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十二章 胆魄、知音

第十二章 胆魄、知音

 热门推荐:
    再说姜子牙在大门口,和宋异人拱手送走众宾客后,两人说笑着复转身回到了院中。

    可是一进门,宋异人脸上的笑容就慢慢敛去,变得有些难看。

    只见筵席过后的院里一片狼藉,可是却无一个下人打扫。

    宋异人叫道:“来人,来人。”

    很快,一家丁从一侧的月门慌忙跑过来,低头道:“老爷。”

    宋异人不悦道:“其它人呢,都到哪儿去了,不在这里收拾打扫院子,你们难道等我收拾不成?”

    姜子牙也看向那个家丁。

    “这……”

    那家丁抬头瞄了眼宋异人,又低下头,小声道:“老爷,王公子今日带来的那条狗不见了,三爷让我们所有人都去找狗……”

    “找狗?真是岂有此理。”宋异人顿时被气笑了:“这帮不学无术的纨绔。”

    姜子牙道:“兄长,怎么回事?”

    宋异人望了眼姜子牙身上的喜袍和大红花,展颜笑道:“此事和贤弟你无关,你还是快些回去洞府吧,可莫误了良辰,到时让弟妹责怪于我哟。”

    说着就把姜子牙往他院子的方向去推。

    “兄长,你……你说哪里话……”

    姜子牙被这话说的老脸一红,正色道:“兄长的府上既然有事,且又在小弟婚宴上发生,此事小弟怎可视而不见,小弟略懂卜算之术,理当出分力才是。”

    说着宋来到那家丁的跟前,道:“我问你,那条不见了的狗是什么样的狗?”

    家丁恭敬道:“回姜先生,是一条黑色的大狼狗。”

    “黑色大狼狗……”

    姜子牙点点头,伸出左手掐算了起来。

    宋异人见拗不过姜子牙,只好道:“既如此,那就有劳贤弟了。”

    姜子牙掐算片刻,很快,他的脸色就微微一变,蹙眉看着左手发出一声轻咦。

    宋异人道:“怎么样,贤弟,可有结果?”

    姜子牙摇头道:“大哥,找不回来了,那条狗已经死了,不过也算是替他主人挡了一灾。”

    宋异人沉思片刻,忽然对家丁道:“还不赶紧送姜先生去洞房,愣着干什么?”

    那家丁会意,马上来到姜子牙身边拉着一条胳膊,使劲儿的把他院子的方向拉。

    “兄长,我……”

    “我什么我?”

    宋异人笑着截话道:“贤弟,你既已出了力,现在就去陪弟妹吧,可别误了今宵的良辰美景。”

    姜子牙闻言苦笑一声,不再僵持,老老实实的往他院子里去了。

    待姜子牙走后宋异人这才笑脸一收,低头看着凌乱狼藉的院子,道:“这逆子,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说罢冷哼一声,沉着脸大步走向后院。

    再说那家丁拉着姜子牙,很快就到了披红挂彩的姜子牙小院门前。

    “姜先生,小的就送你到这里了。”那家丁道。

    姜子牙拱手笑道:“有劳了。”

    那家丁笑了笑,转身去了。

    姜子牙抬头看了眼虚掩的院门,笑着出了口气,跨步进院将大门关上。

    砰!

    却在他关上门时,忽然身后发出一声闷响,像是有什么重物落了地。

    这时候,天色已经大黑了,院子里虽挂着一盏灯,但发出的亮光十分有限。

    姜子牙扫了眼院子,最后目光停留在了墙角下的一片黑暗里,淡淡道:“出来吧!”

    话音一落,果然就见那黑暗处,慢慢站起走出来了一个人。

    “是你?”

    姜子牙本来一脸戒备,可待看清楚眼前之人,马上神情一松,道:“小川,你翻墙进我院中来做什么?”

    眼前之人,不是陆川还会是谁。

    不过此时陆川的身上还套着一个包袱。

    本来他想躲进院子里,等着姜子牙回来的,不过他又一想,此举又有些不妥。

    毕竟今日人成亲,如果他躲在人家的婚房外面,那既不合礼也有不敬,所以他就又在墙外等了。

    正好院子边有棵大树,通过树爬上墙,倒也并不困难。

    陆川走出来,按照计划一直走到了姜子牙的前面,堵住了姜子牙进洞房的路。

    姜子牙与陆川四目相对,忽然有些紧张,惊疑道:“你……你要做什么?”

    陆川忽然膝盖一弯又跪了下来,磕头道:“求姜先生收我为徒。”

    “你……你怎么又来了。”

    姜子牙被这一幕看的一愣,随后苦笑道:“我不是说了嘛,咱们俩当不成师徒,没那个缘分,你快起来。”

    说着弯腰伸手来扶。

    “姜老先生,你也不要用这种方式考验我了,我的求道之心坚如磐石,天地可鉴。”

    陆川躲开姜子牙伸出的手,正色道:“你用这样的方法,是打消不了我求道之心的。”

    “考验?什么考验?”

