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96章 半妖夏启

第596章 半妖夏启

 热门推荐:
    邓婵玉微怔,看了眼身边的邓九公后驱马上前。

    她看向陆川时,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他们婚约已经定下数年了,只等这一场战争结束后他们就会完婚,因此这次在汜水关相见让她也挺惊喜的。

    上次在军营,陆川是不知道她的身份,但这次知道后她想着陆川怎么着也会和她提前熟悉一下,增进联络一下感情什么的。

    可是没有。

    这几日陆大人不仅没有主动找过她,而且还看起来非常忙碌的样子。

    不过大战在即,陆川又负责帝辛的守卫工作,还有各种大战的部署所以她也比较理解。

    可是两人私底下单独碰见也显得很怪异。

    “大人唤末将过来有何吩咐?”邓婵玉抱拳道。

    陆川望向邓婵玉,不得不说,这位未婚妻实在也生的清秀,一身银甲,带着独有的迷人英气,在这属于男人的战场上绝对少见,是个奇女子。

    叹了口气,陆川瞄了眼天空低声道“听说邓将军有一手暗器功夫,百发百中,不知此事可否当真?”

    “一点雕虫小技罢了,不过陆大人倒是从何得知的?”

    明眸一闪,邓婵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她的那手秘技虽说练成了很久,但陆川从哪里知道的?

    陆川干咳一声,含糊道“这个……本府也是修行之人,略通卜算之术所以恰巧算到了,不说这些了,情况紧急,邓将军请你出手助大王一臂之力。”

    邓婵玉神色一肃,也知道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点点头后看向天空。

    只见天空中三道身影通体发光,整个人都笼罩在神辉之内,一道火光缭绕的身影和一道淡黄色身影正在合攻另一人。

    火凤是真仙级神兽,此刻姬发穿上火凤甲胄后,整个人的战力大增,此刻与那大禹后人联手跟帝辛战的难解难分。

    陆川也抬头看向天空中的战斗,但眼睛余光却在盯着旁边的邓婵玉。

    连他大哥来,也要挨揍的五光石威力到底如何,马上就要见分晓了。

    只见邓婵玉看着天空,手在腰间的一个小口袋上拂过去指尖便多了一枚五色小石头,几乎没有瞄准她就屈指向天空一发。

    “着!”

    邓婵玉轻叱一声,“咻”的一声,一抹五色毫光快如流星激射向天空,根本看不见,“啪”的一声破开姬发的护体真气和火焰。

    “啊!”姬发痛呼一声,一手捂着脸身形急速后退。

    只见那张英武的脸被一石打的皮开肉绽,血流满脸,又惊又怒的向下看了过来。

    旁边,陆川也吃了一惊,看向邓婵玉的目光立马就变了。

    “这就是……五光石?”

    通过这一石他已看出,这石头上有中神秘之力破开护体真气的防御,连姬发那淬炼的武道巅峰肉身都禁不住一石头。

    不过这石头在原来打的他大哥都皮开肉绽,其它人,嗯,也就不用多说了。

    只是这五光石似乎威力有限,只能把人打伤但却无法致死。

    听刚才那一声痛呼还有那满脸血的样子,姬发这次是百分百破相了。

    姬发被打伤后惊退,帝辛却不会就这样放过他,抓住机会,舍下大禹后人冲杀上前一阵猛攻,神刀纵横劈斩,刀光纵横天地。

    “噗!”姬发被五光石打中了脸,本身加上火凤战甲他的实力也要逊于帝辛,以至于此刻他无比被动,被压着打的节节败退,遭受重创,大口咳血。

    “轰!”

    关键时刻,一声凤鸣,赤红的战甲上光芒亮起,背后两团火焰中长出两扇火焰神翅,唰的一下带着他瞬息远去。

    “看来西伯侯完全不是商王的对手啊!”

    地面上,诸侯不禁议论纷纷,轻轻摇头后大手对士兵一挥“走吧!”

    帝辛神勇无敌,压制姬发等两人让他们没了指望,他们决定朝着率领大军要朝殷商阵营投降。

    “诸位,诸位请再等……”姜子牙上前阻拦。

    哧!哧!哧!

    可是几道细小的神光飞入身躯,他们就整个人都不动了。

    姜子牙惊讶看来。

    广成子摇摇头传音道“我只是用定身术暂时限制他们行动,如果西伯侯落败……那我们也无法阻拦这种大势。”

    姜子牙叹息一声,这次西岐的局势真的太被动了。

    帝辛神勇无匹,提刀去追姬发,可是忽然,背后一道黄金剑气打了过来却是大禹后人又到了。

    轰!

    帝辛的身形猛地停住,一刀劈碎了黄金剑气,金色长刀切开虚空,斩出一刀刺目的神光。

    “噗!”

    大禹后人格挡,可是身形一阵剧震后,大口喷血,看向那个男人时神色中终于浮现一丝惧色,身形急忙倒退。

    “哧!”

    帝辛身形一动正要去追时,突然,他的背后一道乌光从虚空中冲出,快若闪电,宛如隐藏在黑暗中的毒蛇发起了攻击。

    更让人震惊的是那道乌光“哧”的一声,居然破开了帝辛背后紫金色的护体真气,刺进了后背,乃是一支散发黑色雾气的小箭。

    强大的冲击力,让帝辛一个趔趄,喉咙一动咳出血来。

    “什么?”

    这一异变让所有人大惊,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父王!”

    武庚看到这一幕嘶声喊道,眼泪忍不住的流了出来。

    殷商一方,部将更是睚眦欲裂又惊又怒,眼看帝辛鸣鸿刀在手,神勇无敌,所向披靡,这场战争关键胜负手就要决定了的时候突然生出这种变故。

    轰!

