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二十一章 陆川的决定

第一百二十一章 陆川的决定

 热门推荐:
    如今这一切事情,只怕都离不开他那位师祖的布局和掌控。

    “我为封神榜准备了十年,十年啊,如今封神榜是你师伯的了,西岐的明主也不需要为师辅佐了,玉虚宫那边为师也回不去了……”

    申公豹摇着头,脸上露出自嘲的笑容:“徒儿,为师现在什么也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啊!”

    “师父!”

    陆川听到这话不禁有些心酸。

    记得刚来朝歌时,申公豹就在为封神榜做准备了,每天教他道法道术的同时,还教他兵法和武艺。

    他还说如果自己成不了仙,他会在封神榜上给自己谋一个好神位……

    这些开心的往事都历历在目,可如今这封神榜执掌人选一出来,一切都不同了。

    陆川不知道此时说什么能安慰师父,但他知道,这个世界上,他感受到真心对他好的有两个。

    一个生父,一个师父。

    生父养了白痴状态的他十六年,让他没有饿死或者自生自灭,师父给他传道、授艺、赐宝……成就了他的今天。

    良久后,申公豹目光慢慢坚定,似乎有了决定。

    “徒弟!”

    “嗯?”

    “如果为师想替自己争一口气,你……会不会帮我?”

    申公豹望着他问道,说话的语气、目光都很平静,显然是已经做好了接受不好答案的准备。

    陆川没有迟疑,没有思考,只是轻轻点了下头,道:“会。”

    “答应的这么爽快?不考虑一下,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申公豹先是一怔,然后咧开嘴轻轻的笑了起来,很开心,半月来这也是陆川看到他第一次露出笑容。

    “你可知道为师说的争口气,将会意味着什么?”

    “差不多,能猜到一点。”

    陆川迎着他目光,笑着说道。

    阳光下,他的笑容十分灿烂。

    至于考虑这个问题……

    他心里已经考虑了七八年了,从拜师的那一刻就开始考虑,一直都到现在了,再不拿个主意,那得考虑到什么时候?

    当初既然拜了师,承受了申公豹的教养传道等诸多大恩,他自然要承担那份果。

    另外,原以为申公豹是传说中的那种煽风点火搬弄是非的小人,而心中抵触,可真接触过后他才发现申公豹并非那种人。

    或许也只是现在不是,以后还是会变成那种小人。

    但人之所以改变,也需要一个理由过程,而如今封神榜的这事儿,似乎就是他改变的关键。

    只用一卷封神榜就能让原本友睦的师兄弟两人反目,又能让申公豹在玉虚宫沦为笑话待不下去……

    他这位师祖的手段还真是好厉害。

    “猜到了还敢答应?”

    申公豹怔了怔,问道:“为什么?”

    陆川反问道:“你是我师父,除了这个还需要其他的理由吗?”

    如果申公豹一开始就是心性薄凉,不折不扣的小人,那就不会对他这么好,他也自然不会帮他太多。

    可现在……

    “不需要了,不需要了,哈哈哈……”

    申公豹听完仰头高兴的大笑起来:“还算老天你待我不薄,我不是什么都没有,我还有一个徒儿,一个徒儿。”

    陆川灿烂是笑了起来。

    现在他有了决定。

    他,要帮申公豹,也许此事千难万险,但他的师父他不帮,谁帮?

    比起他一丝感情都没有,什么都没给过他的师门,想来想去,还是这个师父对他最好更重要。

    况且如果他真的背叛申公豹,想来阐教和天下人,也不会看得起一个连自己师父都背叛的人吧?

    另外,这或许也算是一种天意吧!

    不久前他在练功时心中发愿说,若能练成八九玄功就帮申公豹。

    因为练成玄功后,可千变万化,自保之力将会大大增强,比如这次变化之后连真仙级别的申公豹都没有看出真假和破绽。

    只是申公豹太多疑他才露了马脚,但世上有申公豹这样脑子的人能有几个?

    他也认真考虑过站在申公豹这边后的最坏结果,那就是师徒两人一起上封神榜,当然也可能转世投胎当凡人。

    不过他是一个修仙者,炼气士,陨落后最大的可能还是封神。

    这对他而言其实也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结果。

    最多不能和仙一样逍遥自在,要进入天庭做一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每天虽然很忙但怎么说也是个神仙了。

    一个凡人能混成神其实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结果和待遇了,成了天庭公务员,那还不好吗?

    “师父,你想怎么争这口气?”陆川问道。

    “此时为师还没有想好,不过,”

    申公豹握紧了拳头,咬牙道:“从今以后我跟他姜子牙再无情分,不,势不两立,我跟他要分个高下,辨个雌雄……”

    “这个事儿就不用以后再辨了,我现在就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们,你是雄的,你们俩都是雄的。”

    陆川心中腹诽一句,悠悠道:“师父,当初我说你让师伯去西岐会后悔的,现在后悔了吧?”

    正赌咒发誓的申公豹闻言猛然怔住了。

    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神色复杂,最后轻轻摇摇头。

    “不悔!”

    他很坚定的说了两个字。

    然后,神情有些失望和落寞的转过身进了房间。

    “那师父你好好想想接下来的打算,无论怎样,徒儿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

    陆川大声说道,目中精芒闪过。

    他的立场也很坚定。

    他来到房中的案几前坐下,取出一个卷轴在案几上铺开,闭目想了一会儿后,提起了笔画了起来。

    如果没记错的话,接下来申公豹会选择成为大商国师,辅佐纣王,帮助殷商去对付西岐。

    不过陆川暂时没有这种打算。

    只见卷轴他先画了一个方框,在方框外的四边写下了:东鲁、南疆、西岐、北海八个字,最后在方框中写了一个商。

    如今天下就如他画出来的一样。

    天下五分,以中为首。

    北伯侯崇侯虎是纣王的爪牙,对其可谓是忠心耿耿,所以北方十分安定。

    可是东南两边就不同了,因为纣王当初杀害了前东、南两路伯侯,使得两人的儿子继承爵位后都打起了反旗,开始反商。

    陆川在这两边画了个叉。

    还有西边。

    这边的西岐才是真正的大患,日后是这边夺得了天下。

    虽然西岐如今在表面上还无动于衷,没有打起反旗反抗纣王,但已开始招兵买马暗中筹备了,又请了姜子牙为相辅佐治理。

    这才是聪明人的做法,闷声发大财。

    不像东南两边都是有勇无谋的蠢材,七八年前,东边四十万,南边三十万大军反抗殷商。

    可是如今七八年过去了,可连只有兵马十万左右的游魂关和三山关都没有攻克,使得劳民伤财,损兵折将。

    西岐闷声发大财,暗中发展不鸣则已,等到出山时必将一鸣惊人。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