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七十三章 激战

第七十三章 激战

 热门推荐:
    陆川看了眼院中,如果只是镇妖的话,那用得着准备这么多东西?

    不过他也不会问这些多余的话,转身就进了房中。

    刀已被他还走了。

    那把刀留着对他的用处不大,反倒有不小的隐忧,所以他在殷府出来的第三天就上门还走了。

    天还早。

    陆川还没有多少睡意,于是坐在案几边的蒲团上,开始闭目打坐运功,真气运行小周天。

    院中。

    姜子牙静静的站在香案之前,负手而立,抬头望天眯着眼沐浴在平和的月光下,神色平静,一动不动。

    明月东移,很快就到了深夜。

    朝歌城中一片寂静,这个时间人们早已睡熟。

    庭院中忽然刮起了一阵诡异的风。

    尽管陆川的房门紧闭,但他身前案几上的灯火也“唰”的一声被扑灭。

    灯灭的刹那,陆川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站起来隔着窗户看向院子里。

    “呜……”

    远处传来了一道诡异的叫声,幽咽而诡异,在这深夜中更添几分阴森。

    当当当!

    藏在鞘中的紫霄剑突然开始振动,并且频率越来越快,最后还是姜子牙点出一道灵光才让它安静下来。

    忽然,一大片乌云轻轻的飘过遮挡住了月光,天地间的光线一下就暗了下来。

    下一刻陆川的瞳孔一缩,只见一道靓丽的倩影已立在墙壁之上。

    一个道姑!

    只见一个身穿道袍,臂搭拂尘,约二十岁上下,皮肤白皙身姿修长,面容也生的极美的道姑出现。

    “道姑?怎么会是一个道姑?”

    陆川十分意外,就是姜子牙也有些愕然。

    “道友有礼了!”

    那女子在墙上打了个稽首,开口说道,声音清脆娇滴,很是好听。

    姜子牙还礼,道:“不知道友深夜到访寒舍,有何贵干?”

    “贫道乃蓬莱岛炼气士云灵子,早年曾收服一只作恶的玉石琵琶精替吾看守洞府。”

    那道姑道:“前几日贫道出门会有三月,回来时那妖孽已不见影踪,又算到她出现在朝歌,故此寻来。”

    “道友是说……”

    姜子牙拿起玉石琵琶,皱眉道:“这是你收服的妖物?”

    “正是!”

    云灵子大喜道,旋即目光一变,有些疼惜道:“只是它……它怎么变成原形了,谁干的?”

    “道友却是不知,这妖为祸人间到处吃人,今日被我发现,将之炼出原形。”

    姜子牙冷冷道:“今日撞在我手中活该它倒霉。”

    “道友!”

    云灵子大喝一声,怒道:“打狗也要看主人,你将我门下炼出原形是否太过分了?”

    “道友此言差矣!”

    姜子牙摇了摇头,纠正道:“这是妖,不是狗,至于将之炼出原形也是它作恶太多,咎由自取,怪不了贫道。”

    “你……”

    云灵子气的无话可说,最后跳到墙底下,把手一伸,沉着脸道:“那你还不将此物还我?!”

    “理当如此!”

    姜子牙道,拿着琵琶往墙下走去。

    在离墙不过三尺,他就要把玉石琵琶递出去,那道姑也伸手要拿的时候,忽然他鼻子一动,皱眉道:“妖气?”

    那道姑闻言脸色登时一变,直接劈手抓住玉石琵琶就要夺走。

    “妖孽!”

    姜子牙大喝一声,左手抓住玉石琵琶,右掌运功爆发光华朝着道姑一掌拍出。

    那道姑也立即抬手拍处一掌,只闻‘砰’的一声震响,强烈的劲气朝着四周逸散而出,飞沙走石。

    轰隆!

    两人身后的墙壁直接倒塌。

    接着,两人便各自一只手抓着玉石琵琶不放,拳掌交击展开激斗。

    只是姜子牙到底年事已高,又不是擅长打斗的武者,只是十多招便被那道姑在肩膀上拍了一掌,脸色一白松了玉石琵琶急步倒退。

    那道姑见得了琵琶,不由大喜,见姜子牙也不过如此后便多了几分轻视。

    等姜子牙稳定下来时已到了场中央,看到道姑得了玉石琵琶一时有些焦急,转眼看到桌案边的紫霄剑,直接掐诀朝那道姑一指。

    可是这一指之下,那紫霄剑竟然不为所动,根本不听他的使唤。

    “怎么会?”

    看到这情形姜子牙也呆了呆,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借来的紫霄剑可是他今晚最大的依仗,甚至他因此连自己的剑都没有带,结果就在这么紧要的关头给他放水?

    “哈哈哈,老道士,你这宝贝莫不会是你偷来的吧?”

    道姑见状冷笑起来:“你敢将我三妹打出原形,今晚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说着抬手,掌心光芒一闪化作一把宝剑,向前一掷,剑光一闪破空飞来。

    姜子牙快速一个翻身躲避,一看肩头衣服上已多了一个口子,皮肉上也多了一道红线。

    “去!”

    姜子牙咬牙,这个时候他也来不及想紫霄剑怎么回事了,直接朝掐法诀朝桌上小旗一指。

    哗啦啦……

    立时桌上的九面黄色小旗和那些木牌符印全部发光飞出,小旗如钉子一般钉入石板地上,符印在漂浮空中旋转。

    两者相配合组成一个阵法,形成一片光幕将道姑困住中央。

    咣当!

    光幕隔绝了道姑对剑的控制,掉在了地方。

    “老家伙,你是把你的命指望在这几面小旗上了吗?”

    道姑大笑起来,袖袍一甩,一道绽放五色光华之物冲起,却是一片五色翎羽,对着光幕几刷。

    那光幕上的光华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黯淡下来。

    “雷来!”

    姜子牙抬手咬破右手的中指,在左手掌心一笔写出一个‘雷’字,最后往外画了个圈,然后掐诀念咒抬手一招,大叫一声。

    咔嚓!

    一道炫目的闪电劈落向阵中的道姑身上,却被道姑以那跟五色翎羽挡下。

    见到五雷法,那道姑的脸色变了,神色中带上了些不安,开始疯狂的刷着光幕想要逃走。

    砰!

    很快光幕就被破开,那道姑扭身化作一道妖光遁走。

    “去!”

    姜子牙朝她落下的宝剑一指,剑光一闪瞬间腾空斩中那妖光,里面传来一声惨叫,不过并未拦下那妖光。

    眨眼间,那道妖光就在深邃的夜空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