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二章 开启灵窍

第二章 开启灵窍

 热门推荐:
    “小川?”

    宋异人闻言脸色微变,这时他也看到院中撒泼打滚的少年了,轻轻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样,陆管家,你……你还是先把他哄着带下去吧,今日他出来不合适。”

    “是!”

    陆良眼睛有些发红,低着头一脸愧疚,闻声就要转身下去。

    “且慢!”

    这时姜子牙踏出一步叫道,看了看场中的少年后道:“大哥,陆管家,那个少年是……怎么回事?”

    陆管家怔了一怔,长叹道:“唉,姜老先生,造孽啊,都是我这辈子造孽啊,生下这么个孽障来,我……”

    他的脸上露出痛苦和难受之色。

    说到这里忽然背过了身去,双肩轻微抖动着,却是再也说不下去了。

    “贤弟,那个少年是陆管家之子,名叫陆川,他比玉儿要晚三个月出生,只是他一出生就心智不全。”

    宋异人道:“只是他年龄渐长,可是智力却不见增长,如今外表一个十六岁的身躯,心智却不如一个三岁的小童,你说这……”

    说着也是一声长叹。

    “心智不全,心智不全……”

    姜子牙低头沉吟片刻,又凝视那少年半晌,忽笑道:“小弟这些年上山学道,虽仙道未成,但也有几分眼力,不知两位可否容我去瞧瞧,给他诊断一番?”

    宋异人眼睛一亮,急道:“哦?莫非兄弟能有法医治此症?若真有法可医,还请贤弟不吝出手替陆管家帮他们一帮。”

    陆良也急声道:“姜老先生,只要你能治好我的儿子,我陆良这辈子愿做牛做马报答你。”

    姜子牙微笑道:“医好不敢说,但看看还是可以的。”

    说完他走下台阶,缓步来到场中撒泼的少年身边,宋异人和陆管家,还有一些宾客等人也迅速过来围观。

    姜子牙在那少年身边蹲下来,和蔼笑道:“小川,小川……”

    “肉肉,宝宝要吃肉……”

    可是痴傻少年只是在地上打着滚,口中一个劲儿喊着要吃肉,也看了他一眼,但是对他不理不睬。

    陆良急道:“姜老先生,你看这……”

    “不妨事。”

    姜子牙稍一思索后微微一笑,起身分开人群,从一桌宴席的桌上掰下一根金黄的鸡腿,蹲下来把鸡腿递上去,笑道:“小川,你看这是什么?。”

    此话一出,再看到金黄色的鸡腿,那“陆川”果真就不再哭闹撒泼了。

    他迅速起身一把夺过鸡腿,安静的坐在地上大口的吃起来,吃几口了还要抬起头,对众人“嘿嘿嘿”傻笑几声,看的众人也是哭笑不得。

    然后,他们的目光都紧盯着姜子牙看,想要看他有什么本事。

    姜子牙笑了笑,伸出左手在变安静的少年头上摸了摸,右手则掐算起来。

    片刻后,姜子牙站了起来,看着地上的少年点头道:“原来如此。”

    陆良有些紧张的道:“姜老先生,怎么样,我儿可还有救吗?”

    姜子牙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看着那少年皱眉思索一阵,忽然对众人道:“大家退开一些。”

    众人赶紧后退几步,把地方让了开来,使得场中只剩下姜子牙和白痴陆川。

    接着姜子牙以右手捏剑指,暗自催动体内法力,在陆川头上快速划动起来,很快就勾勒出一张发着金光的灵符轮廓。

    画好后,灵符金光大放,看的众人目瞪口呆,啧啧称奇。

    “去!”

    接着,姜子牙便一指那地上吃鸡的少年,灵符便“咻”的一声,化作一道毫光没入了少年的天灵之中。

    “咄!”

    紧接着姜子牙右手捏道印,口中念念有词一阵,最后大喝一声,道:“今日吾以太上元始之敕令,开汝降生未开之灵窍,此时不醒,更待何时?”

    这一声大喝宛如众人头顶突然响起了一声炸雷,当时便震得众人耳膜一阵刺痛,脑中一片空白,半天听不到声音。

    可是他们还能看见。

    然后他们就看到在这一声大喝后,本来埋头吃鸡的白痴“陆川”动作马上一顿,缓缓的抬起了头

    他的脸上的尽是茫然之色,抬头看着他们,呆滞痴傻的眼睛里也出现了灵光,手中啃了一半的鸡腿掉落在地上也不自知。

    “好了,好了,我儿子好了……”

    陆良看到儿子眼中聚起的灵光后激动的大喊,他这辈子从没有这么高兴过。

    “我在哪?”

