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666章 人间,久违了(二合一)

第666章 人间,久违了(二合一)

 热门推荐:
    李耳在人间传道十多年,面容有些苍老,加上满头白发,看上去已是一个四五十岁的老人了,青牛晃晃悠悠驮着他又往中州而去。

    陆川的来的隐秘走得也静悄悄,离开花果山后,他无聊之下生怕老丈人出事,所以又急急忙忙的赶回南瞻部洲。

    数年前,中州城西开业了一座三层的大酒楼。

    地点在张府斜对面,没有人知道,这座酒楼背后的大老板是天界的某真君。

    “最近张府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吧?”

    陆川在三层楼上轻轻坐下,望着不远处的张府说道。

    此时居高临下,张府内的所有院落几乎都映入在他的眼帘。

    忽然他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只见张府后院中,七个大小不一的姑娘正在嬉戏打闹,最大的一个已经十五六岁了,一身红衣,亭亭玉立,十分标志,颜值令人惊艳。

    其它的小姑娘们也是美人坯子。

    “看着小姨子们在眼前一天天长大,不得不说,还真是种愉快的享受啊!”

    陆真君心中很愉悦,他可以很负责的说这些小姨子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啊。

    他那老丈人和丈母娘秉持着一年一胎的原则,如今已凑齐了七龙珠,最小的一个小七都已有三四岁了。

    “我算是明白养了花,但是最后被人连盆端走的心情了。”

    陆川心中忽然理解昊天上帝的心情了,难怪以前老是觉得老丈人在处处针对他。

    现在看来不是感觉,而是真的。

    然后老丈人这次又种出了七朵花……

    酒楼掌柜站在他旁边,恭敬道:“没有发生什么特别,哦对了,真君,前几日一个骑青牛的老者进了这张府。”

    这酒楼掌柜是此地的土地所变,陆川使了神通,让他可以在白天现身。

    “骑牛老者?”

    陆川吃惊神情微微一变:“他来这里做什么,难道……”

    这骑青牛的不用多想自然是李耳了,说起来他能找到这里还是被李耳告知的。

    如今李耳自己也找来,陆真君下意识就觉得这背后:“可能有某种交易。”

    他挥退土地离开酒楼来到张府大门前,想了想,敲开了张府的大门,被请入府内。

    不过他没被请去大殿,而是请入了一座偏院。

    嬉笑声如百灵清脆悦耳远远传来,走进去,一个温婉大气的妇人面带微笑坐在亭中。

    院中有一座花园,百花齐放,蝴蝶飞舞,那几个张家小姐正在园中抓蝴蝶嬉闹。

    “在下陆仁甲见过张夫人。”陆真君抱拳一礼。

    “陆壮士!”妇人抬眼看来道似笑非笑道:“你当年对我张家有恩,本来商量好了结亲你却夜晚不告而别,今朝再度登门是算到我大女儿到了适婚年纪,所以来履行当年与我家的结亲之约吗?”

    院中听到了这话以后,那七个小姑娘都往这边看了过来。

    “大姐,以前那个人又来了诶!”老二对她大姐道。

    老三眉头轻蹙道:“当年是他吗?时间太久我有些记不清了,不过看起来有点像……”

    八年前,只有她们三人见过所以对陆川有印象。

    她们也记得以前父母和他商量过婚事,不过第二天那人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这些年随着大姑娘的长大,到了适婚年纪所以有中州好些人上门来求亲,但是都被他们父母拒绝了。

    他们说人无信不立,不可以言而无信,就算要安排婚事也得等到约定的十六岁过去再说。

    如今她十六居然真的又来了。

    望着那妇人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不知为何陆真君心中感觉一紧,本能的感觉到有些不妙。

    陆川道:“张夫人误会了,我不是那种施恩图报的人,当初只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今日此来是听说有个骑青牛的老者进了张府,不知是也不是……”

    妇人道:“不错,是有这么一个人进了张府,不过他今早已经走了。”

    陆川:“这么急?”

    他是财神又不是瘟神,你太上老君跑什么呀。

    妇人笑道:“该说的都已说了,不走留着干什么,等你这位玄坛真君早么?”

    陆川神情陡然一变,看去就见妇人依旧似笑非笑的神情。

    “娘娘……你记得我了?”

