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59章 一出手就是番天印?

第559章 一出手就是番天印?

 热门推荐:
    “如此良辰美景,当饮一大盏,孔道友贫道敬你。”

    羽翼仙举杯对孔宣说道,一点没有要搭理那个阳神的意思。

    孔宣微笑:“请!”

    两人旁若无人的对饮起来,忽略了其它人。

    只剩袁洪和陆川还盯着那道阳神。

    那年轻人身形很挺拔,阳神之身上还带着一层淡淡的光辉,见那两人不理,于是看向陆川袁洪,又道:“哪位是……”

    “好事是我,坏事找他!”

    陆川盯着忽然抬手一指袁洪说道。

    袁洪脸色当场就黑了。

    这很陆川!

    年轻人目光一闪望向陆川:“这么说你就是了?”

    “你是西岐的帮手?”

    陆川不紧不慢的问道。

    大战在即,他们这边来了奇人异士,对面也未必没有帮手。

    此人藏头露尾以出阳神之法找来,而不像吕岳罗宣般直接上门,那就不是他师父找来的人。

    “是!”

    年轻人点头,之后又摇头:“也不是!”

    “哦?”

    陆川双眼一眯,饶有兴趣道:“那本府倒想听听阁下什么叫是,也不是?”

    “我们不会是朋友。”

    年轻人直截了当的说道:“但至于我们会不会成为敌人,还得取决于陆贤者给我的一个答案。”

    “有意思,威胁我,你可以说出你的问题了。”

    陆川笑容一敛:“但是答不答,你说了不算,那要看本府心情。”

    阳神,聚散无形,本质上其实和人死后的鬼魂差不多。

    只是一个纯阳,一个属阴罢了。

    仙道有云:纯阳为仙,纯阴为鬼,负阴而抱阳,阴阳相杂者人也。

    只是出阳神和元神出窍一样,一旦阳神出窍,那么肉身就成了无意识的空壳,毫无抵抗力。

    陆川听过一则神话,说是有个道人在阳神出窍云游四方前,曾细心嘱咐弟子要照看好他的肉身。

    只是七日后他的弟子家中有事,而他肉身气息全无,于是这坑师父的徒弟以为师父去世了,所以把他师父肉身给火化了。

    炼气修仙之道的肉身就这么的脆弱,和武者根本没法比,只有在成仙时才会脱胎换骨成就仙人之体。

    后来那倒霉师父的阳神云游四方回来,发现肉身被毁,阳神无处可去,所以只好附身在了一个不远刚死不久的瘸腿乞丐身上。

    此道人后来以乞丐的肉身成仙,但是依旧瘸腿,号称铁拐李,为上洞八仙之一。

    算起来,这八仙什么的还是他陆某人不知多少年后的晚辈了吧?!

    那阳神年轻人道:“我想知道,殷商二殿下殷洪怎么死的?”

    “殷洪?”

    陆川神色微变,看向那年轻人眼中闪过疑色。

    年轻人道:“听说你做了几任征西大元帅帐下的军师,所以应该知道此事吧?”

    “当然知道,这个没什么好隐瞒的,殷洪殿下当初被赤精子和姜子牙联手引入太极图死的。”

    陆川深深注视着那年轻人:“据说当时殿下忍受无边痛苦,最后身体和四肢俱化为齑粉,壮烈而死,为国捐躯,有道是死有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很明显,二殿下就是那种……”

    本来想关注他的神情变化,但此人太小心谨慎了,居然面目模糊不清让他难以观察。

    起先,他或许不知道这个年轻人是谁,但他如此关注殷洪,这就让陆川有了突破点了。

    “这是真的,这是真的啊……”

    那年轻人的阳神一晃,有些失神的喃喃说道,阳神一闪消失。

    看到这一幕,陆川目中精光一闪,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经过这么一试探后,他知道眼前这位是谁了。

    这家伙也算十分的谨慎小心了,阳神都不露脸,让人无法看向面容和观察表情。

    殷郊!

    他对西岐这边的战况,双方来了哪些帮手基本上都了如指掌,不在时也会在回来后第一时间问清楚。

    可是在意殷洪,且还是个年轻人的,除了那位殷商大殿下以外他还真想不出有谁了。

    通过刚才试探更让他确定,另外他还没有听说过殷郊下山的消息。

    不过现在基本证明,殷郊下山了。

    陆川的身体化作一道流光,循着气息跟了上去。

    炼神境,主要是炼化元神中的真阴,最后修成纯阳元神。

    阳神修成也就意味着进入合道境。

    这殷郊既然有出阳神的能耐,那代表他的道行也是合道境。

    不过若只是如此,那陆川也不会过多在意殷郊,寻常合道境他还不放在眼中,但是殷郊不一样。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殷郊此时的身上应该带着广成子送出的诸多法宝,其中最让陆川印象深刻的是番天印这宝贝。

