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95章 何谓王道?何谓霸道?

第595章 何谓王道?何谓霸道?

 热门推荐:
    “西伯侯,不行啊,我们不想死。”

    对于姬发的阻拦,诸侯中有人叹息一声。

    “是啊,你也斗不过大王,还是算了吧……”

    另一路诸侯说道。

    “这下麻烦了。”

    广成子和普贤真人互视一眼,广成子摇头道。

    西岐一家说帝辛暴政,天下人未必会信。

    可天下诸侯联合起来诉说帝辛的暴政,那在这个消息闭塞的时代里,天下人要想不信也难。

    用某太宗的话来说,天下人与帝王的关系就像舟和水。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姬发和姜子牙要的就是引动天下大势,掌控人心,用这天下大势之水倾覆掉大商的江山,取而代之。

    为此素有‘仁德之治’的西岐比起其他诸侯来说要更有竞争力。

    本来一切也都很顺利的。

    可是现在那帝辛人王级实力爆发以后,一下杀掉了七八百路诸侯中的一半以上,将剩下的诸侯吓成了跪地求饶的怂样。

    但是问题来了,这些诸侯一旦投降那就只有他们西岐一家。

    这样的西岐将不再是为:推翻暴政,救万民于水火而战,而是真的犯上作乱进行谋逆造反。

    这对名声很不好。

    因此,西岐绝对不能让这些诸侯再投降殷商了。

    “现在看来,只有一个办法了。”

    广成子、普贤真人互视一眼,最后看向姜子牙。

    姜子牙这时抬头,看了眼帝辛后神情阴沉的对姬发点了下头。

    姬发会意,回头望了帝辛一眼,又往天空中龙雀背后的那个大禹后人看了一眼。

    大禹后人的神情中尽是凝重。

    那个浑身发光,霸气尽显的男人给了他无比的压力。

    刀为霸者之兵,剑为王者之器!

    因此,轩辕剑与鸣鸿刀,这对同出一炉的刀剑中一个代表了王道,一个象征着霸道。

    “霸道之兵?!”

    陆川目光一闪他也看出了这一点。

    对于如何区分王道霸道,他想起了一句话。

    何谓王道?

    对手不乖就把他打倒在地上躺着。

    何谓霸道?

    把乖的也一并打倒在地上躺着。

    轩辕帝为何选剑而不是刀,或许这就是答案。

    他行的是王道。

    轰!

    在姬发和大禹后人目光相接的一刹那,天地之间的风云骤急,两人同时动了。

    在他们动的时候,他们手中的两柄剑上光芒亮起,一道道金色和赤色的剑气朝着帝辛呼啸席卷而去,瞬间来到不远处的帝辛跟前。

    尽管两人对于鸣鸿刀有不同意见,一个想得,一个想毁掉,有了分歧故而交手,但他们很清楚他们最大的敌人是谁!

    姬发更明白,让诸侯不去投降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杀了帝辛。

    要想推翻大商就必须名正言顺。

    这样的王位才是正统,否则得不到帝星认可就是伪王伪帝,坐上江山也持续不了多久。

    帝辛或许残暴,但他们也将这份残暴放大了许多,好让天下人得知而背弃大商。

    两国交战,根本就没有什么光明正大,只有看不到的黑暗和流血。

    一将功成尚且万骨枯,更何况王位。

    真正的王位不是金黄而是血红的,它的位置在一座尸山血海之上,王位之下尽是森然的尸骨。

    帝辛还是静静站在那里,光辉内他的身影已经模糊,但还是可以看到他轻轻抬起了那只握刀的手,向前一挥。

    一道金色的刀气足有三丈之长,带着至刚至阳的霸道横扫出去,迎向了在‘嗤嗤’声中割裂了空间的森然剑气。

    轰隆隆!

    刀光与漫天剑气在半空交汇,产生的只有爆炸的巨响和漫天白雾以及席卷四方的波动。

    下一刻,帝辛脚下地面炸开了一个坑,他的身形腾空而起,挥刀而上,朝着天空龙雀背后的那个大禹后人杀了过去。

    这也是鸣鸿刀的夙愿。

    “唳!”

    看到腾空飞来的那道身影以及其身上恐怖无匹的杀气,那头凶戾的合道级龙雀眼中露出惧色,疯狂大叫着,拍打翅膀就要逃走。

    可是帝辛挥出了五刀。

    刀光刺目,绝世无匹,纵横劈斩出去将前方的天地分割为九块。

    帝辛将全部战力发挥出来之后,所展现的实力是可怕的。

    龙雀被困在最中间的一块里,就像一个牢笼封锁,无法逃出。

    “什么?”

