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一百零五章 太年轻

第一百零五章 太年轻

 热门推荐:
    吼!

    一头真龙回到龙宫大殿,变成了头带珠冠生双角的东海龙王,敖广。

    敖广落座,手拿一根发光的龙筋。

    “龙王,那哪吒可认罪?”

    龙宫众人询问,敖广将手中的龙筋给众人看,怒道:“这便是我儿的龙筋,是在李家寻来的物证,如今人证物证俱在,明日一早本王便上天庭去告他。”

    说完挥挥手,脸上露出无比疲惫之色,说道:“你们都下去吧,三太子的尸身带回本王宫中。”

    待众人全部走了之后,敖广凝视着手中龙筋良久,忽然忍不住老泪纵横。

    许久后!

    “哪吒,你打死我儿,纵然你是太乙真人弟子,本王也要你付出代价,代价!”

    大殿中响起了敖广悲愤的咆哮,狂暴的力量震的大殿剧烈晃动,海面之上更是骇浪滔天。

    ……

    陆川等了一盏茶的时间,老龟便回来了,回来时身后还带了四个鱼精抬着两个大箱子进了殿中。

    里面装满了简书。

    不过这些竹简呈淡白色,像是象牙雕刻而成,就连编书的丝线看起来都极为不凡。

    “好多!”陆川看到后惊讶道:“老龟,你这几千年没白活,果然富得流油啊!”

    “少瞎扯,有几卷书就富有了,那天底下哪那么多穷书生?”

    老龟没好气的哼道,说着又有些自得的说道:“不过老龟我也是读书人,胸藏万卷书,此番送你书也是见你是同道中人,惺惺相惜……”

    “万年读了万卷书,很多么?”

    陆川撇撇嘴,心中腹诽,脸上笑意和煦的拱手道:“原来是同道中人,失敬失敬。”

    “嗯,这些只是我珍藏的一些,够你看一阵了,至于龙宫的藏书阁……”

    老龟摇摇头,说道:“那是只有王族子弟才能进去的地方,我也是爱莫能助,你别那么看着我,威胁我也没用,不信你大可把实话告诉七公主。”

    “别生气别生气,我们不是朋友嘛,我怎么会威胁你呢?”

    陆川见老龟似乎真要生气,心知藏书重地关乎一族传承,老龟或许真进不去,于是马上笑道:“你肯割爱赠我这些,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这么多书我看你怎么带走。”

    老龟瞥了眼陆川,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向来都不大方,今天也是被陆川抓住了小辫子,没办法,不过这么多书陆川一人又能带走多少?

    可是马上,他嘴角的那一丝微笑僵在了脸上。

    只见陆川站起来,掐诀对那两个木箱打出两道浅蓝光华,变为两个护罩将木箱包住。

    “避水诀?”

    在老龟吃惊的时候,陆川一把捞过桌上的葫芦,咬开塞子后对准木箱,然后化作两道光进了葫芦,没了。

    老龟呆若木鸡。

    正当这时,那七公主失魂落魄般走了进来,看得陆川眼皮一跳。

    不过她进来后只是走到桌边木然坐下,脸上带着哭过的痕迹,也不看向一人一龟,只是呆呆的坐着。

    “……”

    陆川感觉屁股底下忽然有了钉子,有些坐不住了。

    一时间气氛有些诡异。

    忽然老龟对他努力使着眼色,对七公主努嘴,陆川想了想,试探道:“节哀?”

    “哇!”

    一听这话,那一脸木然的公主再也忍不住了,又开始埋头大哭。

    许久后,那公主才在老龟的安慰下停止了哭,慢慢的抽泣。

    “公主,你也没必要如此伤心,谁这一辈子不会死呢,对吧?”

    陆川眼珠一转,也开口‘好言’安慰:“我们人能活七八十年都算老天开眼,逝者安息,死亡有时对他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抽泣的龙公主闻言看了他一眼,然后……

    “哇!”

    老龟气急败坏的看向陆川,眼中冒火,跟这货动手的心都有了,你丫故意的吧?

    陆川无辜的摊了摊手。

    接下来,陆川便在凌波宫十分安心的住下。

    每当龙公主来找他,他都会好言劝她坚强看开一点,然后龙公主就哭着跑了。

    “昂!”

    看着龙公主哭着跑去,陆川腰间的葫芦里传来愤怒的咆哮,冲击着葫芦,不过十分声音十分的微小。

    “安静点,你这畜生以前妄自尊大,蛮横无理,如今遭此一劫后还不知悔改,如此暴戾,难道真想魂飞魄散吗?”

    陆川一拍葫芦叱道:“你可是日后的东海龙王,人间的施云布雨之神,要是如此蛮横无理,那不仅对人间是祸非福,迟早还要触犯天条,在剐龙台上走一遭!”

    渐渐的,葫芦中安静了下去。

    良久葫芦中有一声音道:“道长,我何时能重生?”

    “等你真心悔改之后。”

    陆川说道:“不然贫道今日发善心救你一命,你以后却胡作非为,那岂不成了贫道的罪过?”

    葫芦中不做声了。

    有了陆川几次好心的安慰,龙公主就再也不来找陆川了,因为她发现陆川就是块木头。

    每天沉默寡言,只是看书不会看龙,不解风情,安慰龙都那么扎心……

    ……

    次日一早天还未亮,一条巨龙冲出东海,直上九霄,来至南天门前变成人形敖广模样。

    只因太早,南天门都还未开。

    在敖广等待开门的时候,猛然,他目中精光一闪,旋即,他就被一圈砸倒在地,一人骑在了他的身上。

    一转身,身上的不是哪吒是谁?

    敖广不惊反喜,“这小畜生正是胆大包天,都敢闯来南天门行凶,那我就再激你将祸闯大一点,哪吒,千万别令本王失望。”

    敖广散去了凝聚起的仙力。

    “小畜生,来的好,来的好,你先打死夜叉,后又杀死我爱子,今日我便告上凌霄请玉皇做主……”

    敖广也不反抗,盯着身上的哪吒畅快大笑道。

    “混账!”

    哪吒被骂的气急败坏,照敖广嘴巴一拳,道:“我告诉你,我乃灵珠子下界,应天命而生,师父说莫说打死你儿子,就是打死你也不妨事,你今日要想告状,我便打死你。”

    说完拿起乾坤圈照龙头一顿乱打。

    “打死我也不妨事?”

    敖广闻言又惊又怒:“好你个太乙真人,既然你不顾我小祖的情面,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二十圈后,敖广被打的头破血流,感觉差不多了后敖广求饶说不再告状。

    哪吒‘擒’下敖广下界,去陈塘关向李靖赔罪承诺,敖广趁机脱身,腾云驾雾直上九天。

    哪吒,你还是太年轻,这一次谁也保不住你。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