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735章 你开了多少小号?

第735章 你开了多少小号?

 热门推荐:
    让猴子跟自己混!

    这就是陆川现在的想法和打算,一来可以增加他手下的力量,二来或也可免去猴子那一劫。

    陆川面对这只猴子心情很复杂,因为对于曾经幼年的他而言,这只猴子也是崇拜过的对象。

    只是当这只猴子真出现了,但他却变得比其更强的时候,那种有些复杂的心情也就出现了。

    不过陆川也的确挺喜欢这只猴子的。

    “去天庭做官……”

    猴子看了老猿一眼露出问询之色。

    老猿轻轻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选后猴子于是沉默了下来。

    这一幕没有逃过陆川的眼睛,察言观色是混官场的必会技能。

    于是他的笑容也就慢慢消退了下去,望着猴子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陆川笑道:“别有什么负担,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我没关系的。”

    猴子望着陆川欲言又止,最后有些为难的摇了摇头。

    “你不必感到为难,我此番来花果山一是为了访友,二是为了请好友做官。”

    陆川道:“如果要是因为我的话而让好友感到不安那我就心里过意不去了,有什么话你直说无妨。”

    老猿在一边点了点头。

    猴子苦笑一声道:“不好意思啊帝君,我不是说以后,但至少暂时我没有上天做神仙的打算。”

    尽管他不会畏惧梦中的命运,但天庭这个地方还是让他很反感。

    在梦里,他初次去天庭的时候对方根本不问他有什么本事就让他去当弼马温。

    后来还是他大闹一场,天庭围剿失败这才封他齐天大圣。

    这让他怎么有好印象?

    只是陆川对他有恩,他若直接回拒会让其没面子,所以这才犹豫沉默。

    “原来是这样啊,看来我失策了。”

    陆川对此并不感到意外:“我能多问一句为什么吗?”

    这猴子是从石头中蹦出来的,但并不代表他是一个石头。

    他对这猴子是比较喜爱不假,但并不代表他要围着猴子转。

    他还没闲到那种程度,这次也只是路过所以来看看而已。

    猴子抬头看了看,摇头道:“天庭那个地方的规矩太多,我不喜欢,在这里做个山大王我感觉就挺好的。”

    “这想法不错,来,喝酒!”

    陆川笑道,人各有志更何况猴子,他绝不会去勉强什么,他给猴子留下那个梦就已足够多了。

    一神一猴开始举杯对饮起来。

    只是因为刚才的话题,所以气氛也无法恢复到原来那样了。

    ……

    水帘洞外,四个合道境的龙族将军指挥虾兵蟹将搬运水果,花果山猴族的崩、芭将军也指挥着猴子们帮忙。

    “怎么不见你们大王?”

    一个将军问道:“我们远道而来他至少也应该出来露个面吧?”

    芭将军孙芭扭头看向水帘洞,道:“不是我们大王不来,而是花果山来了一位大人物在做客,我们大王要做陪,实在脱不出身所以还请各位见谅见谅!”

    孙悟空自方寸山得了姓与名,回来后这一山猴子就都得了孙姓。

    “什么大人物比四海龙宫都大?”

    四海龙族将军对视一眼,狐疑问道。

    孙芭左右一看,把头凑过去低声耳语。

    “什么?”

    四个龙将军听完吓了一跳,震惊的看了水帘洞一眼。

    一人惊骇道:“原来是那位下界了,这消息可了不得,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去拜会一下?”

    另一人苦笑:“拜会是应该的,但我们哪有那个资格,还是赶紧办完事以后回去禀报龙王们再说。”

    四人商量下了主意以后,赶紧挥手催促虾兵蟹将们:“快点快点。”

    不久后,四海龙族搬运水果浩浩荡荡出发远去入了海中。

    东海龙宫。

    “那位下界了,这消息是真是假?”敖广惊疑不定道。

    龙将军道:“龙王,是那花果山猴王座下四健将中的芭将军孙芭亲口说的,此时就在花果山水帘洞,应该不会有假吧?”

    “对了!”

    敖广眸中闪过一缕精光,哼哼道:“还说那猴子不是你养的。”

    他上次就怀疑那猴子是陆川养的,只是没有证据。

    这次倒好,居然下凡偷偷秘会,被他抓住实锤了吧?

