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683章 没病找病

第683章 没病找病

 热门推荐:
    “噗!”

    随着一道清脆的声响,南宫适没有意外的跌落在了地上,一落地双目便骤然圆睁,发出“嗷”的一声野兽般的惨叫,神情一下子扭曲起来。

    三寸长的木刺扎在了他的屁股上。

    惨叫的同时,陆川都感觉南宫适下一刻随时都能一蹦三尺高的样子。

    南宫适也的确蹦了起来,在空中猛的一个翻身后,以一个羞耻的姿势趴在地上,快速伸手往屁股后一摸,收回时就见手上满是殷红的血。

    “啊啊啊……”

    南宫适愤怒而又疼痛的大叫。

    只感觉身上某部位有股火辣辣的,十分强烈的刺痛感,正在强烈刺激着他的大脑以及全身上下以及每个毛孔。

    陆大人能看到他的横切面。

    那根三寸长的木刺现在只有一个尖儿,其它的部分都深入了他的屁股。

    “啧啧啧,菊花残,满腚伤。”

    陆真君心中赞叹,走上前来叹息:“啧啧啧,这纠察部的桌椅可真不结实,我一定要换一套。”

    南宫适猛的扭头看来,双眼中布满血丝和愤怒的火焰:“陆川你敢暗算我……”

    “嗯,本真君今日第一次来纠察部,武曲星君何出此言啊。”

    陆川摇头一脸无辜道:“武曲星君你口说无凭空口白牙的可不能冤枉我,不然……”

    南宫适咬牙:“不然怎样?”

    陆川瞥了南宫适一眼:“我可是个大嘴巴藏不住话的,要是不小心把武曲星君,现在优雅的姿势传了出去……”

    “你放屁!”

    南宫适痛极,怒极,一听这话更是忍不住大骂道:“我今日纵然未穿甲胄,但好歹也是武曲星君有着星元神力护体,要不是有人在背后搞鬼的话,区区一根木刺岂能伤我?”

    本来南宫适虽为一介武夫,但好歹也能识文断字的,如今又做了几百年的神仙,按理说放屁这种粗鲁的话以为了注意现在的身份他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可惜遇上陆真君,事情就没有那么绝对了。

    “哎呀,这就是让本真君今日大开眼界最为佩服的一点了。”

    陆川惊喜的说道:“没想到纠察部小小一根木刺就这么的锋利,看来武这纠察部好东西不少啊。”

    废话,要没要他暗中给木刺施加了破甲效果破了他星元防御的话,那木刺就是一根简单普通的木刺,碰上南宫适的身体最大的可能就是被震成齑粉。

    “你……”

    南宫适指着陆川,气的嘴皮子和手指都在哆嗦大吼道:“玄坛真君,你暗算同僚我要去玉帝面前告你……”

    轰!

    纠察部大门中一道人影飞了出来,狼狈滚落在地,正是南宫适。

    “没完没了了你还……”

    陆川拍着手走出来,看着愤怒望着他的南宫适,淡淡道:“看看吧,对付一个你本真君还需要暗算?别笑死个人了,今天心情不好的不止你一个,敢跟我摆谱你算是撞火山口上了。”

    “我……”南宫适刚要怒喊,就只听陆川淡淡的说道:“你要是不怕你现在这副模样被人看见成为天庭笑柄的话,你尽可以喊人过来。”

    南宫适就像一只公鸡,此时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脖子,脸色涨得通红,偏偏又说不出话来。

    陆川的话不错,今日他受伤的部位实在太羞耻了,要是把人喊过来,从今以后同僚们会怎么看他?

    手下们会怎么看他?

    他以后还怎么在天庭混?

    猛的抬头,他就看到陆川双手抱胸斜靠在门边上笑眯眯的看着他,那模样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蒜泥很。”

    南宫适咬牙切齿的说道。

    陆川抬手一抛扔出一个小瓷瓶,南宫适一把接在手中:“干什么?”

    “上好的伤药,拿去治……那里吧!”

    陆川眉头挑了挑转身向内走去:“玉帝今日封我为佑圣真君,统领纠察部,负责天庭秩序和治安,从今以后这里由我当家做主了。”

    “佑圣真君……”

    南宫适神情一变,他当然想的到陆川这是被贬官了,难怪说心情不好。

    对头被降职了这是一件好事。

    可是南宫适却高兴不起来。

    玉帝让你心情不好,让你降职,你有种去找玉帝啊,关我屁股什么事?

    南宫适低头看向手中的瓷瓶,又看向走进殿内很远的陆川,咬牙切齿道:“我特么是不是还得谢谢你啊?”

    “不用谢!”

