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七十章 河东狮吼

第七十章 河东狮吼

 热门推荐:
    陆川闻言鼻子微动,果然从那身穿孝服的俏丽女子身上,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

    至于他有什么降妖伏魔的道术……

    “师伯,这位大姐明明是人,你如何说她是妖?”

    陆川故意问道,想看看姜子牙是否有办法,能让这琵琶精显形,以证明清白。

    因为眼下的局面可以说非常不利。

    普通人肉眼凡胎,辨不了妖魔,在他们的眼中情形是:姜子牙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抓着一个年轻貌的美女子之手不放。

    这已成功的引起了众怒。

    众人此时一边七嘴八舌的指责,一边有人嚷着报官,就是他也头皮发麻无计可施。

    若不证明这是妖,只怕从今以后‘姜神算’的名声彻底就臭了,为老不尊、调戏良家妇女的名头再也摘不下了。

    “嚷什么,吵什么?”

    正在这时后院的马氏被吵到了,手拿锅铲腰系围裙,气势汹汹的出来大吼道。

    马氏嗓门不小,这一声吼出来十分的尖锐,众人不禁难受的捂住了耳朵。

    一声过后此地寂然无声,众人大眼瞪小眼,都被马氏气势所摄,一时之间不敢开口。

    “包租婆?”

    陆川掏着嗡嗡作响的耳朵,这大嗓门也太无敌了,这就是传说中的河东狮吼吧?

    姜子牙一手掐着琵琶精的手腕不敢放,另一只手捂着耳朵,神色难受。

    刚才他离马氏最近,情况当然也就他受灾最严重。

    “姜子牙,你……你干什么?她是谁?”

    可是当马氏看到姜子牙抓着一个俏丽女子的手腕不放时,大叫一声,箭步冲上来扯住胸口,悲戚道:“你这么做,你对得起我吗?”

    姜子牙神情尴尬,当然还有些无奈,忙说道:“娘子,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解释……”

    “解释什么?你给人算卦就是这么算的?”

    马氏一指姜子牙和琵琶精,怒气冲冲的道:“你一穷二白的时候老娘嫁给你,好啊,现在你有钱了,就嫌弃我人老珠黄,勾搭起年轻漂亮的女人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姜子牙尴尬的要死,想要插口却根本插不进去。

    “大姐,救命啊大姐,我只因近日家中死了男人,所以想算一卦看看家中是否沾了晦气。”

    琵琶精见状目光一闪计上心来,哭哭啼啼梨花带雨的说道:“可是不曾想你家这位‘姜神算’他,他在听到我家中无人可依靠后便想非礼轻薄于我,我……我没脸活了啊,呜呜呜……”

    说完便伏在案上大哭了起来。

    “姜子牙你还不放手?老娘我今天跟你拼了……”

    马氏大叫道,张开十指直奔姜子牙的脸上而去。

    门外听到琵琶精的诉说,不明所以的众人也是义愤填膺,要冲上来动手。

    “滚开!”

    姜子牙忽然站起来一声大喝,闲着的手大袖一翻,便将马氏的十指轻飘飘的错开。

    那些涌进来,要见义勇为的众人也被他这忽然一声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停了下来。

    姜子牙旋即眼睛左右一扫,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看到案几上有个砚台,直接捞起来就是对琵琶精的脑袋一顿猛砸。

    只几下便打的琵琶精头破血流惨叫一声,瞪着眼睛没了呼吸。

    等到姜子牙停手时,他的手上和衣袖上沾满了鲜血,而他也砸了这几下后喘着粗气胸膛起伏,可见下手之重。

    静!

    死一样的静!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世界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除了姜子牙粗重的呼吸外再无任何声音。

    可是直到那女人‘死’了姜子牙都没放手。

    至于原因陆川也知道,一个妖怪要是被砚台几下就砸死了,那她也就白修行几百上千年了

    不得不说,这琵琶精的确狡诈,利用众百姓的善良要逼得姜子牙放掉她。

    可是她却低估了一点,那便是姜子牙被逼到无计可施后,所爆发出来的那股‘狠’劲儿。

    兔子急了尚且咬人,人要是被逼急了,那就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了。

    “杀人啦……”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旋即此地乱成了一锅粥。

    “姜子牙,你打死人了?!”

    马氏惊叫一声,旋即坐在地上大哭起来道:“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嫁了你没过一天好日子,今日你居然又害出人命……”

    “姜子牙,你觊觎良家妇女美色,调戏不成竟然害出人命!”

    “说的对,你为老不尊,今日我们非得教训教训你。”

    一时间群情激奋,几个年轻力壮的男子就要生气的上前动手。

    “诸位且慢!”

    陆川闪身而出拦下几人,眼下那琵琶精只是装死,她那脉门还在姜子牙的掌握之中。

    若是这些人上去,在混乱之中不小心冲撞了姜子牙走了琵琶精,那才真的是麻烦。

    虽然他记得最后的结果是闹到了纣王跟前,姜子牙以三昧真火烧死了琵琶精,并以此当了官。

    但眼下情况混乱,难免出现意外,他必须帮一下姜子牙。

    “小子,走开,不然我们连你一起揍!”

    一个壮汉指着陆川道。

    “各位,请先听我一言,再动手不迟,姜神算说此女是妖,大家不相信。”

    陆川说道:“现在姜神算打死她了,那按律法也该报官,看官府怎么判处,大家说是也不是?若是你们私下打人,到时候也要追究你们打人之责的”

    “这……”

    那几个人闻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不做声了。

    “大家让开,武成王来了,大家来让他做主……”

    忽然人群外传来一声大呼,紧接着人群如潮水般分开,果然见一个虎目威严,身穿甲胄腰佩宝剑的大汉进来。

    “黄飞虎?!”

    陆川目光一闪,退开一边去看时,进来的果然是当初所见的黄飞虎。

    记得苍涂山围剿朱厌时,他与朱厌一番大战之后两败俱伤,今日看他神采奕奕,伤势应该已经无碍了。

    黄飞虎进来后,一双虎目先扫了一眼大堂里,接着才看向姜子牙,脸色难看,道:“怎么回事?”

    “武成王在上,请恕我手拿妖孽,不能全礼!”

    姜子牙欠身示意道:“今日小民和往常一样开馆算卦,不曾想一妖孽进来欲戏耍小民,被小民识破,故而引起纷乱……”

    “姜子牙,你胡说,武成王,你别听他胡说,明明是这姜子牙为老不尊,色迷心窍!”

    有人大叫道:“见了人家小媳妇儿生的年轻貌美,又新近死了丈夫后欲加调戏……”

    黄飞虎闻言沉吟片刻,皱眉看了眼‘死不瞑目’的女妖。

    或许是身为武道强者的直觉吧,他也觉得此女哪怕死了,但身上依旧隐隐有种让他不舒服的感觉。

    “有何为证?”

    姜子牙镇定道:“贫道可以三昧真火煅烧此妖,将之炼出原形。”

    “好,本王和众百姓今日便看你如何降妖。”

    黄飞虎盯着姜子牙,说道:“若是你无法自证清白,到时本王要你给这位女子以命抵命,你可同意?”

    “善!”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