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四章 人不亲,血亲

第四章 人不亲,血亲

 热门推荐:
    不知不觉,天已经到了晚上。

    外面的喧闹声也慢慢没了,开始变得很安静。

    陆川看到,那丫环进来后先将手里拿的一个小碗放到了桌上,然后来到他的床头点亮了一盏油灯。

    灯座在那丝微弱的光亮下,闪着青幽幽的光芒。

    “油灯?”

    看到这一盏油灯,陆川是又惊讶是又牙疼。

    自己这是转世到哪儿了,居然用的这么落后的油灯,别说电灯了,你好歹来根蜡烛啊。

    接着他就看到,那丫头对他说了句什么,又走过去拿过小碗来到了他的床边坐下。

    陆川坐起来往碗里一瞟,就见里面只有半碗清水。

    “呵呵……”

    陆川冷笑一声,盯着那个丫环,他倒要看看她能用这半碗水干什么。

    老实说,现在他并不喜欢这里。

    先不说那个狠毒的亲爹,相比起这落后的时代,那他还是宁愿活在那个互联网时代。

    尽管他活的清贫,好在他年轻也勤快,还有奋斗一把的资本,此外,那个时代最起码人们的生活是真的方便啊。

    不像这里,连照明都用的是油灯,还一点都不亮……

    那盏灯里灯焰轻轻跳动着,仿佛正张着嘴巴也在冷冷嘲笑着他,看的陆川气不打一处来。

    咚!

    一声轻响,陆川诧异的抬头,就见那丫头将一个小药丸丢在了水中。

    那药丸只有指头大小,入水即溶,迅速消失在水中。

    不过看起来那丫头不放心,还伸进一根手指在水里搅了搅,最后这才满意的端起碗笑着看向陆川。

    “你想干什么?”陆川瞬间从床上坐起来,一脸敌意的盯着那个丫环。

    看着她那花儿一般的笑容,他心里却忍不住冒出股凉气,浮现出:一个美丽的女人,给病榻上的丑老公端来一碗药,柔声道:“大朗……”

    “这丫环……不是也来害我的吧?”陆川心中嘀咕着,戒备的盯着那丫环。

    这一世连亲爹都能对他下那么狠的手,那其它人就更不用说了。

    虽然说他太不喜欢这个世界,但已经没有选择的时候,那好死也不如赖活着啊。

    既然已经来了,他也就不再矫情嫌弃这不好那不好了,他要活着,活下去。

    看到陆川的这个样子,那丫头是又好气又好笑,自己跑来照顾他,他不感谢也就算了,还这么敌意的看着她,真是……有个好爹啊。

    不然谁愿意伺候一个傻子来,更何况他还不是主人家的人。

    无奈下,她只好拿出一条手绢在碗里浸了浸,然后指了指陆川肿胀的右脸,示意要擦一下。

    陆川开窍是她今日亲眼所见,可那姜先生还说他需要一段时间适应,现在的陆川是听不懂他们的话的,所以要交流也只能这样了。

    “原来是治伤的药……”

    好在陆川看懂了她的意思,这才慢慢放下了戒备,心里忽然有些哭笑不得,刚才的一幕差点儿让他跳戏了都。

    那丫头坐到床边,用手绢在陆川的脸上,仔细的擦拭了起来。

    还真别说,那药水挺管用,擦过的地方冰凉一片,顿时缓解了右脸因肿胀而像火烧一样的痛苦。

    擦了一遍后丫头停下,一会儿后又擦一遍,如此一连擦了三次,终于把半碗水擦完了。

    “我……好了???”

    擦完第三遍后陆川摸着脸,一脸的不可置信之色。

    本来伤的那么重,就算是他的那个时代的医院治,也需要好几天才能消肿,要完全好起来最少一个礼拜。

    可这里只用了一粒小药丸,半碗水,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

    “神奇,真是太神奇了。”

    陆川喃喃道:“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灵丹妙药吧,这个时代的医术……都已经这么发达先进了吗?”