    大禹后人猛的吃了一惊,手中轩辕剑金光炽盛疯狂斩出,想破掉这层牢笼,金色剑气斩在金色刀光上发出声响,但是没有破开。

    刀芒一闪,又是一道刀光如一片金色瀑布倾泻,那大禹后人大叫一声双手握剑,奋力一跃拼命刺了出去。

    轰隆一声,他冲破刀气牢笼。

    噗!

    可是他脚下那头龙雀血溅当场,被一刀劈为两半,血雨纷纷,羽毛飘落。

    陆大人眼睛更亮了。

    要不是当着手下这么多人的话,他早就上去捡宝了,能被他看中的绝对不会差。

    “哧!”

    姬发抓住机会,双手持烈火剑朝着半空的帝辛力劈,燃烧的剑气焚烧虚空“哧”的一声斩去。

    “别找急,下一个轮到你。”

    帝辛回身一刀就砍碎了璀璨的火焰剑气,长刀划破虚空,劈落下来,金色刀气如一日落下。

    “噗!”

    姬发提剑去接,兵器与刀光相接后,他整个人身躯猛地摇晃大口咳出口血来,用尽全力崩碎了刀光,但整个人也半跪在地急促喘息着。

    趁此机会,大禹后人持轩辕剑杀来,黄金古剑熠熠生辉绽放出惊世剑光,帝辛冷哼挥动金色鸣鸿刀迎上。

    当!当!当!

    两把同出一炉,诞生于上古的传说级神兵利器,在这个时代终于又再度相见了。

    只不过一相遇就是战斗。

    两者相遇,金铁交鸣之声响彻天地,中间还伴随着电闪雷鸣,乌云滚滚,狂风呼啸。

    这会儿那两人一手控刀剑,另外的一手和双脚也在进行的激烈战斗,拳对掌,腿对脚进行肉搏。

    成就人王的帝辛早已屹立与人道的顶峰,神魔辟易,在人道领域内不可能会有炼气士和武者能超过他。

    交手没几招他就被帝辛一拳击中,打在胸口在半空中咳血踉跄后退。

    嗡!

    可是轩辕剑震动并发光,一股金色的神秘伟力沿着剑柄进入那大禹后人的身躯,让他的伤瞬间治愈,之后古剑飞起带动人杀了过来。

    如果说之前是人在控制剑的话,此刻就是以剑为主。

    当!当!当!

    接下来,天地间金色刀光和金色剑气纵横呼啸,一次又一次碰撞迸发璀璨的火花,只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剑欲毁了刀,刀也疯狂的想斩断那柄剑……

    可是渐渐的刀占了上风。

    因为兵器神威相当,但是握刀的人强的可怕,乃是当代的人王。

    铮!

    金色古剑被压制后,剧烈震动着,似乎无比愤怒,曾经它在黄帝手中时所向披靡几无敌手。

    可是这一次,它认可的主人虽然也是天资纵横,但比起轩辕帝,或者眼前那个男人来说还是有些弱了。

    “杀!”姬发仰天长啸,那头火凤飞来火光一闪变成甲胄,落在了他的身上。

    一刹那,他身上的气机疯狂攀升,最后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轰!

    姬发身体微微一蹲,抬起头,目光凌厉,擦去嘴角的血迹。

    下一刻,整个人如一发炮弹般射向高空,提剑杀向帝辛。

    “还能变甲胄?”

    陆川看到变成甲胄有些错愕,这姬发气息攀升后直追帝辛,虽比不上但绝对有一战之力了,再加上大禹后人……

    “你会变甲胄么?”

    陆川拍了拍龙马问道,挺帅气的啊!

    龙马转过头不看他:“那花里胡哨的玩意儿我怎么会?”

    “要不试试?”

    陆川怂恿道:“要是可以我就去帮忙,呵,我最不想遇到的对手今儿个来了三个。”

    他不怕宝贝强的,不怕有神兵利器的,就怕这种有破万法的帝王之气的。

    结果这次一下出来了三个,他上去势必被克制,在这么多手下跟前被人压着打很丢人的。

    “丢人……”

    一念至此,陆川忽然记起了另一件事,于是赶紧转身向后看去。

    “不会就是不会,有什么好丢人呢!”龙马嘀咕。

    往后一看,陆川就笑了起来。

    只见有个唇红齿白的年轻女将,一身起伏的曲线银甲也掩饰不住,手持一根银枪背后还有两把刀,英姿飒爽。

    在陆川看去时,关注天空大战的她也似有所察,猛的看了过来。

    陆大人咧嘴对她和蔼的招了招手。

    丫头,你表现的机会来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