    陆川低声试探道,心中有些后怕,幸好他刚才发现了不对。

    妇人微笑道:“你说呢?”

    “小……”

    陆川忙起身要施礼,不过那妇人望着几个女儿摆手低声道:“免了,现在只是我恢复了记忆,但陛下还得在人间历劫十多年方能此劫圆满,你就不必多礼了。”

    陆川点了点头又坐了下来。

    “玄坛真君,这天条中私下凡间要受什么刑罚,我怎么有些记不清了呢?”妇人笑道。

    陆川嘴角微微一抽:“初犯鞭刑五十!”

    “那惯犯呢?”

    陆川脸上肌肉抖了抖:“金瓜锤三百!”

    “那你为什么下凡?”

    “因为臣担心天帝和娘娘的安危啊,所以特来护法,免遭妖邪侵害,一片忠心。”

    “少说瞎话,你说要是陛下需要有认在一旁护法那我又何必一起下凡转世?”

    妇人道:“你们好心是好心,但无法让陛下劫数圆满,这是陛下真正成为天帝的最后一劫,要是误了这个你们可就闯大祸了。”

    陆川神情一凛:“臣知罪了,现在立刻回天庭。”

    说起来这妇人也只是恢复了记忆但是没法力。

    妇人点点头:“我估计这是龙吉的主意吧,她担心我们,但你回去告诉她有我在,没事的。”

    陆川起身道:“那臣就告辞了。”

    妇人微笑道:“真君,你真不打算和我张家结亲了?”

    陆川身体僵住,心中狂汗。

    丈母娘,可不带你这么玩的,你这是引诱我要犯原则性错误啊!

    这结亲还是算了,反正都是一家人。

    不过这七朵盆栽可是他一点点看着长大的,以后谁也别想碰一下,更别说连盆都给端走了。

    “我们现在就是一家人啊!”

    陆川笑出了凉亭就见七个小姨子睁着大眼睛都诧异的望着他,那个红衣服的还有些害羞。

    “诸位小姐……咳,初次见面略备薄礼,请笑纳!”

    陆川抬手变戏法般手中出现了七色玉簪送出,立即引来几人的惊叹。

    不过他送的东西肯定不差,这是用七色灵玉打造的玉簪,当中有他的法力可以护身的。

    老五只是七岁,接过后仰头问道:“你这算是要当我们姐夫的聘礼吗?如果是这点东西可收买不了我们。”

    其它人笑嘻嘻的看过来,老大的脸色一红。

    陆川心中狂汗,这群小姨子们好像有点不好对付啊!

    干笑一声,陆川道:“我早就是你们姐夫了,这个你们以后就会明白了,这些是我送你们的见面礼。”

    说着又从袖中掏出一个丰盛的果盘:“还有这些美味的果子是我从海外带来无比的可口美味,想不想尝一尝?”

    妇人轻轻一笑,没有阻止,这几个女儿并非他们真身所生,所以没有继承他们夫妇的血脉乃是凡体。

    不过在他们眼中这七个与天上的龙吉并没什么区别,都是他们的女儿。

    当然,她也不信陆川现在有胆子敢打她其它几个女儿的主意。

    陆川快速离开了张府,他那老丈人突然杀到,还有这几个小姨子也有点不好对付啊。

    将酒楼随便卖了后他打道回了天庭,将此事经过告诉了龙吉。

    “他们居然又要把女儿嫁给你?”龙吉喃喃道。

    陆真君眼角一跳:“夫人,这就是个误会,现在已经……”

    龙吉看向他:“他们居然又要把女儿嫁给你?”

    陆川:“我没答应,况且那时他们都还没有回复记忆,那些是你妹妹我小姨子啊……”

    龙吉神情古怪有些错愕:“我又多了妹妹,还一下七个?”

    陆真君干笑一声,还不是老丈人他们生育能力太强了?

