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六十二章 陆川也有底线

第一百六十二章 陆川也有底线

 热门推荐:
    纣王!

    这是在正常的历史中周武王取得商朝天下后给他起的谥号。

    纣,为残忍、暴虐之意。

    给他的谥号中带上纣字,这位西周的开国君主自然没带有多少好意。

    实际上,商朝的王姓为“子姓”。

    纣王姓子名受,称号是帝辛,也称为殷受。

    可是在这个世界有些不同了。

    纣王这个恶名的由来,貌似和他当年的那件‘女娲宫’题诗事件脱不了关系,最后传遍了天下。

    “纣……王……”

    帝辛沉默下来,沉吟一样,看向陆川道:“这跟你说的安内有何关系?”

    “大王这些年沉迷酒色,荒废朝政,暴虐无道,任用奸臣……早已在百姓中丧失了民心。”

    陆川说着抬起头,望着帝辛,认真的道:“大王与天下万民的关系就如舟和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这是儒家经典《荀子》中的一段话。

    论述的也是君主和被万民的关系,因比喻的十分贴切和恰当,故而后来魏征也以此观点劝谏过李世民。

    今天他也用来镇一镇这……帝辛!

    陆川决定改口了,虽然他还是比较习惯纣王这个称号,也由此可见纣王这个恶名多么的深入人心。

    这位周武王姬发真是优秀啊!

    你夺了人家江山也就罢了,毕竟成王败寇这就是法则,可你夺了江山还给人起这么一恶名……

    优秀!

    真的优秀!

    既然现在他跟着这位混了,那自然就不能在背后偷偷喊老板的小名外号了。

    不然万一哪天走神了,嘴里没刹住车……

    不过说真的,陆川有时候是真觉得这大商王朝就跟一个大公司一样。

    帝辛是一把手大老板,闻太师、黄飞虎两个是总裁,以此类推下去。

    至于他,咳咳,勉为其难的算个打工的小主管吧!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初闻此言帝辛并没有反应,可是忽然他整个人一震,面露喜色,开始细细思索起这句话来。

    旁边,申公豹听到这句话心中也满是惊喜和意外,的确,陆川用的这个比喻仔细想想真是再合适贴切不过了。

    这小子还真是个人才。

    不过虽然心中高兴,但他脸上却没有表露出半分异常。

    他怕夸奖了让这小子骄傲!

    “继续说!”

    思索片刻后帝辛看向陆川,眼中带上了欣赏和喜色。

    “因此,臣觉得现在的第一要务便是大王迷途知返,重塑仁良贤德的明君之名。”

    陆川说道:“第二,斩奸臣,破乌烟,肃朝堂;第三,废炮烙,填虿盆,使忠臣无所畏,后宫人心安,第四……”

    这些都是现在殷商最大的问题。

    费仲尤浑两个奸臣仗着之前帝辛的宠信,把持朝政胡作非为,把朝廷整的乌烟瘴气。

    忠臣想开口劝谏,于是他又弄出个炮烙的出来惩治吓唬那些想劝谏的大臣,还有虿盆是处置王宫中的宫女这些人。

    这两样惨无人道的酷刑一出来,任何好人品都败坏没了,不昏君才怪呢。

    所以,只要废除这两样酷刑后不说重得民心吧,但至少不会再让百姓像看魔王那样看待他了。

    听完这几条,申公豹轻轻颔首,的确都在治大商的根源问题。

    帝辛闻言沉吟不语,似乎在思索什么。

    “大王,这些还只是解决内忧的条策,就算你采纳,没有几年休养生息也难有效果。”

    申公豹望向帝辛,道:“另外还有天下八百诸侯这样的外患,以及西岐,这个最终的大敌。”

    “你刚才说到第四时欲言又止,是什么?”帝辛看向陆川。

    陆川迟疑道:“臣建议大王向天下发一张:罪己诏。”

    “罪己诏?”

    帝辛听完目光闪动。

    “大王之前,嗯……名远扬,非罪己诏不能示决心。”

    陆川把恶字含糊过去了:“有了罪己诏天下人才会相信大王改过的决心,在罪己诏后进行后面几策,效果事半功倍。”

    “此条……容孤再想想!”

    帝辛抬手道:“还有吗?”

    “再派遣使者与东、南两方议和。”

    陆川沉吟道,实际上他想废除妖后妲己,毕竟妲己是不怀好意来的。

    不过想了想还是没说。

    这要说出来,那狐狸绝对得炸毛,视他为仇人。

    虽然说现在他们间的关系,其实也不怎么好,但充其量就那种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扰的关系。

    若他先开口发难,那不等于是他主动去扯狐狸的尾巴,招惹她咬人吗?

    还有,那狐狸是那位娘娘打入大商的钉子,他要是把钉子拔了……

    陆川还是决定不动妲己。

    既然知道了钉子位置,那再加以防备后钉子就很难再造成伤害了。

    “议和?不可能的。”

    帝辛听完摇摇头说道:“孤杀的可是他们两个的父亲,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你觉得他们会议和?”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结果呢?”

    陆川微笑道:“其实,这份议和书不仅仅是给东伯侯、南伯侯看的,更是给天下人看的。”

    “你是说……”

    帝辛目光一闪,好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哼道:“他们会不会觉得孤是怕了他们,所以服软而得寸进尺?”

    “但至少大王想要求和的意思已被天下百姓知道了。”

    陆川笑道:“过去几年大战,双方互有死伤,他们要是继续一意孤行,那失去民心的可就是他们了。”

    “原来如此。”

    帝辛闻言眼中精芒一闪,恍然大悟,盯着陆川不语。

    “臣方才所言若是冒犯了大王,还请大王恕罪。”

    陆川赶紧躬身一礼,他的建议一说出去,臣子的本分就尽到了,至于采不采纳就看他帝辛自己。

    “我只是来你们这大商王朝打工的,本分和义务尽到就行了,但别想让我搭上命。”

    这就是他的想法。

    那种赤胆忠心,不惜以命劝谏君主的忠臣虽然叫愚忠,但他心中其实很钦佩那种忠臣。

    可惜他陆川不是那种人。

    他和大商的关系,在他眼中和他前世那种打工者与公司的关系并无什么不同。

    所以,我是给你打工的员工,那尽力工作做好本分就好,也会想办法给公司的发展和建设提些建议。

    但,别想让我搭上命。

    这是前提,也是他的底线。

    纣王道:“你的建议容孤再好好想想,下去吧!”

    “是!”

    陆川转身退了下去。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