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人抵千军万马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一人抵千军万马

 热门推荐:
    “西岐?!来的倒挺快。”

    陆川目中精芒一闪,看来他这位师伯也已经感觉到了什么。

    崇侯虎道:“特使大人,本侯现在就命人调集大军出城迎敌。”

    “急什么,现在是他们打我们。

    我们有城池坚守,该急的是他们,不是我们。”

    陆川说着道:“崇侯,你先命人紧闭四方城门不开,再在城上挂一块免战牌,告诉他们不战。”

    “不战?”

    崇侯虎蹙眉道:“大人,我崇城中本部兵马十多万,再加上苏贤侄和郑将军,真打起来未必输给他们。”

    “崇侯,你不要老想着用打打杀杀解决问题好不好,别忘了,现在尊夫人与小姐还在他们手中。”

    陆川无语道:“若是到时候,他们在阵前把尊夫人和小姐请出来,这场仗崇侯是打还是不打?”

    “这……”

    崇侯虎哑口无言。

    陆川继续道:“要是他们更过分点,以夫人小姐要挟崇侯投降,崇侯又该作何选择?”

    崇侯虎挠了挠头,不说话了。

    “所以,此事我们还需要从长计议,商量出一个完全之策才行。”陆川说道。

    “一切但凭大人做主!”

    崇侯虎沉吟一阵,忽然咬牙抱拳:“夫人和小女的安危就全拜托大人了。”

    陆川先是解救他们父子于危难之间,轻描淡写就破了危局,擒下了这个想要他命的二弟。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帝辛为何不派精兵强将来,而只派了这样一个文官前来。

    因为只此一人便抵得上千军万马。

    “崇侯,你太客气了,本使既然来自当不遗余力稳定北崇的局面。

    不过眼下还有一件事更为重要,那就是先去吃个饭,饭局上,我们再合计一下救夫人的事宜。”

    陆川说道:“还有,再给苏国舅和郑将军准备一身铠甲和上好的战马,毕竟要打仗了穿那么寒酸不合适,另外……”

    他转身看了崇黑虎一眼,笑了。

    “将崇黑虎也一并带上。”

    …

    …

    崇城南门外,三里处。

    西岐的十万大军集结完毕,放眼望去宛如一片洪流,旌旗招展,战场上肃杀的铁血之意充斥着正面大地。

    森严的大军前,姬昌骑马而立,望向前方的崇城。

    在他左边是西岐丞相姜子牙,右边是西岐的第一大将南宫适,他们两人如今就相当于大商的闻太师与黄飞虎。

    在他们身后还有西岐的四贤八俊。

    “侯爷,丞相,方才自北伯侯与曹州候进去后不久,崇城大门便关闭了。”

    留守观测南门情况的探子来报。

    “侯爷,崇黑虎多半已经出了意外。”

    姜子牙望了城门片刻,摇了摇头,向姬昌说道。

    “怎么会?”

    姬昌蹙眉道:“黑虎贤弟的计划可以说没有一点破绽,崇侯虎怎么可能发现?”

    “崇黑虎已派了手下先将他的嫂夫人和侄女带出了城外。”

    姜子牙叹道:“倘若已经得手,那算时间早就出来了,现在没出来,这之中定然是中间出了什么变故。”

    “变故?”

    姬昌神色肃然,沉吟不语。

    “南宫将军!”

    姜子牙忽然南宫适道:“你去上前叫阵探一探虚实。”

    南宫适乃是西岐第一大将,武力冠绝整个西岐,也曾列入天下十八名将之中。

    “是!”

    立于姬昌另一边,身穿甲胄,手持大刀,气魄慑人的武将闻言纵马上前,来到城前叫阵。

    “呔……”

    南宫适刚喊了一嗓子,正准备叫阵便只听咣当一声。

    城楼上的士兵将一块牌子挂出,上书‘免战’二字。

    “免战牌?!”

