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827章 你就是本座的猴了

第827章 你就是本座的猴了

 热门推荐:
    不消片刻,一个蟠桃就被六耳猕猴啃了个精光。

    

    此刻的他口鼻间神曦喷薄,吃下的蟠桃化作小河一般的精纯力量在他体内流动,涌入四肢,手握成拳时他只感觉体内力量源源不断的涌入拳头,好像一拳可以干掉旁边的陆川。

    

    六耳猕猴瞅了旁边的陆川和羽翼仙一眼。

    

    “你瞅啥?”

    

    一旁吞咽口水的羽翼仙不爽道。

    

    他奶奶的,蟠桃这样的神物他都没有吃过呢这死猴子就先享受到了,果然倒贴上去的没尊严,像六耳猕猴这样得不到的才最好。

    

    唉,他刚才应该再硬气一下的……

    

    羽翼仙极为懊恼,也十分的眼红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默默收回了拳头,他知道那是一种力量突然增长后错觉,不过他要是真的朝那两个家伙冲上去的话不提真武,光那头金翅大鹏就能轻易镇压他。

    

    六耳猕猴迅速盘坐下来,双手掐诀,闭目盘坐,也不管旁边的陆川就地开始炼化体内的法力,这样可以将好处最大化。

    

    嗡!

    

    他整个猴周身上下亮起了神光,若不在第一时间炼化体内的灵力也会造成浪费。

    

    他虽和孙悟空出身一样,但命运却截然不同,以前的日子过得极苦,所以也是个比较勤俭持家的。

    

    至于陆川……

    

    他相信刚才都没有动手连蟠桃都舍得给他,那么就不会轻易让他死。

    

    “帝君,这只猴子藐视你……”

    

    见六耳没有反应,羽翼仙又朝陆川说道“他居然让你护法。”

    

    陆川向下踩了一脚瞪眼道“闭嘴,不要挑拨离间,你这家伙当初一去不回,这账本座还没有跟你算呢?!”

    

    羽翼仙心虚道“咳咳,属下这不是说了是去晋升大罗金仙,好更好的为您效更大的力么?”

    

    陆川轻哼一声,这只鸟一跑几百年,不冷落一下还真以为他陆帝君没脾气呢!

    

    蟠桃就是先不给你,馋死你。

    

    至于六耳……

    

    忽然陆川目光一动,不知如来将那金、紧、禁三个箍有没有给观音。

    

    那本是他那师伯交给观音用来给唐僧收服强大的妖魔做徒弟的。

    

    不过观音只在孙悟空身上用了个紧箍咒,剩下两个则给自己挪用,用来收服善财童子红孩儿和守山大神黑熊怪了。

    

    这次既然双方合作,那这几个圈儿他肯定也最起码要捞一个。

    

    那几个箍儿他还没有见过,不过倒是和封神中他那位金箍仙师伯的手段倒是挺像的。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六耳炼化完毕双手画圆收功,双眼睁开,只觉得整个猴神清气爽,体内的修为又精进了一些。

    

    六耳猕猴又吧唧了一下嘴回味蟠桃,忽然有些意犹未尽。

    

    “难怪满三界的神仙妖怪都梦寐以求想吃一口蟠桃,只是一颗就让我增长了三百年法力,这味道也是绝了……”六耳猕猴嘀咕道。

    

    “吃了本座的蟠桃,从现在起你就是本座的猴儿了。”

    

    陆川踩了踩羽翼仙对六耳猕猴招手笑道“上来,走了!”

    

    六耳猕猴盯着陆川灿烂的笑容,目光闪动,没有反驳,心中撇嘴“不就蟠桃多嘛,得意什么,等我吃光你的蟠桃再走不迟,到时候我看你还笑不笑的出来……”

    

    “帝君,你就这么轻易相信这只野猴子了?”

    

    羽翼仙传音道“这家伙野性难驯,指望蟠桃收心根本不可能,而帝君又无钳制他的手段,日后他若有机会一定会逃之夭夭的,到时帝君就赔了蟠桃又折……”

    

    “放心!”陆川给了羽翼仙一个放心的眼神。

    

    六耳猕猴一个纵身跳到了陆川的旁边,羽翼仙展开双翼一个盘旋,眨眼间他们又回到了刚才哮天犬和千里眼顺风耳所在的地方。

    

    “你就是靠这几个废物发现我的?”

    

    六耳猕猴一下就认出了三个,不过也是因此显得更加难以置信。

    

    论听声的能力他只怕还要胜过顺风耳一筹,千里眼也没有发现他,哮天犬……

    

    忽然六耳猕猴的目光盯住了哮天犬。

    

    他知道自己输在哪里了。

    

    “这世上还真有六只耳朵的猴子?”

    

    千里眼几人看到六耳的耳朵,也不禁是面面相觑。

    

    本来以为是陆川吹得,没想到还真被陆川发现并且歹住了一只。

    

    “走吧,回去了。”

    

    羽翼仙一个盘旋狂风卷起三个,一爪子抓在手心朝着天庭而去。

    

    ……

    

    ……

    

    北海,波涛汹涌,广阔无边,浩荡不知多少万里。

    

    在北海极有一片海域,水呈黑色,海域广阔,号称北冥。

    

    妖族山海两大圣地中的海正是叫做北冥,海中有着非常多的妖怪栖息。

    

    此时虚空破开,电闪雷鸣,一道身影从当中踏步而出,凌空而立,扫视着北冥海面。

    

    “何人擅闯北冥?!”