    龟丞相问道:“龙王,既然知道了我们要不要去拜会一下那位?”

    “不,万一人家不想被人知道呢?”

    “还是等那位从花果山出来走远了本王再去见他,请他来东海吃顿饭,呃,不对,赴个宴。”

    敖广说着兴奋起来:“你立即吩咐下去把最好的瓜果酒菜准备好,还有准备一些歌舞表演……”

    顿了顿,敖广继续道:“这位现在是天界的大人物人之一,还好我们东海跟他过去有些交情,今后我们龙族能不能提升下地位就看这次能不能抱住他的大腿了……”

    说着说着敖广忽然声音低了下去。

    龟丞相看去,只见敖广脸上的兴奋之情变成了深深的落寞。

    龟丞相试探道:“龙王,怎么了?”

    敖广摆摆手,落寞道:“没什么,你下去准备吧!”

    想他们堂堂远古时统御天下江河湖海的三族之一,如今居然沦落到了要四处抱大腿求生存的处境,由不得他不心酸。

    “遵旨!”

    龟丞相转身准备退下去。

    敖广忽然道:“对了,再把顺便敲响铁鼓撞响金钟,通知二弟三弟还有四弟他们一起来这里作陪。”

    龟丞相回身道:“遵命,只是……”

    敖广道:“只是什么?”

    龟丞相道:“龙王,老臣前两日听西海的人说三爷前几日突然练功出了差池,所以卧病在床好几日都没有露面……”

    “练功出了岔子?那行,等这次接待完了真武大帝后,本王再和二弟四弟一起去看看他。”敖广道。

    不久后,东海龙宫铁鼓声、金钟响起。

    声传四海!

    ……

    花果山。

    一只猴子忽然着急的跑进来在猴子耳边低语一阵。

    猴子神情一变,抱拳道:“帝君,我这边忽然有点事需要失陪一下,就让老师待我招待一下你吧!”

    陆川微笑:“请便!”

    孙悟空大步朝着洞外走去,当走到洞口时他的神色早已沉了下来。

    他一把提起猴子飞过水帘瀑布,举目望向北边沉声道:“怎么回事?”

    “大王,据刚才逃到我们花果山的妖怪们所说来看,北方忽然出现了两个来路不明但是非常厉害的妖怪。”

    那只猴子道:“他们打败了很多妖王,占领了地盘,并且疯狂的扩张,照这样的速度下去三天后就到我们这里了……”

    孙悟空眉头一皱:“三天?”

    猴子苦笑:“或许更快,大王,你快拿个主意吧!”

    孙悟空道:“别急,我去看看再说。”

    水帘洞内。

    陆川竖起耳朵听着,对面老猿举了举手中的酒杯,笑道:“陆帝君,请!”

    陆川点点头,忽然笑容一敛,死死的盯着老猿道:“你怎么知道我姓陆?”

    老猿一怔,忽然笑了起来:“老朽自然是听大王说的了。”

    陆川点头举杯一饮而尽,沉吟半晌,忽然抬头望着老猿,老猿微微一笑。

    陆川道:“不知为什么,总感觉你这头老猿像我一个熟人。”

    老猿笑道:“老朽没被开水煮过,怎么会熟呢,帝君,你看错了。”

    陆川盯着老猿,忽然笑道:“那你的离地焰光旗还要不要了?”

    老猿神情微变,但马上又一脸茫然的对陆川说道:“帝君你在说什么,老朽一点儿也不明白。”

    陆川微笑道:“不明白也没关系,你只要对本帝君说不要就可以了。”

    老猿摇头笑道:“老朽可不能随随便便许诺答应什么。”

    陆川道:“本帝君有重谢。”

    老猿摇头:“无功不受禄。”

    陆川意味深长道:“如果本帝君今日一定要你亲口说出不要两个字呢?”

    老猿淡定道:“老朽虽是兽类,但最起码的底线……”

    说着他停下看了陆川一眼:“和节操还是有的,不会借人东西不还……”

    陆川一拍桌子哼道:“太上老君,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这家伙到底开了多少小号?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