    因为这个宝印的战绩太亮眼了。

    广成子凭此大杀四方,最后还搏到了一个‘圣母杀手’的称号。

    这样殷郊就是个很危险的人物。

    虽说他诛仙剑在手怕他什么番天印,但还是搞清楚殷郊的用意比较好。

    陆川一路尾随,出了汜水关来到东边一座山中,只见山坡上火把照耀,驻扎着一路人马。

    此刻殷郊的阳神回归肉身,站在营寨的门楼上张弓搭箭,咻咻咻射出三支带着火焰的箭矢向一棵大树而去。

    那棵树上一道流光冲起,散发五色光华将三支箭矢卷起空中化为粉碎,之后一闪变成了陆川。

    殷郊冷冷道:“你一路偷摸尾随我有什么目的,不怕我杀了你么?”

    “哎呀,你刚从本府的别院出来,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这可不是待客之道。”

    陆川笑着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会以本府的答案,决定与我们为敌不为敌,我只是追一个你的决定,不过分吧?”

    殷郊沉默了一下,道:“不会!”

    紧接着,他又补充道:“暂时不会,现在你可以走了。”

    陆川不动弹:“既不为敌,我忽然想跟阁下谈一谈合作了。”

    “我与大商的人没什么好谈的,更不会合作。”

    殷郊目光一寒,垂下的右手虚抓掌心一道光华亮起:“你再啰嗦,休怪我不客气。”

    陆川道:“有句话说这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只要有相同的目标就可以谈合作,你觉得呢?”

    “我们能有什么相同的目标?”殷郊哼道。

    陆川带着一丝笑意:“至少我们有着相同的敌人——姜子牙,你觉得我说的对吗,殷郊殿下?”

    “你找死!”

    殷郊被叫破身份后瞳孔一缩,旋即惊怒交加,右手击出,掌心一道流光飞出迎风便涨,化作一座小山般大小的发光宝印朝他轰然砸落。

    世人都以为,当初他殷郊被怪风刮走凶多吉少,是以这次下山还没有几人知道他的身份。

    可没想到一下就被陆川看穿,关键是陆川还是他痛恨之人和仇人的臣子。

    要被那些人知道,那不是打草惊蛇被他仇人知道么?

    陆川笑容一凝。

    有没有搞错,一出手就是番天印?

    番天印将陆川覆盖砸落在地,一击之威地动山摇,溅起无数灰尘。

    殷郊神色一舒。

    他就没见过有人能在番天印下活下……

    忽然他的瞳孔又是一缩,面露不可置信。

    只见在小山般的番天印上一道旋风轻旋,化为一道人影,站在番天印上。

    殷郊不敢相信番天印会落空,但刚才陆川就是让他打了一下空气而已。

    番天印是物理攻击,会玄功可以取巧,但是无法肉身硬抗。

    “殿下,你要再来那也不要怪我不客气了。”陆川凝声说道。

    真以为他穷的没法宝?

    大不了拿出诛仙剑砍人,看看谁厉害。

    通天教主只是让他不要轻易布下诛仙剑阵,又没让他不要拿出一柄剑对敌。

    师祖真贴心。

    殷郊死死的盯着陆川,但回过神后这次终究没有再动手,手掌一翻,收回番天印。

    “好本领。”殷郊神色沉重。

    他已看了出来,陆川身怀异术护身,番天印对其没用。

    陆川微笑:“过奖,现在可以谈合作了吧?”

    殷郊看了陆川一眼:“我不会与大商合作的,你也别以为我只有刚才一件宝贝,若要打,我奉陪。”

    “殿下,你可是大商的储君,我是大商的臣,我怎么敢以下犯上跟殿下动手呢?”陆川笑道。

    殷郊嘴角一抽。

    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不要再说这些了,以前的大商太子殷郊那一年就已经死了。”

    殷郊摇头:“现在的我只是一个常人,大商的命运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陆川道:“殿下,这样好吗,这可是你家的江山社稷……”

    殷郊神色古怪望着陆川,这套说辞怎么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听过?

    “你不要再说了,我不会管大商和那个男人的。”

    殷郊握拳咬牙切齿低吼道:“我殷郊今后只为复仇而活。”

    陆川眼睛一转:“殿下仇人是谁?”

    这殷郊比他弟弟强啊,居然能抵挡王位的诱惑,性格沉稳谨慎。

    “妲己,费仲……姜子牙!”殷郊冷冷道。

    陆川心中一动:“那大王……”

    殷郊冷冷道:“他是他,我是我,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老实讲,他心中对那个男人的恨意一点也不比妲己少,但他也不得不承认一件事就是那个男人是他的生父,给了他生命。

    这是最让他痛苦的,他的体内流着那个男人的血液,所以他还能怎么样呢,忤逆人伦弑父吗?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