    本来认为这个时代落后,并感到不屑,有些看不起的陆川,这次真的被一粒小小的药丸惊到了。

    ……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川跟着这个丫环小香,开始像一个婴儿一样学习说话、认物。

    至于识字……

    丫环小香并不识字,或者说,这个世界上的教育还是非常的落后。

    字已经有了,但是只有少部分人才有机会识字,很巧的是,他老爹陆良认识字。

    不过因为那一巴掌,陆川始终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

    为了根鸡腿就把他打成那样,而且这府上看起来非富即贵,也不是多缺一根鸡腿的样子,所以他很难接受这样的父亲。

    此外,陆川也发现他们说的语言虽不像外语那样,但那种发音和普通话发音也有很大区别。

    可是陆川总觉得,它和普通话又有某种细微的关联。

    至于学话……

    这座府上的所有人都说那种话,陆川想不学都难,另外他的心智二十多岁,学起东西来也比什么都不懂的婴儿快一些。

    如此半个月下来,他已可以和府上的人进行交流了。

    这一天,陆川出了房间。

    他的隔壁就是陆良的房间,听小香说他爹陆良就是这家的管家。

    这一户人家姓宋,也的确如他之前所想,是一大户人家,家财万贯,家里产业众多,还有三五十座酒楼饭庄,十分的富贵。

    不过陆川这一出门,正好就撞上他现在很不想看到的人……陆良。

    看到陆良后,陆川本想扭头就走的,但又想起了自己这两天学会话后,小香跟他聊天时说的一件事。

    其实那日医治他的药丸,并不是大夫开的,而是陆良离开他那里后从那个老道处跪下求来的。

    想到这里,陆川心情复杂的叹了口气,终究还是父子,人不亲,血也亲。

    “川儿,你……你出来了?”看到儿子后陆良眼前一亮,急忙走过来道。

    尽管这些日子儿子开了窍之后,对他没有什么好脸色,但只要儿子好了他就比什么都开心。

    “嗯,父亲!”

    陆川叫了一声。

    陆良听完怔了一怔:“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叫一声……”

    陆川脸色一黑。

    什么毛病,要不是亲爹,他这会儿肯定都翻脸了。

    “父亲。”陆川无语的叫道。

    陆良闻言面露狂喜之色,扑过来抱住陆川又是蹦又是跳,又是哭又是笑:“哈哈,你好了,你真的好了,哈哈,我儿子好了,真的好了……”

    很快有仆人路过,看到这一幕都瞪大了眼,这陆管家……莫非高兴疯了?

    陆川也是一脸无奈。

    四十多岁的人了还这像个小孩一样,不过一想起原来那个白痴……那个原来的自己连声父亲都不会叫时,也就慢慢理解陆良了。

    或许这一声父亲,他等了足足有十六年,比别的父亲要晚上十多年。

    不过好在,他最终还是等到了。

    陆川伸出手抱住了喜极而泣的陆良。

    父子二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

    这就是我爹,陆川心里道,我这辈子的亲爹。

    片刻后。

    陆川拍着陆良后背,像哄小孩儿一样,笑道:“父亲,你看这么多人都在看着呢,控制一下情绪,别让人家笑你。”

    陆良快速抬头,果然就见几个小伙子在远处嘻嘻笑着。

    “哎呀,你们这些臭小子还不赶紧去干活,要等我收拾你们吗?”陆良把脸一板。

    那些个仆人嬉笑着一哄而散。

    陆川打趣道:“父亲,你哭了?”

    “谁哭了,臭小子别胡说。”

    陆良板着脸道,不过还是有些心虚的背过身,抬手用袖子在红红的眼睛上擦了擦。

    “走!”忽然陆良一把拉起陆川就往前院走。

    陆川诧异道:“我们去哪儿?”

    “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

    陆良道:“我们父子两个的恩人,就是他给你开了灵窍,让你现在变好的。”

    “你是说……”陆川脑中浮现一个身影,道:“那个老道士?”

    陆良板着脸道:“什么老道士,你对他给我尊敬点儿,姜老先生可是昆仑山学过道的高人,你不许如此无礼。”

    “原来那个老头儿姓姜……”

    陆川心中一动,还是个从昆仑山上学过道的高人,不过看起来的确有些手段。

    既能画张符帮自己开灵窍,又能赐一粒药帮自己治好脸,不提这些恩情,就冲这些匪夷所思的手段陆川都不会对他失礼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