    “不过你回来了也正好,天庭这边也出点事,父帝下凡历劫至今已有二十多日,也没有上朝,这几日勾陈宫、紫薇宫可能发现了什么,起了疑心。”

    龙吉道:“所以这两日不断有神来,执意要求见父帝,但被太白金星暂时稳住了可是这也不是长久之计,想必过这几日紫薇或者勾陈就要亲自来了。”

    “来就来了,天帝就算不在也还是天帝,他能坐上勾陈帝君之位就烧高香了,还想做天帝?做梦。”陆川说道。

    龙吉摇头道:“话是这么说,但天帝不在天庭的消息传出去后,会让天庭人心惶惶的,他们就能攫取到更大权力了。”

    “公主,不好了,这次勾陈帝君亲自找天帝了,太白金星暂时在通明殿外稳住了他,要你快想办法。”一个灵官迅速来报。

    “这说来就来了。”龙吉恨恨道。

    陆川道:“那我去瞧瞧。”

    ……

    人间。

    一天末代商王突然暴毙,象征着延续了九百九十九年的殷商江山终究还未能撑过千年风雨,就此灭亡。

    天下四分五裂,群雄们割据一方,自立为国,战乱不休。

    也是这时出现了一批学者,带着他们的主张和思想开始游历各国希望被那些群雄们所采纳。

    另一边。

    西方释迦牟尼出家后一边参禅,一边苦行来修行。

    十年后他身边已聚集多了许多的信徒,并收了十位弟子。

    “菩提道友,有劳了。”

    燃灯与一个白发白须的灰袍道人并肩而立,望着地上一群人,竖掌一礼:“释迦成道在即,只要道友能助我这位弟子悟道,不仅道友不欠我们西方,且我佛门还欠道友一个人情。”

    这个道人号菩提老祖,来历不简单,为先天灵根中的菩提灵根得道,也是一个祖境大能。

    连七宝妙树都是这菩提老祖所赠的一根枝丫炼制而成。

    这株菩提灵根也是智慧灵根,故此才能突破法则成为七大先天灵根中唯一一株生出灵智化形成人的灵根,当然也可以助人悟道。

    伽耶城,一座三面环山东面临河的大城。

    “贫道倒是想看看真正的佛门是什么样。”

    菩提老祖轻声笑了笑到了他们的这个层次,再想前进一点点都是千难万难,所以需要不同的道来参考。

    他一步踏出来到伽耶城外河边的树林中化为一株菩提树。

    燃灯点了点头,化作一道佛光返回灵鹫山。

    咔嚓!

    在西方那座深不见底的深渊上方,忽然,虚空裂开了一道口子,当中可怕的风暴席卷,电闪雷鸣。

    哧!

    突然一朵散发黑紫色光华的黑莲从中冲出,停驻在深渊边,当中投出一道光束变成一个背负双手,闭着双目,浑身缭绕黑气的黑衣人影。

    “人间,久违了。”

    黑衣人影深深的吸了口气,下一刻双眼骤然睁开,望向灵山目光凌厉:“佛门,我回来了。”

    嗡!

    黑莲发光,飞来进入他的胸口。

    这件至宝终究还是为他所得,也让他法力大增修成大罗境。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魔界,舍弃了佛心,在混乱的魔界中杀戮征战多年,这就是得到那件至宝的条件。

    现在的他还有一个称号叫魔帝,魔帝波旬,魔界三分天下之一的统治者。

    他是魔帝波旬,不过他还还是喜欢魔罗这个称呼多一点。

    “想成佛?”魔罗笑了起来:“先问过我。”

    他化作一团黑光飞向远方,最后看到了一群人。

    地上,修行十年的释迦牟尼穿着袈裟,面容被晒黑,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带着一群信徒和弟子多年来苦行穿过了山和大海。

    “阿弥陀佛!”

    看到那座城的刹那,释迦的眸光一点点亮了起来,福至心灵合掌一礼,知道他修行圆满得道在即了。

    “佛门大计!”

    魔罗望着地上的那群人,曾出身于佛门的他自然知道佛门的打算的计划。

    那释迦修行这么多年道行倒是不浅,但还不放在他的眼中。

    轰!

    魔罗大袖一挥,天地顿时乌云汇聚昏暗一片,狂风席卷,电闪雷鸣。

    “师父,这……”

    众信徒和弟子被吹的惊慌失措。

    “释迦,佛本虚伪,何必苦修,不如成魔!”魔罗施展魔音以蛊惑。

    释迦只是跏趺坐下双手合十开始念经,无数金色佛光和禅音升腾而起。

    “不识抬举。”

    魔罗冷哼一声后右掌化作一只乌黑大手轰的一声拍落,镇压了漫天佛光只在释迦周身十丈。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