    纠察殿内,陆川没有回头,只是抬手挥了挥笑道。

    南宫适顿时神情大变,忌惮的看了眼殿内后爬起来,掐诀施展法术化作一道神光慢悠悠的朝他的星君府去了。

    “凭你也敢跟我摆架子。”

    陆川进入殿内看着狼藉破碎的桌椅心中不住冷笑。

    一个被龟爷斩首的家伙也有脸猖狂。

    不过说起龟……

    陆川想起了那两个家伙,估计要把南疆祸害惨了。

    还有,他记得说真武大帝的座下有着龟蛇二将,玄蛇加玄龟,正好玄武。

    这小龟本就是玄龟,龟将有了,可是玄蛇是上古凶兽,生于黑水之中,所以又名叫黑水玄蛇。

    这上古凶兽、神兽级别差不多就是合道境的样子,重明鸟、朱厌、龙雀……这些他在封神中见到的神禽凶兽就是如此,最多也不过真仙。

    以他现在的法力收服绰绰有余,不过从哪找是个问题。

    北俱芦洲?

    “现在也该为当真武大帝准备了。”

    陆真君心中想到。

    “来人!”陆川朝外喊道。

    “真君!”

    很快王善和进来,不过当看到殿中的桌椅破碎一地后,再看负手而立,神情淡定站在一旁的陆川不禁面面相觑。

    “看我干什么呀,本真君脸上有花?”

    陆川有些莫名的摸摸脸:“赶紧将这些收拾下去,搬一套新的结实的过来,旧的不结实,这要是本真君一屁股坐下去,咦,指不定出什么事呢……”

    王善对视一眼。

    他们俩好歹也来天庭很久了,能上天庭者也都是智力、毅力各方面过人之辈,肯定不会相信陆川的一面之词。

    两人按照陆川的吩咐,很快打扫了垃圾搬来一套新的。

    “不错。”

    陆川坐下来试了试,看向道:“接下来你去将除了执勤外的所有灵官召集过来,本真君要和大家认识认识。”

    这些灵官身负天庭要职,他必须对情况和实力有些了解。

    “诺!”

    退了下去。

    陆川看向王善:“接下来就由你来给本真君介绍一下纠察部的情况……”

    另一边,武曲星君回到府上,因为伤的部位实在太过于羞耻了,他甚至都不好意思找天庭神医医治。

    那份伤要是换做凡人早就没命了,还好他是神仙,要不了命,但受点儿疼就是在所难免的了。

    忘了眼屁股上的刺尖,南宫适将一块毛巾咬在嘴里,手一点点伸过去……

    噗!

    血液飞溅,二次伤害。

    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爽。

    南宫适满头大汗,头顶青筋毕露,神情都扭曲狰狞了起来。

    许久后他才缓过来,因为成仙后家中没有备伤药,所以他让人去天上神医那拿药。

    但实在疼痛难忍,于是他看着陆川的伤药有些犹豫。

    犹豫再三,为了看有没有毒,他抓来房中笼子里的一只灵鸟将药粉喂了下去,反正看见他这个糗样的都得死。

    不毒死他也会炖汤喝。

    结果鸟活蹦乱跳一点事都没有,但他还是不怎么放心,他才不相信陆川那个家伙会有那么好心。

    说起来这次也是陆川……

    南宫适越想越气,压过了疼痛,最后狠狠的将瓷瓶摔在了地上,一些粉末弥漫在了空气中。

    “星君,金疮药来了。”

    窗外传来声音。

    南宫适探手一抓吸力发出,药瓶就落入他的手中,也是小瓷瓶,他将药粉小心的上到伤口处。

    空气中,陆川的药粉久久不散。

    “呜……”

    可是不多时南宫适气急败坏的怒吼:“你这给我找的什么药?”

    窗外属下忙惊恐道:“金疮药啊,星君。”

    “谁开的药,是扁鹊吗?”

    “是扁鹊先生的弟子。”

    “啊,该死,庸医害我,滚,叫扁鹊亲自配一副药,不然我非拆了他的药庐。”

    “是是是……”

    纠察部。

    一个清瘦的老者正在给陆川诊脉,面露思索之色。

    周围一批灵官面面相觑。

    “先生,怎样?”陆川问道。

    扁鹊沉吟道:“从脉象上看,真君身体一点都没问题啊,体魄好的有点吓人。”

    “不可能。”

    陆川摇头:“本君在人间南征北战落下了一身伤病,近些日子感觉精神不济,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要不……再诊治一下?”

    天庭自有天庭的规矩,神仙之间绝对不能无故发生私斗,不然天条处置。

    南宫适现在还以西岐势力为首,这次他不搞一下南宫适就不是他了,那瓶药也做了手脚,且他断定南宫适不会用他的药。

    最好让那个有勇无谋的家伙暴躁起来愤怒冲昏头,让他犯错,这样不用他出手天条自然就将他办了。

    扁鹊迟疑着点点头。

    他发明的看病讲究望闻问切,可他一点都没发现陆川身上有毛病。

    要说有……

    可能相对于其它部位而言陆川的肾气稍微有点弱了。

    不过比起其它人还是强太多了。

    别人生怕得病,这位倒好非要让他检查个什么毛病。

    怎么办,他该说个什么毛病?

    挺急的!

    他感觉陆川现在就是在为难他扁鹊。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