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做人不可太善良

第一百二十五章 做人不可太善良

 热门推荐:
    次日一早,陆川刚趁太阳初升之际修炼完,申公豹就找他来合计‘包装’事宜了。

    正所谓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两人商量了没多久就有了一个三步走的计划。

    第一步,先打响名声。

    第二步,让这些名声传入王宫,且能吸引纣王让他心动,并且出宫。

    这一步有点难,毕竟纣王可不比如今正一心谋发展的姬昌。

    他有着身为王者的傲气,且如今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岂会肯轻易想见一个人?

    第三阶段,也是最重要的一步。

    那就是等纣王找来时,申公豹有能耐让纣王对他心服口服,主动邀请他去殷商。

    当然,这一点或许可能是最简单的。

    之所以说最简单,那是因为他这师父或许别的不行,可是那张嘴皮子真的没话说。

    这点作为徒弟的陆川也是心服口服。

    “要弄些什么样的名气出来才可以博人眼球,抓妖?”陆川沉吟。

    可是说着他自己就先摇了摇头,捉妖这个是姜子牙玩剩下的。

    他分析过申公豹和姜子牙的长短处和优劣。

    申公豹本身道行高深道术高强,有治国之策,最擅长嘴遁,威力恐怖,可是他在谋略和兵法这方面有些不如。

    虽然读过一些兵书,但也只是纸上谈兵,根本没有实践过几次,不过说起来也能滔滔不绝。

    姜子牙在道法和修行上不太行,嘴皮子也不利索,谋略行军这方面貌似也不行。

    可是后期打仗时,他却治军有方用兵如神,最大的可能便是他师祖元始给其开了小灶。

    “既然不能捉妖……”

    陆川沉吟起来,忽然道:“师父,我有办法了。”

    “什么办法?”

    在一边沉吟的申公豹问道。

    “师父,当今纣王身前有两大奸臣,一名费仲,一名尤浑。”

    陆川说道:“最擅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深受纣王的宠信,几乎言听计从,不知师父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一些。”

    申公豹目光一闪:“徒弟你的意思是……”

    “当年冀州候苏护因为没给两人送礼,故而被两人怀恨在心,进言使得苏护之女进宫,祸乱天下。”

    陆川笑道:“西伯侯姬昌之所以能脱七年之困,也是西岐大夫给两人送了珠宝美女,他们才给纣王进言方才放虎归山,这两人的本事可不小啊!”

    “可是别忘了我们是清修之人,岂能不择手段,跟他们狼狈为奸?”申公豹迟疑。

    “世上没有绝对的黑与白,如果有,那我相信另一个词叫物极必反。”

    陆川淡淡的说道:“我不会和这种人狼狈为奸去做伤天害理之事,但如果有需要,我不介意和这种人合作。”

    想想以后的封神,为什么截教会输阐教会赢?

    除了本领更高强更胜一筹以外,也是阐教中的有些人脸够厚,心够黑,够不择手段。

    比如燃灯。

    他被赵公明追杀,被有落宝金钱的散修萧升和曹宝所救下,还被送了赵公明的宝物定海珠。

    可转眼一回到十绝阵前,燃灯就让救命恩人曹宝上前破阵。

    曹宝哪里知道这十绝阵的每一个阵法,都需要有人血祭之后才能破阵,不知之下贸然上前,结果赔了一条性命。

    看看恩将仇报的燃灯,哪里还像一个正道中的仙人?

    这也是他为什么说,世上没有绝对黑与白,因为有光的地方必然会有黑暗。

    他很清楚,三界之中任何地方都是这样有好人必然也会有坏人,哪怕是阐教、截教中的仙人也是如此。

    比如截教。

    纵然有赵公明云霄这样重情重义的仙人,自然也会有漠视生命,有活吃人等与妖魔行为无异的弟子。

    至于阐教再不用多说。

    既有悲天悯人,福德双全的仙人云中子,也有无礼气壮的太乙真人,恩将仇报的燃灯道人……

    陆川相信这世上有善良正直,可惜的是他不能善良正直。

    不然他还怎么斗得过阐教这些脸够厚,心够黑,不择手段的家伙?

    听完他的话,申公豹微微沉默了半晌,最后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师父,我们可以相信善良,但做人……”

    说道这里陆川微微停顿,叹了口气后道:“还是不要太善良最好,否则受伤的只会是你自己。”

    申公豹点点头。

    忽然有些讶异的抬头看向陆川。

    这小子年纪轻轻,算起来才不过二十来岁,怎么这几句话说出来忽然感觉比他要年纪大,要沧桑?

    “那我们和这两个奸臣怎么合作?”申公豹问道。

    “简单,徒儿待会儿出去打听一下,看看他们下朝以后经常去哪里,然后来一场偶遇。”

    陆川微微一笑:“师父只要略施手段给他们开开眼界,徒儿保证不出三日,师父之名必会上达天听。”

    “这样还不行吧,要是别人推荐还好,可要是两个奸臣推举的,”申公豹捋须沉吟道:“只怕满朝正直的文武还未见人,就会对我们的印象要差上很多了。”

    陆川笑道:“那是自然,所以在搞定这两个奸臣前,我们还要先做一件事,那就是接触一些大商的忠臣,最好与他们成为朋友。”

    “交朋友?”

    申公豹眉头一挑,露出意动之色。

    “接着师父你再用你的治国韬略和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让他们主动向纣王推举你,不过纣王未必会理睬。”陆川继续道。

    科举考试当官还在几千年后,如今要当官基本上靠别人的推举,或许机缘巧合下得到大王的赏识。

    “你跟忠臣成为朋友,等到两个奸臣推举你时,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对我们心存芥蒂?”

    说完陆川长长出了口气。

    忽然他笑了起来,怎么感觉自己此刻很像三国的那种谋士啊,嗯,要是再来一个羽扇纶巾就更配了。

    “好主意!”

    申公豹听完思索一番后也赞赏有加,眉飞色舞道:“交朋友什么的,为师最喜欢了。”

    陆川笑了笑。

    申公豹擅嘴遁却不善于谋划,否则原来就不会混那么惨了。

    好在他比较熟悉一些这个世界的未来之事,所以谋划起来比较容易。

    有他的谋划,加上申公豹的嘴遁……

    未来还是可以期待一下的。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