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零六章 水淹陈塘

第一百零六章 水淹陈塘

 热门推荐:
    凌波宫中。

    当得知敖广上天告状去了之后,陆川便知道这老龙要跑去挨顿揍了。

    只是令他不解的是,这老龙王可是足以搏杀真仙的真龙。

    远古之时,龙、凤、麒麟三族称霸天空、大地和海洋,强悍的真龙之体在战斗中占尽便宜,同阶近乎无敌,在远古时代留下显赫的传说。

    虽然如今龙族没落了,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且龙族又没断过传承,要是真动手岂会那么不堪?

    哪吒在敖广跟前就跟三岁小儿,拿了个铁圈要去打成年人,上去只会被教做人,怎么可能会打伤敖广?

    再打个比方。

    陆川现在遇上哪吒,他敢二话不说就上去打一架,可遇到这老龙王,他连动手的一点念头都没有。

    莫说是他,纵是申公豹今日在此,只怕也不敢自信能打过敖广。

    无知才会无畏,不无知,便会有自知之明和敬畏之心。

    “除非,这老龙是自己故意挨揍。”

    陆川眼中精芒一闪,想到了最合理的一种可能,“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有受虐倾向,还是……苦肉计?”

    猛然间,陆川好像明白了什么。

    其实这也不能说苦肉计,因为这是哪吒预谋蹲点偷袭敖广在前。

    敖广为了爱子,忍辱受打,头破血流前去告状,也只为能博得同情给爱子报仇雪恨。

    ……

    次日一早,陆川刚刚修炼收功,东海龙宫之中便响起了钟声和鼓声。

    走出房间正好碰见龙七公主出门。

    陆川问道:“公主,龙宫发生了何事?”

    “哼!”

    龙七公主瞪他一眼,哼了一声后无视他直接离去。

    陆川在后面有些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这买卖不成仁义在,做不成夫妻当朋友也不错嘛。

    当然,这话他是不敢说的,总之在他的各种‘缺点’暴露无遗后,这小公主就不惦记他的美色了。

    老龟正要进来,看到这一幕后在门口停下脚步,充当木头,等龙公主走了后这才进来。

    “看来公主对你的新鲜劲儿已经过去了。”

    老龟看着公主的背影捋须笑道,一脸运筹帷幄,不出所料的得意之色。

    “怎么说话呢,能不能稍微严谨些?”

    陆川瞪着他不满的说道:“你这话很容易让别人误会贫道的清白,再说这话,别怪小道跟你翻脸。”

    老龟嘴角抽了抽。

    “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龙王召集其它三海的龙王,点起兵将,要去捉拿凶犯哪吒上天受审,若有意外便要水淹陈塘关。”

    “这有些过分了吧!”

    陆川说道:“这杀龙抽筋者皆哪吒一人所为,与陈塘关百姓有何关系,他们何其无辜……”

    “有条千年的老甲鱼说过你这话。”

    老龟淡淡道:“不过被气头上的龙王二话不说,一剑斩成两段了,所以就没鱼敢开口了。”

    陆川一愕:“甲鱼?那不你亲戚吗,你就没阻拦一下?”

    “滚!”

    老龟脸一黑,又道:“现在公主对你没了兴趣,你可以走了。”

    “那你答应贫道的重谢呢?”

    陆川手一伸,说道:“快点给我,给完我立马走人,贫道要去忙着行善积德呢。”

    “你看我们都这么熟了,你来东海带走了老夫那么多藏书,又收获了老夫的友情,价值千金,还要什么重谢?”老龟熟络的揽着陆川的肩膀笑道。

    “谈钱伤感情?”陆川眉头一挑。

    老龟一脸孺子可教的表情:“对喽!”

    “贫道就知道你要赖账。”陆川脸上一黑:“告诉你,贫道乃昆仑玉虚门下申公豹真人的弟子,师祖是元始天尊……”

    “哪吒的师祖,好像也是元始天尊。”

    老龟慢悠悠的笑道:“你说你这另一个徒孙,此刻要是被龙王知道了……”

    “你够狠!”

    陆川看着这笑容灿烂的老王八,不过别说,在此时此地,阐教的这张虎皮还真有可能成为他的催命符。

    谁叫哪吒得罪了东海呢,不过有玉葫芦……

    陆川转怒为笑,道:“八千岁,你可别后悔啊!”

    “老夫从不后悔!”

    老龟得意道,今日终于在陆川手中找回了场子,扬眉吐气了一回,心里那叫一个爽啊!

    “那叫告辞!”

    “慢走,老夫送送道长。”

    陆川被送出了水晶宫,不然他还真出不来这守卫森严的东海龙宫。

    看着身后,笑容像花儿一样灿烂的老龟,陆川意味深长的笑道:“九千多岁,咱们后会——有期。”

    说完掐诀念咒使出避水诀,慢悠悠的往海上而去。

    “后会有期!”

    老龟点头笑着说道,忽然眯成缝的眼睛睁开:“九千多岁?这小子,原来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啊!”

    ……

    东海之上,巨浪滔天。

    陈塘关的西边便与东海相邻,之间有一处百丈高的山崖,以前祭祀龙王都在此处。

    可是今日,这里海水疯狂的涌动上涨,猛烈的海浪拍击着山崖。

    天空中狂风呼啸,乌云汇聚,电闪雷鸣,大雨倾盆。

    云层中,四条巨大的身影在不住游动。

    “怎么样了?”

    李靖得到这边的禀报后,穿甲带盔,腰悬长剑,急匆匆带人踏上城楼。

    “李靖,你终于现身了!”

    敖广分开云雾探出头颅,道:“玉皇有旨,要吾捉拿哪吒上天领罪,快点将他交出来。”

    “这……”

    李靖为难的大声喊道:“实不相瞒,龙王,我那孽子昨日回家后,又射死打了石矶娘娘的两位弟子,被其追杀而去,如今不在家中。”

    直到此时他对哪吒彻底死心,先杀龙太子,后误射死石矶娘娘的弟子后逞凶杀死另外一人,这样凶残成性的儿子叫他如何是好?

    “哈哈哈,李靖,你当本王如此好欺瞒吗?”敖广冷笑。

    “李靖,你若再不交出杀死我侄儿的小畜生,我们便水淹你陈塘关,让你一关生灵尽数给我侄儿陪葬。”

    这时又一只龙头探出,转眼间,颜色各异的四海龙王全都现身。

    “大人,不好了,海水上涨到……”

    一军士快速来报,可是他马上就说不下去了,恐怖的巨浪如山一般从东海中升起,高过悬崖,直到与城墙比肩。

    轰隆!

    巨浪之上,站满了海族大军,一条红龙翻江倒海施展神通现身。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