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六十五章 太过分了

第六十五章 太过分了

 热门推荐:
    陆川回到店铺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一轮弯月静静的悬在夜空中。

    不过隔着老远,他便看到自家店铺门前台阶上坐着一个人影,身边放着半截木头,上面搭着面铜镜。

    此时那个人影双手支着脑袋,好像都已经睡着了。

    “呵,这张成还挺守信!”陆川看到那人影后笑道:“我叫他把我的东西带到铺子前等着,他居然一直等到现在……”

    要去殷府那半截木头他自然带着不方便,所以只能说出店铺所在,叫张成带过去了。

    说着快步走了过去,同时伸出手准备叫醒他。

    可当陆川离那个人影几步远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渐渐凝固,伸出去的手也一下子僵在了空中。

    月光下,他看到店门口坐着的哪是张成那个糙大汉?

    分明是一个妙龄少女,年纪约十六七岁,圆圆的脸,肤色有些黑,但面容却很精致,身上穿着一身棕色的麻布衣裳。

    麻布是普通百姓做衣服的面料,很大众化,而那些上好的丝绸衣服一般人可穿不起。

    “奇怪,我门前哪来的女孩子?”

    陆川有些诧异,这少女他仔细看了,根本不认识。

    况且他在这世界暂时接触的看到的,基本上都是男人,女的很少,甚至可以说没有……

    “喂,醒醒,姑娘,醒醒……”

    陆川上前摇了摇那少女,轻声叫道。

    “嗯?”

    那少女被叫醒后,揉了揉眼睛,迷糊的抬头看向陆川。

    “姑娘,你谁啊?”陆川问道:“这么晚了在大街上干什么?”

    “你又是谁,是这家店的主人吗?”那少女一指木雕店反问道。

    “是!”

    “有何为证?”

    “姑娘,你让我证明是这家店的主人,那你总得先让我知道你是谁吧?”陆川无语道。

    那少女道:“我哥叫张成,我叫张小红!”

    “咦?”陆川上下扫了眼少女,问道:“你哥呢?”

    张小红生气道:“他今天出门被坏人弄伤了眼睛,看不清路,没法来这里还你的东西了,所以他让我来了。”

    “是么?”

    陆川讪讪摸了摸鼻子,道:“他没说那个坏人是谁吗,实在太可恶了。”

    “谁说不是呢,可我哥没说事情的经过,也没说伤了他的是谁。”

    张小红气道:“要不然我一定要找那个人问个明白,我哥到底怎么得罪他了,居然差点儿弄瞎他。”

    陆川神色一动,忙问道:“你哥他怎么样,没事吧?”

    现在想用镜子晃人眼睛的确十分的危险,可当时他以为是坏人跟踪他所以才这么做的。

    “还好,大夫在他眼睛上敷了草药,就看明天情况怎么样了。”

    张小红说道,难掩话中的担忧之色。

    “哦!”

    他还是希望张成平安无事的。

    接着他从袖子里掏出来一把钥匙,‘咔’的一声就将门上的锁打开,推开了门。

    “看来是你没错了!”

    张小红看到后一指地上的木头和镜子:“你的东西都在这里了,呶,你看够数吗?”

    “够数!”

    陆川说着抱起来,笑道:“真的太感谢你了,我回来的晚,你一定等了很久吧?”

    “不久不久,也就……两个多时辰吧!”张小红幽幽道。

    陆川的笑容微微一凝。

    他自然听得出来张小红说的是反话。

    两个多时辰,那就是四个多小时,看样子这四个多小时让这位姑娘对他积了很多怨念啊!

    “那就好,现在天已经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吧。”

    陆川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关心’的说道:“不然你哥哥在家里会担心的。”

    “哈?”

    张小红当时就愣了。

    这么热的天自己在他的门前守了一下午,忍受着酷热和前方街上行人的异样目光,等的口干舌燥肚子打鼓,就是为了给他还东西。

    他回来了后别说请她进去坐坐,可最起码也得给她口水喝吧。

    但是呢,这小子连口水都不想给她喝,直接开口就让她走,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还有为了等他天都这么晚了,他就真的放心让一个女孩子走夜路?

    过分!

    太过分了!

    张小红气的瞪了眼陆川,扭头就走。

    “呃……”

    陆川眨了眨眼睛,抱着木头和铜镜进了店里。

    可是很快,一个人影就从店里闪身而出,朝着张小红跟了上去。

    让她一个人走还是不放心。

    等偷偷的看着张小红安全到家后,陆川直接驾了土遁回来,这样速度比较快,因为他现在也饿的前胸贴后背,回来后赶紧煮了碗素面垫肚子。

    “神血丹……”

    填饱肚子后,陆川看拿出了那枚火红色的丹药,静静的注视着。

    小小的丹药却仿佛一小团燃烧的火焰,入手一股灼热之感,丹药上隐隐还似乎有鸟鸣声传来。

    “待会儿再服用,现在还是先忙正事要紧!”

    目光一闪,陆川收起了丹药,瞧了眼木头,起身疾步进了他的房间,直奔他的床榻。

    只见在他的床头上,悬挂着紫霄剑,床边还立着一把刀。

    陆川伸手拿起了那把长刀,又瞧了眼挂在头顶的紫霄剑。

    “还了刀以后,那用什么去削木头小棍儿,紫霄剑?”

    这刀是大商军中的刀,必须尽快还回去,否则还真的会遇到麻烦,可是用紫霄剑削木棍……

    紫霄剑,乃玉虚宫的神剑之一!

    若他真的那么做了,不提他那些师叔伯知道了会怎么样,首先他师父申公豹知道了就第一个不会饶过他。

    “哼,什么削木头、削冰?我这是在练功,对,练一门高明的剑法。”

    不过很快陆川就有了说辞,而且他也没说错,这样削冰棍、削木头的确能起到练剑之用。

    “过两天就拜托你了。”

    陆川拍了拍紫霄剑道,然后拿起吴丘的刀来到了院子里。

    摆好木头后陆川仔细端详了一下,待算好小棍儿的尺寸后长刀出鞘,快速横竖各斩出一刀,那截木头就‘咔嚓’几声被一分为四散落在了地上。

    “果然好刀!”

    陆川凛然,这一刀要砍在人身上,只怕人首早已分离。

    说着收刀蹲下来取过一截木头在手察看,和他记忆中冰棍的小棍儿长度差不多,于是这才又摆好木头开始继续削……

    月光下,院中只剩一个那道削小棍儿的身影。

    因为棍儿需要很薄,这刀又不是专门削小棍的刀,所以很考验功力。

    忙活了大半个时辰后木头用完,可是他只削出了九十多根小棍,其余的木料都以浪费。

    而且削出的小棍,薄厚程度也各不一样,最厚的像筷子,薄的倒是达标了。

    “第一次削,不错了,以后慢慢练会更进步的,不过有了这些小棍后明天的第一批冰棍儿就可以问世了……”

    陆川看着这些小棍儿倒是很满意,接着又打了半桶水将小棍泡在了里面,在锅里也打了倒满了水。

    做完这些准备工作,他才来到蒲团上坐下准备修炼。

    一枚火红的丹药缓缓出现在了他手中。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