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很有逼格

第一百二十六章 很有逼格

 热门推荐:
    有了计划后陆川和申公豹兵分两路。

    陆川留在家中负责将木雕店进行改造,否则一家木雕店,怎么觉得都不像是一个隐士高人待的地方。

    申公豹则负责出门溜达,寻找朝中如今有名的忠臣交个朋友。

    师徒两人最后选的是亚相比干。

    因为纣王宠信妲己,在十年里已经害死了不少忠臣,如太师梅伯,首相商容,上大夫杨任等,各个死的凄惨无比。

    如今朝中文职最高的除了太师闻仲外也就剩下亚相比干了。

    比干身居高位,素有忠贤之名,在天下百姓之中的威望也很高,又是纣王的叔父,选择他可以说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比干以后的下场有点惨,如果有机会陆川希望能把这位救一救。

    今日木雕店迎来了大改造。

    陆川把那些卖不出去的木头玩意儿全部丢掉了后,给店中进行了次大扫除。

    最后他把申公豹房中的书全部都给搬来摆在了货架上。

    不过还有些不够,最后还是他将老龟‘赠送’给自己的两箱书卷全部摆上,这才摆满了左右的货架像个书店了。

    等到陆川将店的招牌也搞定后,天已经到了傍晚,申公豹背着手优哉游哉的出现在他视线中。

    “遇见比干了没有?”

    陆川在门口迎上去问道。

    “为师出马岂有不遇见之理?”

    “那就行。”

    陆川听完转身就往店里走,只要能遇见那就八九不离十了,他得歇会儿去,忙活了半日他也累得不轻。

    “哎,徒弟,别走啊,你不知道我跟那比干今日那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可惜今日天色已晚,”

    申公豹眉飞色舞的跟上来,说道:“故而我们约好明天他来咱们这里……嗯,变书店了啊,徒弟,你也干的不错。”

    “明天他要来我们这里?”

    陆川微怔,申公豹的这效率可以啊!

    “嗯,明日你准备一下,记得要注意些礼节,别和咱俩一样没大没小的,被人家看了笑话。”

    申公豹嘱咐了两句后,背负着双手进了他的房中。

    “这么啰嗦,你相亲啊!”

    陆川很无语的在后面腹诽一句。

    还专门叮嘱,至于吗,搞得跟相亲似的,难道这些礼节分寸他会不知道?

    陆川关了书店的门回了自己的房间,可几乎前脚刚进去后脚就退了出来,直接来到申公豹的门前敲门。

    “什么事?”

    “师父你说我从陈塘关回来就教我的藏兵诀呢?”

    陆川大声道,刚才看到房间的紫霄剑、乾坤弓、震天箭他就想起来了。

    申公豹说的藏兵诀,他估计应该就是那种把兵器收进体内还是在哪里,等到需要时捏诀就可随时随地召唤出来的那种。

    很方便!

    不然他以后出门背把剑还可以,可要是再多背一个弓箭匣,等战斗起来就有些不太方便了。

    “藏兵诀?”

    门一下被打开了,申公豹让他附耳过去传了几句口诀,并给他解释了一下。

    如他所想,藏兵诀的话理解为一种空间道术更为准确一些,平时可以将兵器存放在其中,等到需要时再结藏兵法诀就可以召唤出来使用。

    很实用。

    陆川返回房中盘坐在床上开始练习。

    藏兵诀并不算很难的法术,也不是属于玄门的道术,流传广泛,三界中很多神仙妖魔都会使用。

    在道术的修炼方面,陆川有着独有的天赋,修炼起来很容易就可以上手,这点是连申公豹这样的奇才都认可的。

    嗡!

    很快,陆川左手捏诀朝前一指,印诀发光,一个巴掌大小的金色五芒星阵在印诀前出现。

    小小的星阵缓缓旋转,马上,一个剑柄自星阵中央浮出。

    锵!

    陆川伸手握住柄用力一拔,房中一道凌厉的剑光闪过,紫霄剑已被他持在手中。

    “不错!”他很满意。

    有了藏兵诀,以后就再也不用费心兵器不好携带了,这个法术为他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他将乾坤弓和震天箭用藏兵诀收起。

    弓箭并不是常用的兵器,至于常用的紫霄剑还是随身带着更好一些。

    陆川修炼了一会儿后休息睡觉。

    次日,陆川一大早就在准备比干上门的事宜,将店里、院子里收拾的干干净净。

    “徒弟,你的那只鸟呢,叫回来。”

    申公豹直接无视了陆川投来的白眼,笑道:“你想啊,院中养只上古神鸟,等比干来了咱们师徒俩多有面子,是吧?”

    “将你的神虎放出来不是更有面子?”

    陆川真的是无语极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话好像也有点道理啊。

    院子里如果有只神鸟的话,的确能将他们师徒的逼格提升不少,不过叫重明回来就为了装逼,不会被重明啄吧?

    这只鸟的脾气很暴躁,实力也很恐怖。

    陆川在吃了几次亏后也学乖了,除非遇到要紧事,否则也不敢随便使唤人家了。

    “神虎?人家叫飞熊,乃是为师的座下神兽。”

    申公豹也翻起白眼,理直气壮道:“再说了它什么模样你心里没点数?

    放它出去不吓死比干才怪呢,到时坏了咱们的计划怎么办?”

    陆川:“……”

    在申公豹的‘谆谆善诱’之下,陆川没办法,只好召唤重明鸟回来……

    装十三。

    用申公豹的话说就是以大局为重。

    没多久重明鸟就来了,陆川没敢说是想借它提升逼格,而是拿出琼浆玉液说想请它吃点好的。

    不过一直到中午过去,门口还是没有出现比干的影子。

    “师父,你被人放鸽子了吧?”陆川等的都望眼欲穿了。

    “什么是放鸽子?”

    “就是被人骗了。”

    “你敢怀疑为师的……来了!”

    申公豹面子有些挂不住,可是忽然望着街上叫了一声,面露喜色闪身进了后院。

    书店前,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停在了门前,马车四周跟着是个佩刀的家将。

    车夫把车帘揭起后,一个身穿锦衣,面容清直,大约六十来岁的老者从车上走了下来。

    他看了眼四周后,目光这才落在书店中迈步走了进来,打量了几眼,暗暗点头来到柜台前。

    “小兄弟,这里是否住着一位申真人?”

    “不错!”陆川明知故问道:“老先生找家师有事?”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