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七十一章 撩拨郑伦

第一百七十一章 撩拨郑伦

 热门推荐:
    郑伦眼中精芒一闪,不再开口问了。

    他也不是沉不住气,他倒想看看,这位特使接下来要做什么。

    “来,郑将军,吃饱了咱们就喝酒。”

    陆川双手端起青铜酒樽,笑道:“本使久仰你的大名,今日相见实属缘分,本使先干为敬。”

    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郑伦目光微变。

    这陆川刚才第一次说久仰大名,或许是官场奉承的客套话。

    可是他走了之后又觉得不对。

    他郑伦只是一个冀州小小的督粮官,哪里值得一个连冀州候都要礼敬三分的大人物奉承?

    此刻这位大人又说久仰他的大名,并且先干为敬,诚意满满,对自己那么客气,分明不是作伪。

    那这位大人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找自己来又是为什么?

    郑伦忽然觉得有些沉不住气了。

    喝完酒后,陆川微笑着扬起酒樽,翻了个底朝天,示意自己喝干净了。

    “郑将军,该你了。”

    郑伦压着心头的疑问也喝了一樽,然后道:“那个,特使大人……”

    “好酒量啊,郑将军。”

    陆川哈哈笑着打断他,不给他提问的机会,又斟了一樽双手捧起道:“再来。”

    “大人,大……”

    郑伦想问出心中的疑问,但发现有些插不上嘴。

    许久后。

    “喝,继续喝。”

    房中的地上躺着五六个青铜大瓮,容量极大,陆川端着酒樽大着舌头嚷嚷,脸上带着酒意。

    最后倒头趴下了,嘴里还嚷着要喝酒。

    “我……”

    郑伦看着醉倒在眼前的大人,苦笑一声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本来他觉得陆川找他,一定有什么目的。

    不然他们今日只是萍水相逢而已,以后一个朝歌一个冀州,隔着千万里,说不定以后也没有再见的可能了。

    可谁想到这位大人,还真找他没什么其它的事,就只是单纯的吃顿饭喝顿酒。

    反倒是他,现在倒有一肚子疑问,想找这位大人问个清楚。

    郑伦手撑着桌上想起身,可是忽然身体一晃又坐倒了下来,刚才还很清醒的脑袋,也变的晕晕乎乎的,眼皮也越来越沉重。

    那么多酒别说就他们两个人了,就是两头牛也早趴下了。

    接着郑伦也倒了下去,很快就发出了鼾声。

    然后,趴在桌上的陆川眼睛蓦然睁开,双眼一片清明,哪里有一分醉意。

    “还好我有玄功护体,不然真喝不过这大汉。”

    陆川庆幸不已,此时体内玄功运转,化掉了那些酒的酒力。

    酒水酒水,没了酒力自然也就只剩下水了。

    陆川其实不太崇尚这种喝法,用化掉酒力这种方式喝酒,那跟喝白水有什么区别,还不如直接喝酒了。

    只是特殊情况那就得特殊对待了

    有句话叫好奇心害死猫,现在郑伦就是他眼中的那只猫了。

    陆川嘴角一弯,眼睛又慢慢的合上。

    他就不信还挖不走这郑伦了。

    不过很快,陆川的眼中就又睁开了,只是这次他的神情和眼神看起来……

    有点急。

    五六瓮酒就算一人一半也还有三瓮呢,只是这酒变成水有一点不好。

    内急。

    陆川爬起来摇摇晃晃的就往外走。

    郑伦尽管已经喝醉了,但终究是高手,感知非常敏锐。

    陆川一从他的跟前经过他就发现了,抬起头迷糊道:“大人?”

    “嗯嗯嗯……郑将军,本大……人去上茅房。”

    陆川含糊不清的说道,打开门来到外面。

    “大人,没事吧?”

    门外有两个护卫看到陆川醉眼朦胧打着摆子出来,不用想都知道怎么回事了。

    “没事,本大人千杯不醉,能有什么事?”

    陆川大着舌头摇晃着下了楼,看得身后两个护卫面面相觑。

    一人问道:“哎,你说大人不是有重要任务在身吗,怎么还有心情喝酒,还喝成这个样子?”

    “或许是因为……开心吧!”

    旁边那个想了想,若有所思道。

    接下来,陆川开启了上茅房模式,一连跑了十几趟才消停下来。

    一个半时辰后。

    郑伦醒了,他的酒也醒了。

    他看到陆川还在熟睡,只是马上他的神情也变了,站起来一脸着急的就往外冲。

    “郑将军,先别走啊。”

    陆川装作被吵醒的样子叫道。

    “不走,不走……”

    郑伦嘴里说着,人早已没了影子,声音在外面越来越远。

    陆川捂着肚子笑了起来。

    不一会儿,郑伦神色有些不好意思的回来了。

    陆川一脸关切的问道:“郑将军还好吧?”

    “还好,还好。”

    郑伦坐下来道:“只是大人,末将有一事不解,还望大人解惑。”

    “请说。”

    “大人为何要对末将一个小小的督粮官这么客气?”郑伦疑惑道。

    这也是他一直想不通的地方,这事儿很没有道理啊,

    陆川微笑道:“那是因为多年前,本使多年前就听闻过将军大名,并对将军崇敬不已。”

    “嗯?”

    郑伦一双大眼瞪得溜圆,道:“愿闻其详。”

    “那已经是距今好几年的事情了,那时本使还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郎。”

    陆川脸上浮现出回忆之色:“当年王后嫁到朝歌后,本使听人说过当年的事。

    两大诸侯讨伐冀州,大兵压境,连冀州武艺高强,骁勇善战的小侯爷也被崇黑虎捉走了。”

    郑伦沉吟着点点头,说道:“确有此事,不过……”

    “可是后来本使听说,冀州有位督粮官面对两大诸侯的千军万马面不改色。”

    陆川声音一转,有些激动道:“在无人再敢迎战的时候,只有他敢带着三千人马出城迎战。

    甚至连擒下小侯爷的崇黑虎也都被他给擒下了,本使一直记着那个督粮官的名字,他叫郑伦。”

    陆川说着对郑伦点了点头。

    没想到本大人会这么说吧?

    “原来是……这样……”

    郑伦听完呆住了,怪不得这位大人对他这么客气。

    只是他还有觉得些不可置信。

    “此番来冀州,本使除了替王后送家书之外,还有就是想见见这位郑将军了。”

    陆川笑道:“没事的一出侯府就见到郑将军了,实在是缘分,如今本使已算得偿所愿了。”

    “大人高看末将了。”

    郑伦苦笑着摇头道。

    “对了,这么多年过去了,郑将军怎么还是一个督粮将军?”

    陆川忽然有些不解道:“就冲当年的那一份功劳,郑将军也不该还是一个督粮将军啊!”

    “这……或许是末将能耐不够吧!”

    郑伦摇摇头,叹息一声,当着外人的面他也不好说主公的坏话。

    “谁说郑将军你没本事了?”

    陆川听完大怒,义愤填膺道:“以本使看以你郑将军的本事,就是做这冀州的第一上将军也绰绰有余。”

    郑伦听完默然,没有说话。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