    姜子牙一怔,旋即苦笑更甚:“小川你听我说,我真不是考验你啊,是我做不了你师父,你快起来……”

    “不是在考验我……”

    陆川目光一闪,怔了怔,看这姜子牙此时着急诚恳的模样,倒不像是在说谎话,难道……自己真的没希望了?

    沉吟片刻,忽然他心中又生一计,哀求道:“姜老先生,请你收我为徒吧,那些凡夫俗子看不出你的本事,但只有我才知道你是身怀绝技的奇人,我也是真心拜师想学艺的,你若不收……我就在这里长跪不起……”

    用长跪不起的这一招来威胁人,就是陆川自己都觉得很无赖、很不要脸。

    只是为了学道,他除了出此下策以外,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呢?

    姜子牙叹道:“小川,既是无缘,你……这又何苦呢?”

    陆川倔强的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姜子牙看着他,忽然道:“那条黑狗是你弄死的吧?”

    “是。”

    陆川也不否认。

    “为什么?”

    陆川抬头看了眼姜子牙,道:“先生既知是我弄死的狗,又岂会不知道原因?”

    “非是不知,只是觉得你杀性有些重了。”

    姜子牙摇头道:“这样不太好,日后你若遇到名师,修道时须得注意,我也是刚想起此事才劝你一句。”

    有些人成年了,都未必敢杀一只鸡。

    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刚开灵智才不过半月,就活生生掐死了一条狗。

    还是一条比狼更大、更凶猛,咬死个人都不吃力的狗。

    这样的猛犬,很多人见了都未必有勇气接近半步,更不用说活生生将其掐死了。

    陆川的这份胆识、魄力的确少有,心性也够狠。

    说完,姜子牙又蹲下来揭开陆川的两只衣袖,就看到了陆川缠着布条的两条小臂。

    这时候血已经止住,但布条也和他伤口处的血肉粘在了一起。

    姜子牙看了眼疼的眉头直跳的陆川,道:“忍住!”

    虽然陆川不知道姜子牙要干什么,但还是点了点头。

    刺啦!

    姜子牙用力扯下布条,刚止住血的伤口一下子又裂了开来,血液溅出,小臂瞬间变得血肉模糊。

    随着这一撕,陆川当场倒吸一口冷气,脸色霎时间白了好几分,身体都开始不住颤抖了。

    可他还是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吭。

    姜子牙抬头,有些赞许的看了眼陆川,又看向手臂上的伤,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这少年对自己也够狠。

    于是接着,他又和刚才一样,将另一只小臂上的布条也撕了下来。

    随着这两个布条一解,陆川立时面如白纸,脑子里一片空白,不,还有一个字,那就是——

    疼!

    讲真的,就是刚被狗抓伤的时候,他都没有这么疼。

    此时此刻简直是钻心般的疼,刺骨般的疼,疼的他头上、鼻尖上全是冷汗。

    做完这些后,姜子牙起身大步走进了他的新房。

    陆川:“???”

    看着鲜血直流的两条小臂,陆川傻眼了,把伤口弄裂开后……就这么扔下他不管了?

    “姜……”

    想开口叫住姜子牙,可是牙齿这时候不听使唤的打颤,让他说一个字都困难。

    不过很快,姜子牙去而复返,看的陆川喜出望外。

    出来的时候他手拿一个葫芦,姜子牙打开葫芦,从里面倒出一粒丹药,拇指和食指轻轻一捻就化成了粉末。

    姜子牙把这些粉末小心翼翼的洒在了陆川双臂的伤口上。

    这丹药一敷上去效果立显,血马上就止住了。

    片刻后,双臂上的疼痛也消失不见,看的陆川惊奇不已。

    姜子牙抓过他的一条手臂,将伤口上的血和药粉结痂抠起一角,接着往上一拉,只听‘刺啦’一声,一下子扯下来一大片那种结痂。

    下面小臂上的肌肤光滑,别说什么伤口了,连个疤痕都没留下。

    这一幕,看的陆川直呼神奇。

    姜子牙依样又撕下另一条手臂上的结痂,果然也已经恢复如初。

    “小川,老实说,你也算是我姜尚的知音了。”

    姜子牙叹道:“在府上这么多人里,唯独只有你才看得出我姜尚不是无能之辈,只是可惜……”

    陆川脸上有些黯然,失望道:“这么说来……您是无论如何都不肯收我为徒了?”

    姜子牙叹了口气,并且轻轻点了点头。

    两人默然无语。

    “哈哈,他不收你,那我收你为徒如何?”

    正当这时忽然上空中传来一个声音。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