    “陆川”眼中是有了神采,茫然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四周的众人,道:“你们又是谁?……对了,我是在拍戏跑龙套啊……”

    他在地上喃喃自语,说着忽然眉头一皱,脸色也一点点苦了下来:“呸呸呸,什么肉,做的这么难吃?”

    “贤弟,小川他……他好了吗?”

    宋异人看着弯腰吐肉的少年,感觉有些怪异:“说的……又是什么地方的话,怎么我们听不懂啊?”

    是的,刚才‘陆川’的这一句他们听起来,就像是“叽哩哇啦”了一阵,可是他们根本连一个字都听不懂。

    “这……”

    姜子牙也皱着眉,手中不住掐算着,口中喃喃道:“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川儿!”

    陆良忍不住扑上了前,双眼通红,眼中闪着泪光,抱住了呸呸吐吐的少年,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道:“你……你好了吗?我为父太高兴了,你好了……”

    “大叔,虽然不知道……你是哪位,但是请你先控制一下你的情绪,OK?”

    少年被抱住后先是一怔,然后费了好大劲儿才从陆良怀里挣脱开来,一脸惊悚的抓住那中年的的双臂,看着奇怪的这人。

    “深呼吸,控制,控制,虽然我们是同事,但是你们……能不能说句普通话啊?你们南方的方言……我实在听不懂啊。”

    是的,他现在有些懵。

    一个朋友接了某个剧组的龙套角色,叫封神什么来着,听名字就知道是封神题材的电视剧了。

    不过因为临时有事去不了,所以打电话叫他先过去顶最后几天。

    然后在戏杀青的时候导演举办了个篝火晚会,很多主演都在场,大家都乐开怀,举杯痛饮。

    他喝醉了,很多人都喝醉了。

    一觉醒来天都大亮了,再看看院子的布置……

    “你们又在补拍一场成亲的戏吗?”

    ‘陆川’看着眼前大叔发红的眼睛,喊道:“还有,来几个把这人拉开啊,导演,我们的账昨晚已结清了,多跑是要另加钱的……”

    可是他一连喊了几声,边上那些吃瓜群众都没什么表示。

    不仅没表示,而且看着他的神情和目光极为怪异,像极了他自己听到外国话的状态,那就是……

    一脸懵逼!

    “什么?不会是……听不懂普通话吧?”

    “陆川”有点儿受伤,也不知现在在哪个山沟沟里拍戏了,双方都根本无法交流好吧?

    陆良被抓着双臂,看到眼前儿子的状态,急声道:“川儿,你……你说什么,我……我是你父啊……”

    “陆川”:听不懂……

    “嘶,我脸怎么这么疼?还肿了?”

    忽然他倒吸一口冷气,感觉右边脸火辣辣的疼,不仅肿了,还肿的老高,就像那里放了块面包,几乎都要胀开了。

    “刚才谁打的我?有种给我站出来,别敢做不敢当。”

    “陆川”怒道:“别以为不出声就没事了,出来。道歉,医药费,少一样都不行,不然这事儿没……”

    正叫嚷间,忽然他眼前一阵晕眩,身体一个趔趄。

    同时,眼前也浮现出了一些刚才的画面,包括被陆良抽了一巴掌,还有旁边那瘦老头儿给他画符。

    “原来是你打的我,赔钱……”

    “陆川”恶狠狠的瞪向陆良,正准备上前讨要个说法,忽然他看到边上那个瘦老头儿先一步朝他走来。

    他下意识的往后一退,目中露出一缕惧色和戒备。

    “这老头儿有点邪乎,看起来人畜无害,但是会画符,说不定会妖术……”

    陆川心中道,表面上露出凶狠的目光扫过众人:“还有,这里他们人多势众,我一个势单力薄不免吃亏,还是好汉不吃眼前亏……”

    他的目光吓了众人一大跳,就连那个瘦老头儿也脚步一顿,面露愕然。

    正当这时,忽然他一个转身推开边上的两人,直接夺路而逃,朝着大门的方向狂奔而去。

    惹不起了还躲不起吗?

    这帮新找的演员合起伙来欺负人,这活儿没法干了。

    不干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