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七十九章 收集癖

第七十九章 收集癖

 热门推荐:
    木雕店门前。

    申公豹把陆川送到了门外。

    陆川此时身穿一套浅蓝色的道袍,背负一个剑袋和一个包袱,一副要远行的样子。

    陆川一脸不舍的说道:“师父,徒儿走了。”

    “去吧!”

    申公豹闭着眼点头,心中嘀咕赶紧走赶紧走。

    陆川又道:“徒儿不在的时候,师父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说的好像你在的时候照顾过我似的!”

    申公豹撇撇嘴,心中忍不住腹诽,之后笑眯眯道:“难得你有这份孝心,你若是担心为师,何不把你的小金库给为师打开,改善一下为师清苦的生活?”

    “呃?”

    还沉浸在‘别离’忧桑中的陆川猛然一呆,他还准备酝酿一下后要点儿盘缠的,没想到被这师父先下手为强了。

    至于小金库的事儿说起来他就郁闷。

    姜子牙做了官,有次申公豹去他府上做客,被姜子牙说起卖冰棍赚钱的事儿,夸他聪慧有头脑。

    他有小金库的事儿也就这样被申公豹给知道了。

    后来申公豹绞尽脑汁,变着法儿想把他的小金库掏空,并给他的一系列行为美其名曰:与徒弟斗,其乐无穷。

    “哦,对了,师父不说徒儿差点忘了!”

    陆川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说道:“在咱们的院子里的那棵大树下,徒儿埋了个小坛,里面有徒儿孝敬师父的钱。”

    “哦,是么?不错不错!”

    申公豹眼中一亮,点了点头,一副算你小子懂事的神色。

    陆川见把申公豹哄高兴了,笑道:“那师父,你那神虎能不能借我代步?”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些仙人为什么自己会飞,可还要收一个坐骑了。

    神仙虽有遁术或者腾云驾雾之术,但这些道术要使用的话,终究还是要耗费自己的真力。

    可是坐骑就没这些问题了,你只要掌控好方向,那想让它带你去哪就去哪。

    此外,这坐骑的好坏似乎也关乎着主人颜面什么的,这算是一条潜规则了。

    “自己去!”

    申公豹淡淡的说道,“还有,你不是养了只鸟吗?”

    “师父你还说呢,要不是你出馊主意……”陆川幽怨道。

    申公豹怂恿他把重明鸟收成坐骑。

    他也正好十分想要个拉风的坐骑,于是就把重明鸟从外面叫回来说了这事儿。

    可还没等他说完,刚表达出了意思当场重明鸟就火了!

    那家伙,直接翻脸用嘴啄他,爪子抓他,喷火烧他,闹的鸡飞狗跳,足足追了他半个时辰才罢休。

    这事儿让他都有心理阴影了。

    “咳咳,那是你们感情不到,对,感情不到!”

    申公豹差点儿笑出来,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个青色的玉葫芦递给陆川。

    “这是什么?”陆川摇了摇,里面传来液体晃得的声音。

    “琼浆玉液!”

    申公豹道:“重明鸟不用吃喝,只需几日饮一点琼浆玉液便已足够,你没有鸟食儿,它怎么会当你的坐骑。”

    “得了吧,关于此事我再也不信你了。”

    陆川见申公豹旧事重提,脸色一黑,拿起葫芦转身就走。

    “这是鸟食儿,你可别偷吃啊!”

    申公豹在后面大声喊道,引来大街上不知情的行人对陆川纷纷侧目,投来异样的眼光。

    偷吃鸟食?

    现在还有这种奇特的癖好!

    陆川脸色一黑,低着头,脚底下走得越发快疾了。

    ……

    “走吧,走吧,走了我一个人正好清净,省的每天早上有人练拳打扰我睡觉。”

    申公豹怔怔的望着那道慢慢消失在人海中的高大身影,忽然眼前恍惚了一下,浮现出了一个瘦小的身影。

    他也没有想到,当年初次见面自己对他印象并不好的一个少年,后来竟然能和自己相处的如此融洽。

    “缘分是如此奇妙的东西吗?”

    申公豹笑着喃喃道,一个人在木雕店的门前站了很久,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许久后,他才转身折回店中。

    在经过院中的大树时,申公豹忽然脚步一停,看了眼大树下面,微笑道:“臭小子又想唬为师。”

    不过这么说了,可是他的手却掐诀开了法眼,一看之下不禁一怔。

    只见大树下果然埋着一个小坛子。

    “不会又是黑狗血吧?”

    申公豹刚要上前去挖出来看看,可是忽然手一僵,狐疑的自语道。

    黑狗血、神虎毛、重明鸟羽……

    陆川的这么重口味的收集癖,让他这个师父有时也感到很头疼和心酸。

    没人能体会到他寻找陆川的小金库时,找到其藏起来的木箱、木匣后有多开心。

    可结果打开匣子之后,他看到的却不是白花花的银子,而是一匣子黄色的神虎毛或者彩色的鸟羽毛飞出来。

    一匣子啊!

    然后漫天飞舞,最后落他个虎毛鸟毛落的满头满身的结果。

    “也不知这小子什么时候有的这种收集癖。”

    申公豹自语道,不过强烈的好奇心还是驱使他忍不住把小坛子挖了出来。

    接着他用一手伸直托着坛子,身体尽量的躲远,另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打开。

    申公豹往里面看了一眼,忽然怔住了。

    这一次其中并没有什么黑狗血,也没有什么辟邪的虎毛鸟毛,只有银子。

    他一直在寻找的,陆川藏起来的白花花的银子。

    一锭锭银子,差不多装满了一小坛,不过已经不够三百两了,但至少两百六七十两还是有的。

    申公豹沉默了片刻。

    “这么容易就到手,一点挑战和意思都没有。”

    很快,他又意兴阑珊的把坛子盖上了封,放在树坑里盖上了土,很认真的埋起来拍实了土。

    ……

    陆川出了朝歌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直接身子一扭化作一团火光冲天而起。

    自服用了重明神血丹之后,他火道的法术使用起来就得心应手,使用火遁时都不用再念咒和找火源了。

    这样方便了不少,以后逃生的机会也大了很多。

    因为在那些真正的危急关头,你连掐诀念咒的时间都没有。

    以他现在的修为,每天最多可驾驭遁光走七八百里,接着就要停下来休整一夜恢复真气,次日再行。

    虽然有了师父给的琼浆玉液,但让重明鸟当坐骑他是不敢再想了,以后找个温顺的,脾气好些的吧!

    按照地图所指引,陆川驾驭遁光行了五日,方才到了玉泉山。

    落下遁光,陆川果然见前方一座山矗立在大地之上,有成片的山峰林立,非常的灵秀。

    山间苍翠的树木葱郁,灵气充沛,还有淡淡的云雾缥缈,景色十分秀美。

    “这就是玉泉山?”

    陆川吸了口山中的清醒空气,有些惊喜道,上方重明鸟振翅望向山中,也十分的欢喜。

    “看来你也挺喜欢我师伯这玉泉山啊!”

    陆川笑了笑,将身上的蓝色道袍整理了一番后,抬手解开了身后的剑袋,露出了紫霄剑。

    之后他才沿着一条小路往山中而去。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