    

    水面破开,一条真仙境的大鲨鱼冲天而起,凶恶滔天,雪白森冷的牙齿在阳光下闪着寒光。

    

    孔宣低头看了大鲨鱼一眼,那条鲨鱼就像被雷击中整条鱼都傻掉了,没有了刚才的凶恶,颤抖着身体扭身钻回海里。

    

    孔宣轻声道“凤族后进晚辈,孔宣,前来拜访鲲鹏前辈。”

    

    声音不大,但却穿透了重重北冥海水直达深处。

    

    那里一座宫殿熠熠生辉。

    

    宝殿内,一个穿着黑金相间衣袍的老者坐在宝座上,闻声抬头“好一个凤凰之子……”

    

    一条战战兢兢手持钢叉的人形鲨鱼怪游向守卫着的宫殿。

    

    不过在妖圣殿门口被一个黑衣年轻人拦下。

    

    “慌里慌张成这样,成何体统?”

    

    黑衣青年冷冷道“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

    

    青年抬手,掌心一股令人心惊肉跳的黑色光球出现。

    

    “少主,今日属下巡查海面,忽然出现了一个很强大的人物……”鲨鱼怪解释道。

    

    噗!

    

    青年泛着黑光的手插进了鲨鱼怪的身体。

    

    鲨鱼怪不可置信道“少主,你……”

    

    黑衣青年冷冷道“在自家的地盘被外人吓成这样,留下也是个没用的废物。”

    

    “鲲儿!”

    

    这时殿中传来鲲鹏的声音,黑衣青年闻声拔出手掌进入大殿,见礼道“孩儿见过父亲!”

    

    黑衣青年正是他的长子,鲲。

    

    鲲鹏祖师道“你带人亲自去外面将来人请来。”

    

    鲲抬头一怔“父亲,来的是谁,居然还要我亲自去迎接?”

    

    “孔宣!”鲲鹏老祖道。

    

    鲲诧异道“他来做什么?”

    

    就好比各有各的圈子一样,鲲鹏、凤凰、祖龙、天帝帝俊都是同一辈人。

    

    鲲、孔宣、金乌太子这些圣二代则是下一辈人,彼此还都是知道的。

    

    当然,父母一辈争了一辈子,但争到祖境都没争出个所以然,所以他们把希望放在了子辈上。

    

    作为他们的子辈一出生自然也是竞争关系。

    

    鲲鹏老祖道“你将他请来这里就是,但是切记不要招惹他了。”

    

    “为……为什么?”

    

    鲲一怔,握拳道“孩儿修至大罗巅峰,正要和他再较量,这次一定不会再打平了。”

    

    按他们的习惯见了面,不说打生打死但最起码较量一场是少不了的。

    

    “这次是不会打平了。”

    

    鲲鹏老祖望着自己的儿子叹息道“他已跨过大罗领域进入祖师之境了,你打不过了。”

    

    还有,你以为上次为什么打平?

    

    还不是他爹妈没了,看在你老爹的面子上给你留了面子?

    

    可是如今那小子已经成长到不需他人的羽翼托庇,不需要找靠山了,因为他自己已经成了大山。

    

    “什……什么?”

    

    鲲惊了,摇头道“这不可能!”

    

    鲲鹏老祖摆手“去接吧!”

    

    北冥之上,海水翻涌,忽然万千根水柱从四面八方冲天而起,形成龙卷,直奔孔宣而去。

    

    孔宣只是看了一眼,手一抬,一按。

    

    轰!

    

    刹那间,所有的水柱全都在一瞬间同时崩溃,化为漫天雨珠落下。

    

    咔嚓嚓!

    

    不过海面瞬间冰封,刹那间,延展千万里连雨滴也冻在天空中,凝结成密密麻麻的黑色冰箭,散发着冰冷刺骨直透灵魂的寒气。

    

    孔宣静静的望着这一幕。

    

    嗤嗤嗤……

    

    一股力量使得这些冰箭破空穿云,向着天空的那道身影爆射而去。

    

    孔宣眼中神光一动,一只大手发光遮天蔽日朝着北冥海探出,那些冰箭撞在手上化为粉碎,而大手轰隆一声撞破冰层伸入了北冥海中。

    

    一捞!

    

    他的手就捞上来了一条不知几千里大的巨鱼。

    

    当然,他的手更大。

    

    这条大鱼长的样子很其怪,通体黑色,两只鱼鳍就像是两只翅膀,此刻它奋力想从手掌中冲出去,但却是不可能了。

    

    哗啦!

    

    孔宣抬手一扬,大鱼伴着水花落地化作神情震惊的鲲,出现在孔宣眼前。

    

    “你真的迈出……”

    

    鲲惊愕道“你怎么进步这么快?”

    

    “难道不是你太慢了。”孔宣说道。

    

    鲲的神情一黑。

    

    还是那么令鱼讨厌的家伙啊!

    

    再说他哪里慢了?

    

    当初修行他们这些圣二代彼此间都是最大的对手,每个境界他们都会斗一场。

    

    他们的血脉都继承了父辈,父辈那里不分胜负,在他们这里只要不松懈那实力的差距也就不会拉开非常大。

    

    只是血脉也无法全部继承,会减弱,所以他们的成就很难突破父辈。

    

    他是,那十金乌同样的也是。

    

    谁知道这只鸟几千年后变成祖境蹦了出来……

    

    “请吧!”

    

    鲲实在不想在和他说话了,转身领着孔宣进了北冥。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