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事实胜于雄辩

第一百五十七章 事实胜于雄辩

 热门推荐:
    “大王设宴,臣来迟了,还请大王恕罪,恕罪。”

    崇侯虎一来就先向纣王施礼告罪,他是昨天晚上才到朝歌的,时间赶得太急了。

    “当然有罪!”

    纣王哈哈笑道:“孤的宴你都敢迟到,现在罚你自罚三爵再说其它。”

    “这……是!”

    崇侯虎本来被前四个字吓了一跳,不过听到后面的话后马上笑容满面,道:“当罚,当罚!”

    陆川闻言,看向眼前案几上的青铜三足酒杯。

    爵,便是这酒杯的名字了,量很足。

    崇侯虎来到席前,连饮三杯后纣王才放他落座入席。

    时到中午,纣王要午睡了,这宫中筵席方散。

    陆川一边回味着方才的歌舞和饭菜,一边和申公豹从宫中出来准备归家。

    马车上。

    申公豹看了一眼陆川和他旁边的朝服玉印,笑道:“现在满意了吧?”

    陆川幽幽道:“师父,刚才的那就是你的‘一切安排妥当’了?”

    好家伙,一下子站起来九个人。

    那阵仗和场面,肚子里没点东西的人,还真驾驭不住。

    “当然了。”申公豹瞪大了眼,一脸吃惊道:“你不会怀疑为师骗你吧?”

    陆川瞅着他,没说话。

    “嘿,你看,亚相你也认识吧?”申公豹问道。

    陆川点点头。

    申公豹又给他继续掰扯道:“还有那几位大人,都是为师认识的熟人朋友,他们刚才的问题很难吗,不难吧……”

    很快,师徒两人就来到了府上。

    如今已进了冬月,气候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川儿你做官了?”

    听到这个消息后,陆良怔怔出神,这消息简直太不可置信了。

    “这官服印信都在此处了,陆贤弟,这还能有假?”

    申公豹微微一笑,指着陆川已经穿在身上的官服和桌上的官印,道:“贤弟,下午备些酒席,咱们几个喝几杯。”

    “国师,大人,门外有人求见。”

    忽然一个门口的护卫进来通传道,脸色看起来有些紧张。

    申公豹与陆川对视一眼,道:“来者何人说了吗?”

    “来人自称是北伯侯。”

    “他?”

    陆川目光一动,抬手道:“快请。”

    护卫走后陆川问道:“师父,你认识这位北伯侯?”

    “素昧平生,你没听说他昨天晚上才到的朝歌么。”申公豹站起身来沉吟道:“不知道他今日来干什么?”

    不多时崇侯虎就来到大厅,身后还跟着两个大汉太着一口大箱子进来。

    申公豹打了个稽首,道:“北伯侯今日大驾光临,贫道有失远迎,见谅!”

    “国师客气了,国师之名本侯也早有耳闻了,今日赴宴之后马上就来拜会了。”

    崇侯虎说着抬手一挥,身后那个护卫就将箱子打开,其中满是金银珠宝,闪的陆川微微揉了揉眼睛,掩饰吃惊。

    这礼真足!

    “特备薄礼一份还望国师笑纳!”

    崇侯虎笑道。

    “师父,他是跑来送礼来了。”

    陆川低声传音道:“不过这些东西有些烫手,不好收啊!”

    他的性格一向都是不要白不要的那种,也十分的爱财,可今天的这些金银珠宝却有些扎手烫手。

    这些毫无疑问,都是崇侯虎这家伙从万民身上搜刮来的民脂民膏,一旦收下就意味着接受他的示好。

    不过崇侯虎现在的名声极差,天下百姓对他用恨之入骨,四字形容都不为过。

    跟崇侯虎交好,可就意味着跟这天下的百姓交恶,但要是不收下这份礼,可就等于驳了他的面子。

    要是这崇侯虎心胸狭窄,估计都能心中记恨上申公豹。

    “收不收?”

    申公豹传音问道,微微皱眉,显然想通了这一节。

    “不收。”陆川传音道。

    崇侯虎虽然是北伯侯,但和万民之间的好口碑相比,孰轻孰重还需要多想吗?

    “侯爷的好意贫道心领了,不过这个薄礼就算了,贫道方外之人用不到这些。”

    申公豹微笑道:“来人,给侯爷上茶……”

    他将崇侯虎的这些礼物婉拒了。

    崇侯虎闻言,目光一闪,脸上没有露出任何不悦,笑道:“那就叨扰国师了。”

    陆川在边上站着,最后无声无息的退了出去。

    申公豹看到了但是没有说什么。

    “钱财我们不要,不过崇侯虎既然你有心给我们送礼,那我就成全你的好意。”

    陆川远远看了眼会客大厅,来到没人处摇身变成一道白光出了国师府外。

    府外,一条无人的偏巷中白光落地,不过成了一个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看了眼国师府,浮现一抹微笑但是马上就敛去,出了巷子最后绕到了国师府正前。

    大门前停着一驾华丽的车辇。

    大汉往四方左右一扫,便见大街上路上人来人往的,小贩叫卖声此起彼伏,并无什么不对和异常。

    不过,在四周的一些街角处,还有对面的酒楼中都有人在注意着国师府。

    大汉笑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

    陆川心道,这位国师新出现不久,对于百姓的印象等同于一张白纸,百姓也不知道他是好是坏,是忠是奸。

    百姓对于好坏两个字的定义也很简单。

    比如,清正廉洁,能让他们过上安稳日子的就是好官,欺压、剥削他们的那种就是坏官、奸臣。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既然不知道国师是好是坏,那只有看他平日和什么官来往了,今日崇侯虎这个恶名远扬的大奸大恶前来……

    陆川想了想,最后进了国师府门前大街斜对面的一座酒楼中,占了个位置,可以看到对面国师府门口。

    “这崇侯虎还真舍得下本钱啊,抬了那么多金银珠宝进去送国师。”一个男子苦笑着摇头叹道。

    “现在断言还太早了,那崇贼不是还没有出来吗?”

    也有人摇摇头:“国师乃是隐世的大贤,亚相亲自推举的,品行应该不差。”

    第一个人问道:“那如果换做是你,你会拒绝送上门的金银财宝,还那么多,一生都快用之不尽了……”

    众人议论纷纷。

    ……

    “师父,看来很多人对你没信心啊!”

    陆川带着微笑喝着茶,他也没插嘴多说什么好话。

    事实胜于雄辩!

    不管他现在说多少好话都比不上眼前的事实,所以他还是安静的做个美男……大汉静静等待就是。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