    在帝辛受创了的时候,一团漆黑阴暗的雾在后面浮现,一道黑影冲出向帝辛背后迅速临近,持着一柄散发阴暗气息的黑刀。

    “大王!”

    一声惊呼,一道赤虹和一道黑色长虹在殷商大阵之内冲天而起,陆川和闻仲愤怒的冲了上去,可是赶不及。

    那道黑影离帝辛太近,速度惊人,他们追不上。

    轰!

    帝辛猛地站起,‘哧’的一声就将那支阴毒的小箭震出体外,朝着原路返回,并且他迅速回身大刀向下一挥,金色的刀光照亮了天宇。

    嘭!

    一声大响后刀光爆开,那道黑影被击退了十多丈,露出身形。

    只见这道身影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下,身形有些佝偻,但是周身缭绕黑雾,有些说不出的妖异。

    陆川和闻仲冲上来,并且赶紧取出一粒疗伤的灵丹给帝辛服下。

    “老祖?”

    大禹后人停下来,看了眼后不禁错愕无比。

    这是他们夏族的一位老祖,辈分极高,算起来也是他的师父。

    不过他却从没有见过其长什么样,黑色斗篷下那张脸他也从没来都有看到过,但是听声音是苍老无比。

    “哈哈哈……连我都能击退你也足以自傲了。”

    佝偻身影轻轻抖动发出沙哑、苍老、邪诡的笑声“大商六百年能出现你这样一个绝世人物,也算真的很难得了。”

    “你算什么东西,也来对孤评头论足?”

    帝辛皱眉盯着那道身影神色难看,毫不客气的说道。

    黑影大笑道“哈哈哈,有个性够胆魄,老夫还真有些欣赏你了,可惜你不是老夫的后人。你问老夫是谁,也罢,在你临死前让你知道也无妨。”

    一声惊呼传来,却是那个大禹后人发出来的。

    因为他看到那个熟悉的佝偻身影,此刻却一点点的站直,身躯挺拔,又伸出一双白的妖异的双手揭开了罩在头上的斗篷。

    一张皮肤白皙,十分年轻,俊美的有些妖异的脸庞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这……”几乎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他们都没有想到,黑色斗篷下那么苍老声音的主人竟然如此年轻俊美。

    那份俊美中更偷着一股难言的邪性。

    陆川与闻仲对视一眼,帝辛只是蹙眉望着他们。

    “你……你是谁?”

    大禹后人大惊失色,有些难以置信那个老祖竟然比他都年轻。

    年轻人沙哑笑道“我不就是你的老祖?!”

    “不,你不是,我不信。”大禹后人道,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年轻人负手而立,淡淡一笑“我问你,你们的始祖是谁?”

    大禹后人道“自然是禹祖了。”

    “你是启。”

    许久不发言语的帝辛突然开口,盯着那个年轻人冷冷道“禹王之子,夏启吧?!”

    “什么?夏启?”

    “怎么可能是他?”

    “他不是死了一千多年了吗?”

    此言一出顿时哗然,所有人都无比震惊的望着那个身影,惊骇莫名。

    夏启,那是大商之前的大夏王朝建立者。

    正是他废除上古时人族选拔部落首领的禅让制度,让‘公天下’变成了代代相传的‘一家之天下。’

    可是那已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

    况且史书有载,启在建立夏朝后在位没几年就因病去世了。

    一个早已逝去一千多年的人出现在他们眼前,岂能不叫他们震惊?

    “你……你是二祖?”大禹后人惊骇莫名。

    这可是个老祖宗般的存在。

    “二……算了,你还是叫我老祖吧!”

    年轻人有些无奈的叹息,之后拍了拍袖子上的尘土看向帝辛,笑道“被你猜到了啊,不错,正是老夫。”

    “果然是你!”

    帝辛的眼中释放出两道刺目的神光“连禹王都逝去了,可你却没死,还活了这一千多年的岁月,可见你不是人,半妖吧?”

    纵然是武道巅峰,寿元也不过周天之数的三百六十年。

    可是王者也要承载人族天命,这样也是会损耗寿元的,毕竟天道至公,有失才有得。

    因此,古来伏羲、神农等三皇五帝的寿元也和凡人差不多,甚至还要短。

    下方听到这些秘密的诸侯和士兵,不禁无比的震惊,这些都是他们平时不可能听到的。

    夏启不在意的笑了笑,可是目光很森然,话语也无比冰冷“你找死!”

    “夏朝史书记载你是在位三年后病逝的。”

    帝辛继续道“可在孤看来,这应该是你这个半妖无法承载人族气运,居不得正统,坐就了还会反噬损耗寿元,所以不得不退位吧?”

    他坐在王位上多年,自然知道很多常人不知道的秘密。

    血脉不纯的半妖怎么承载人族天命?

    这些都是谜团,今日夏启出现让他很想知道答案,另外还是靠

    夏启冷冷道“看来刚才老夫说错了,你这样的人不是让人欣赏,而是真的是讨人嫌,该死啊!”

    半妖的身份绝对是他不可被人触及的逆鳞、忌讳,不愿被任何人提及。

    “人?”

    帝辛冷哼道“一个只会背后暗箭伤人的半妖,也配称作是人?”

    陆川眼前一亮,这波嘲讽他给满分。

    然后就该轮到他了。

    陆川喝道“夏启,你好歹也是活了一千多年的前辈了,可你面对不过四十多岁的我家大王还不敢正面一战,只敢在背后偷袭,你一千多年的时间都活到猪身上了吗?”

    从这夏启身上弥漫的黑色妖气来看,他也是炼气的。

    一千多年的老怪物害怕一个练功四十多年的晚辈……

    。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