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九十一章 小命最大

第九十一章 小命最大

 热门推荐:
    陆川瞬间感觉这师父有点坑。

    他生怕姜子牙去西岐,结果这师父倒好,居然自己推荐姜子牙去西岐了。

    “徒弟,你怎么了?”

    申公豹看到听完他的话,陆川先是怔了怔,然后一屁股坐到了井边,精神有些恍惚,拿起瓢就喝水。

    “我好渴,师父,我可能赶路太急,渴死我了。”

    陆川说着又拿起瓢狂饮三瓢。

    “不是,你怎么回事啊?”

    申公豹也是摸不着头脑,道:“我让你师伯去西岐怎么了,有问题吗?”

    还有问题吗,这下问题大了。

    “不是师父,你怎么能让师伯去西岐呢?”

    陆川仰头说道:“现在我能不能问一下,您心里面到底是怎么想的?”

    “为什么不能去,你给我说清楚。”

    申公豹道:“你师伯被人追杀,难道你让我见死不救?日后我们去西土辅佐明君,有你师伯在,不就多一份助力吗?”

    “……”

    陆川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了。

    难道自己告诉他,你不能让姜子牙去西岐,因为他是要抢你生意的。

    他去了以后,什么辅佐明君,什么助周伐纣就都没你什么事了。

    这些话打死陆川他都不敢说。

    这些事都是以后才要发生的事,算是天机,修炼之人,随便泄露天机那可是要遭劫的。

    此外,这件事的背后,如果是他那位元始师祖在布置算计他师父,那他随便干涉甚至扰乱布局,纯粹就是自己活腻歪了。

    “你在想什么?”

    看到陆川忽然沉默不语,申公豹问道。

    陆川猛然抬头道:“姜师伯走了多久?”

    如果来得及,那他便把姜子牙叫回来,看看能不能把他们绑在同一阵营吧!

    “三日!”

    申公豹说道:“送走他我便叫你回来了。”

    “……”

    陆川抬头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长长叹息一声。

    他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当初拜师时他最担心的,便是日后申公豹和整个阐教反目成仇。

    古语云: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在这个时候你若想有一技之长,那么哪怕是学个杀猪,你都要拜师父。

    师父一词遍布于各个领域。

    一旦关系确立,师父便会尽心尽力教你,师徒之间情同父子。

    他当初拜师时不愿拜申公豹,有着两个原因。

    一是因为申公豹在他听过的传说中,声名狼藉名声不好,这样的人做爹就是认贼作父。

    二来便是日后,申公豹和整个阐教反目成仇的时候,他又该怎么选择。

    是跟着申公豹背叛师门,脱离阐教,还是响应天下的大义背叛师父?

    两条路,皆是背叛。

    且,总有一条路他是逃不掉的。

    陆川抬起头,像一个小孩般仰望高大伟岸的大人一般,抬头望着申公豹。

    嘴角带上了轻轻的苦笑。

    他,该怎么选?

    “这么看为师干什么,为师脸上有花吗?”申公豹自恋的摸了摸脸,笑着问道。

    陆川一听,没好气的说道:“脸上倒是没有花,不过牙缝里倒是有菜叶。”

    “菜叶?”

    申公豹怔了怔,旋即信以为真的赶紧抬手,咧嘴露出牙缝去扣。

    “哈哈哈……”

    陆川看到他的样子,还是忍不住失笑起来。

    申公豹动作一滞,也不生气,一屁股坐在他的旁边,道:“现在不心烦了吧?”

    “师父,让师伯去西岐……”

    陆川看着他认真的说道:“你以后一定会后悔的。”

    “是么?”

    申公豹淡淡一笑:“那这份悔就留给以后吧,今时今日,问心无愧就好。”

    陆川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师父,有时候那么的精明小气,有时候却那么的……蠢!

    “既然姜师伯去西岐了,那马婶儿呢?”陆川又说道。

    “休了!”

    “休了?”

    陆川听完微怔,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

    “你师伯官宅的已被重兵把守,不过他念及夫妻情分,所以冒险回家想带那马氏一起去西岐。”

    申公豹露出讥讽之色:“不过讽刺的是,你师伯回去后马氏却担心因你师伯而危及自身,所以硬要你师伯写了份休书。

    她不仅和你师伯把关系撇的一干二净,还将你师伯这些年的积蓄全部卷走……”

    “呃!”

    陆川听了暗暗咋舌,这马氏够狠,果然还是最毒妇人心。

    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她和姜子牙做了七年的夫妻,竟然没有一丝情分,做的这么绝。

    “所以啊,徒弟你可千万记住了,咱们修行之人,万万不要沾染女色。”

    申公豹语重心长的说道:“要是遇上这种无情无义的女人,可就是你名字的灾……”

    “师父,那师伯遭此打击没事吧?”

    陆川试探着问道,遇到这种女人也的确是糟心。

    “没事儿!”申公豹干笑道。

    他才不会说姜子牙因为此事已心灰意冷,看透了男女之情,再也不会对爱情抱希望了。

    “师父,既然师伯去了西岐,那你这么急着找我来什么事?”陆川起身问道。

    申公豹神色一正,道:“我夜观星象,发现近日北方有位伐纣将星有难,你速去救他一救。”

    “不去!”

    陆川摇头,他现在还头疼怎么让他和申公豹不和阐教决裂呢,其它的事他真没什么心思去管。

    “也有你的一桩大机缘。”

    申公豹装作漫不经心的说道:“既然你不想去,那为师也就不勉强了。”

    “机缘?”

    陆川神色一动:“什么机缘?”

    “天机……”

    说到这里,申公豹得意一笑:“不可泄露。”

    可这笑容在陆川看来比狐狸都奸诈。

    阳谋!

    陆川满脸纠结,很显然,申公豹这次对他用上了阳谋。

    “那……我就不去了,师父,我有事要去西岐。”

    陆川一脸不信道,阳谋他也不中计,真是一个拙劣低级的骗术。

    让他给别人帮忙,也好意思骗说有他的机缘?

    这世界的机缘都被人占完了,什么机缘能轮到他?

    “别呀,徒弟,你就去替为师走一趟吧!”申公豹说道:“那是你太乙师伯的弟子,算起来还是你的师弟呢。”

    “太乙师伯?”

    陆川一愣,那他的徒弟不就是……

    “哪吒?”

    “哟,你连名字都知道了?”申公豹笑道:“看来此事非你小子莫属啊。”

    “我不去,你老人家放心,那小子命硬着呢,他死不了……的。”

    想到哪吒的削骨还父,陆川心里还是稍微迟疑了一下。

    天大地大,咱俩的小命最大。

    你还有功夫担心别人,现在徒弟担心的可是咱们俩的身家性命啊!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