侯虎是真不是个好东西。

    恶贯满盈,害人无数,万民痛恨,人人咬牙切齿盼着他死。

    崇黑虎弑兄有悖人伦,可不可否认这也是令人钦佩的大义灭亲之举。

    那晚在王宫和帝辛交谈时他的本意就是让崇侯虎死,只是不能死在姬昌手中,不然只会助长姬昌的好名声。

    老实说要不是北崇这个地方,事关天下大局的话,那陆川绝不会救下这对父子。

    救这样两个大奸大恶之人,陆川都怕损自己的阴德。

    虽然陆川觉得这每个人都是复杂的,单纯以好坏两个字来评断一个人太过片面,可崇侯虎这对父子是真的坏啊!

    千刀万剐都算便宜他们了。

    偏偏在这个世界,爵位的继承只有崇家的血脉才可以。

    这崇侯虎父子一死的话,合法继承人也就只剩一个崇黑虎了,而这家伙偏偏跟姬昌的关系不错。

    他要掌握了北崇,那不就和西岐一伙儿了吗?

    在陆川的思索中,雕像迅速成形。

    很快,一个穿着盔甲,身形威猛,栩栩如生的武将就在他手中成形。

    只有面部还没有完成。

    “崇~黑~虎!”

    陆川停了下来望着手中的雕像。

    沉吟半晌,忽然他起身出了侯府,来到了南门的城楼上。

    在城楼上往下一望,远处尽是严阵以待的西岐大军,强大的气血汇于一处。

    无形中仿佛有一片看不见铅云笼罩此地,令人心头沉重。

    陆川心中一凛,这就是战场和军队。

    十万大军除了武道巅峰外,哪怕先天武者进去了也休想囫囵出来。

    一个威猛的武将骑马提刀,在城门前大声叫骂着,气息强悍,应该就是西岐第一大将南宫适了。

    “大人!”

    城楼上的士兵行礼。

    陆川点点头,虽然距离太远看不清楚,但他知道姜子牙一定就在大军中。

    他从城楼上往崇黑虎走去,崇黑虎被绑在北崇大旗的旗杆上,咬紧牙一声不吭。

    “哼!”

    看到陆川到来,崇黑虎冷哼一声,往一边偏过了头。

    “曹州候骂人的病治好了吗?”

    陆川故意问旁边的小兵。

    “姓陆的你到底想怎么样?”

    崇黑虎听完哼道:“你们商量出来了什么方法没有,快把我放了。”

    陆川的手挥了挥,那些小兵们便知趣的走开了。

    “黑虎兄,本使也不瞒你。”

    陆川找了个台阶坐下,说道:“我们商议时按你大哥的意思,他准备以人换人,用你换他的家眷。”

    崇黑虎的目中闪过喜色。

    “不过你别高兴的太早。”

    陆川笑了,道:“你知道的,本使既然出现在了这里,那事情就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了,你开心吗?”

    崇黑虎的脸色一点点难看了下来。

    他瞪着陆川,哪来的这么混蛋的特使,真是太会折磨人了。

    刚给了他希望的火苗,下一刻就砰的一脚在他的眼前给踩灭了,最后还不忘问他一句开心吗?

    我开你大爷!

    锵!

    忽然崇黑虎身体一紧,只见陆川忽然站起来拔了一个士兵的刀后一步步向他走来。

    崇黑虎惊道:“你……想干什么?”

    “老黑,你谋杀亲兄,有悖人伦,天理不容啊。”

    陆川说道:“今日我陆某便替天行道,代表正义杀了你,看你在九泉之下有没有脸面对你父母祖宗。”

    说着缓缓提刀指在崇黑虎脖子上。

    “哼,我崇黑虎此举做的仰不愧天俯不愧地,中间对得起万民百姓。”

    崇黑虎大义凛然道:“纵使九泉之无颜面对父母祖宗,我也不后悔,你来吧,我眨一下眼就不算好汉。”

    “脑袋被砍下来,当然不能眨眼了。”

    陆川笑着长刀举起。

    崇黑虎咬牙,全身如弓一般绷紧,怒目圆睁瞪着陆川也不闭上。

    嗡!

    凌冽的刀芒一闪而过,刀锋划过,落在崇黑虎的脖子上。

    一缕鲜红,顺着刀锋缓缓流过。

    啪!

    崇黑虎的汗滴在地上。

    陆川道:“你眨眼了?”

    崇黑虎瞳孔收缩,一动不动。

    刀此时就在他的咽喉处,切破皮肤,让他汗毛倒竖,此时他就算一口唾沫也不敢咽下,更不用说说话了。

    他生怕一动,刀就会切开他的咽喉。

    陆川收刀往后一抛,“锵”的一声,准确无比的插入一个双腿发软的小兵刀鞘中。

    崇黑虎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满头大汗,就像一条在岸上快要干死的鱼。

    在鬼门关前走一趟,这种感觉绝对没有人喜欢。

    “你为什么没杀我?”

    喘息片刻,他才抬头问陆川。

    陆川盯着崇黑虎看了看,忽然对他低声说道:“因为大王想换一个北伯侯。”

    “嗯?”

    崇黑虎瞪大了眼睛。

    这转换快的让他脑子有点跟不上了。

    “你大哥这些年假借大王之名,中饱私囊做了不知多少伤天害理的事。”

    陆川负着手望着城外,淡淡道:“你真当大王对此一无所知吗?”

    崇黑虎道:“那他怎么不管?”

    “你崇家也是四大诸侯,前些年大王杀了东南两路诸侯的后果你也看到了。”

    陆川临时发挥道:“要是杀了你大哥,你侄子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他不得是下一个姜文焕和鄂顺?”

    崇黑虎沉吟着点了点头。

    这位特使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陆川道“好在这次,本使终于发现崇家出了一位忠义之士,可做北伯侯。”

    “那大人,你为何不让我之前擒下他带去周营交西伯侯定罪?”

    “定罪?曹州候你糊涂啊!论爵位,姬昌他也不过是四大诸侯,他有什么资格定同为四大诸侯的北伯侯之罪?”

    陆川冷笑一声,道:“你让他定你兄长之罪不是告诉天下,你们北崇不如西岐吗?

    再说了,姬昌杀你大哥,还有替天行道的幌子也算名正言顺,可你呢,你有什么?”

    崇黑虎大义凛然道:“义不容辞。”

    陆川:“emmmm……”

    这孩子没救了。

    “姬昌摆明了就是在利用你,可你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真的简直了。”

    “大人什么意思?”

    陆川道:“你和崇侯虎再怎么说,都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身上流着同样的血,对吧?”

    崇黑虎点点头。

    “你和姬昌这次就算成功了,好名声什么的也都是姬昌一个人的,天下人只会夸西伯侯替天行道。

    而曹州候你说好听点是大义灭亲,难听点就是谋杀亲兄畜生不如了。”

    陆川道:“此乃有悖人伦之事,再说了你觉得此事以后,姬昌他会信任你这个连自己亲大哥都出卖的人吗?”

    崇黑虎听完惊呆了。

    他知道自己大哥作恶多端,他十年前就劝说过,但他仍不知收敛。

    因此姬昌写信一找他,劝他大义灭亲时他没多想也就同意了,可现在经这位特使给他一分析,背后简直一身冷汗啊。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