    刚要开口的南宫适一肚子话顿时被这块牌子憋了回去。

    他就像吃了只苍蝇一样,脸色难看的驾马返回。

    “丞相,他们……他们居然挂了免战牌。”南宫适气的不行。

    免战牌是战场上的一种用具,这是一方向另一方或要求停战的牌子。

    意思是今天不想打架,择日再战。

    用陆川的话说,这相当于战场上的一个潜规则了,很多作战人马都会遵守。

    当然也有些人不愿意遵守。

    总之挂牌是这边的事,打不打就得由对手决定了。

    “免战,莫非崇城也来了高人?”

    姜子牙目光一动,沉吟起来。

    前有崇黑虎的计策失利,后有这块免战牌出来,由不得他不想太多。

    崇侯虎再怎么说,他也是天下的四大诸侯之一,为人高傲自大很好面子,岂会挂免战牌做被人耻笑的缩头乌龟?

    他研究过这父子二人。

    他们都性子暴躁,不会用兵,打仗也只会一个人海战术,只要有人叫阵,那绝对是忍不住的。

    可今天他们那边居然挂了免战牌,这有点太反常了。

    “丞相,怎么办?”

    南宫适问道。

    他很难受。

    来之前他都准备大战一场了,结果遇到这么一块破牌子……

    “不要管免战牌,继续叫阵。”

    姜子牙看着南宫适目光一闪,又扫了气势正盛的大军,朗声笑道:“一群胆小的乌合之众而已,何愁不能攻下?”

    “是!”

    南宫适听完一震,抖擞精神,提刀来到大军前叫阵。

    “丞相,北崇都挂免战牌了,多半今日是不想再打了。”

    姬昌过来问道:“为什么又叫南宫将军去叫阵?”

    “主公有所不知,这用兵之道最注重的一个士气。”

    姜子牙低声道:“此番我们倾巢而出士气正盛,若是就这么无功而返,只怕会影响到大军士气。

    故而臣让南宫将军去叫阵,使我军认为北崇畏惧我们,不敢交战,这样不仅不会让衰减士气只怕还会大涨。”

    “明白了,丞相高明。”

    姬昌听完心中一喜,不动声色的端坐马上望着南宫适叫阵。

    没过多久,只见崇城的城楼上竖起了一根木杆。

    接着几个士兵押着崇黑虎,将之捆在了木杆上。

    “什么情况?”

    姬昌与姜子牙在马上远望,发现崇城的城楼上有了动静。

    但是三里之遥太远了,他们看得有些不太清楚,就连姜子牙也只能看到几个模糊的人影子在动。

    “侯爷,丞相,我家主公被北崇的人绑在城楼上了。”

    忽然一个神色惊慌,披甲戴盔的将领到来求见。

    此人名沈岗,乃崇黑虎的部下,崇黑虎正是派他把嫂子和侄女儿抓到周营的。

    “崇黑虎果然失手了。”

    姜子牙摇摇头,目中更多的是不解和疑惑。

    崇黑虎本身有不俗的武力,更有异人传授的秘术,就算失手脱身也是没问题的。

    他要想走,整个北崇之中根本没人能拦得下他,怎么会被抓住了呢?

    “吁!”

    这时南宫适又策马过来,从马上丢下一个三寸短须,三十多岁的文士。

    “主公,丞相,此人说是代表北伯侯来跟我们谈判的。”

    “见过西伯侯,姜丞相。”

    那文士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行了一礼后道。

    姜子牙扫了文士一眼,盯着他,在马上居高临下道:“你们想谈什么?”

    “很简单,就是一场交换。”

    那文士道:“我们主公想以野心弑兄的崇黑虎性命交换他的家眷。”

    “崇黑虎……”

    姜子牙听完目光一闪,驱马来到姬昌跟前低声商议。

    “西伯侯,你是仁义之君,可千万不能不管我家主公的死活啊!”

    沈岗急了,跪下来一脸着急的说道。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