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58章 道长请留步

第558章 道长请留步

 热门推荐:
    看着准提执着的下了须弥山,接引叹了口气后闭上了双眼。

    “道兄放心吧,凡人尚且讲吃一堑长一智,更何况我,此去我肯定不会莽撞,东方的人我是渡定了。”

    这是准提下山前说的话,说的斩钉截铁无比坚定。

    接引阻止不了他,所以就任由其去了。

    反正准提也已经证道混元,有了万劫不灭之身,又死不了。

    ——

    再说九仙山,桃源洞,此地乃阐教十二上仙之首广成子的道场。

    只因两教当初赌斗十绝阵,广成子被乌云仙破了紫绶仙衣,打坏了根基,道行折损,境界跌落到仙道之下。

    于是,广成子只好在他的洞府静坐,修身养性,等待这场杀劫过去。

    然后他就接到了白鹤童子带来的玉虚符召,西岐大战在即,众门人须得下山相助。

    打发了白鹤童子后,广成子想到了殷郊。

    殷郊的运气比他弟弟差远了,自广成子当初救下来带回山,传了道法,之后让殷郊自己去修炼了。

    今日记起,于是广成子将之唤了过来。

    “徒弟,方才为师接到玉虚符印,说殷商已入穷途末路,帝辛拿出九鼎要在汜水关与诸侯以天下做赌。”

    广成子说道:“如今天下义军会师于西岐,共伐无道,也是你报仇泄恨之日,为师想让你下山助你子牙师叔,你可愿意?”

    “师父,弟子虽是帝辛之子,但那妲己害死我母后,弟子与她早已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殷郊愤怒握紧拳头:“父王也听信妖妇之言,诛妻杀子,我母后何其无辜,此仇此恨弟子不报,枉为人子,若能叫我杀了妖后为母后报仇,弟子死而无憾了。”

    当初的事他是经历者,那次他母后是被妲己与费仲合谋设局陷害的,最后惨遭酷刑折磨而死。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杀掉妲己,另外此事就算他父亲是受了蒙蔽他也无法原谅。

    广成子点头,这才传了殷郊一根方天戟,以及三头六臂的神通,还有番天印、落魂钟、雌雄剑等宝物。

    正当殷郊得了神通、法宝、兵器,准备下山时,广成子忽然猛地叫住。

    “徒弟,你此去务必记得不可乱改你之前的话,否则必遭天谴。”

    他境界跌落所以对殷洪之事不知,但殷郊毕竟是帝辛之子,若是拿去助商那他可就后悔莫及了,所以他要告诫。

    殷郊无比坚决道:“弟子若改前言愿遭犁首之厄。”

    他恨帝辛,不信结发的夫妻,但更恨那个害死他母后的罪魁妲己。

    广成子这下放了心,让殷郊带着他宝物下了山。

    天空中,殷郊驾云向着西岐而行,在空中呼吸着外界自由的空气。

    十多年都待在山上没下山,这一朝下山自然感到新鲜。

    走了许久,忽然他的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道友请留步!”

    殷郊一愣,下意识的转头向后看去,就只见一个道人带着笑,骑着飞虎向他飞奔而来。

    “你……在叫我?”殷郊疑惑道。

    道人赶上前来,笑着点头:“此处更无第三人,贫道不是叫大殿下又是叫谁?”

    “你知道我?”

    殷郊一听后目光一缩,暗自戒备,将缩小的番天印握于手中,不动声色道:“道长怎么称呼,找我又有什么事?”

    道友抚须似笑非笑:“贫道乃昆仑门下五德真人是也,不知殿下此番要往何处去?”

    “去西岐投奔师叔,辅佐明君,共伐无道之君。”

    “哎呀呀,殿下好志向,那么请问商王帝辛是你什么人?”

    殷郊沉默了片刻,袖中拳头握紧面无表情道:“是我生父。”

    “哈哈哈,那贫道刚才若没有听错的话,你刚才可是说要去帮外人打你父王,是也不是?”

    “是!”殷郊冷冷道:“道长有何指教?”

    “指教贫道不敢当,但贫道听闻人族三自皇治世,五帝定伦以来,可从未有子助外人而伐父之理,殿下,此乃忤逆之罪啊!”

    申公豹意味深长道:“再说,殿下可是大商储君,待你父王归天之后你就是大商之主,岂有反助他人来灭自家的社稷,毁自家宗庙之理。

    待你百年之后又有何面目见你祖宗?贫道见你身怀异宝,还是该保自家天下才对。”

    这是他对殷洪的话。

    殷洪一听当即晕头转向,美滋滋的做起了大王梦。

    这画饼对付在山上长大的小屁孩儿来说再简单不过了。

    “大商气数已尽,失了人心,周室当兴,我师叔仁义布满天下,诸侯无不响应。”

    “此乃天命不可有违,区区殷郊不敢逆天。”

    殷郊淡淡道:“再说吾下山前,师父也嘱咐我要相助师叔,我已答应岂能违背,所以道长之语,恕难从命。”

    “你说什么,天命?”

    申公豹双眼一突,被呛住了,凭你那点道行也敢在道爷面前谈天命?

    目光闪动,申公豹感觉这殷郊可比那个殷洪要难对付多了。

    “殿下,你要这么说,那贫道也没什么好说了。”

    申公豹话音一转,改变方向:“不过据贫道所知,那姜子牙……好像也没殿下说的那么仁义无双嘛!”

    殷郊一听不悦道:“此事我心中自有计较,道长,告辞了。”

    说完,驾云朝西岐继续前行。

    申公豹也不挽留,只是长长叹息一声:“唉,殷洪殿下,你死的好惨啊,没想到你兄长如今还要去助你的仇人。”

    此言一出,刚飞出不远的殷郊身形定住,然后霍然大惊失色道:“你说……什么,我弟弟他……”

    申公豹拍了拍飞熊的头,叹息道:“既然有人不愿意听,那贫道多费唇舌干什么,飞熊,我们走吧!”

    殷郊赶紧道:“道长请留步……”

    可是只见申公豹骑着飞熊头也不回的要走,任凭他喊也不停下。

    殷郊只好快速赶到前方:“道长,方才晚辈唐突了,在此向您赔不是,还请您大发慈悲,告诉我那弟弟怎么了,殷郊求您了。”

    他们兄弟一母所生,感情甚笃,后来在刑场上被救走后十多年都没有见过面。

    此刻听到兄弟的消息自然紧张着急的不得了。

    “罢了,念殿下兄弟情深,那么贫道也就如实相告了,不过殿下要节哀。”

    申公豹叹息道:“当初二殿下也奉命下山助周,不料姜子牙为了争功劳,竟用太极图杀死了二殿下,呜呜,二殿下你死的好惨……”

    说到最后,他努力挤出两滴泪抬袖擦掉。

    “什么,这,这……这不可能。”

    殷郊满脸不可置信,一时间有些无法接受:“师父说师叔是道德君子,正直的好人,师父不会骗我,师叔不可能会做这种事,不可能,一定有哪里不对……”

    “此事现在天下皆知,殿下若不相信下山一问便知,看二殿下是不是死在姜子牙和太极图手中。”

    申公豹冷笑:“殿下知道这些以后,不给二殿下报仇雪恨这也没什么,但要是去帮助杀弟仇人姜子牙,那就真的狗彘不如。”

    殷郊愣在原地。

    “好了,贫道言尽于此,殿下要怎么做自己决定吧!”

    申公豹冷笑一声骑着飞熊向着远处腾空飞去。

    他看出殷郊身怀异宝,且,很有可能就是广成子成名法宝番天印。

    此宝乃先天灵宝,威力无穷,在广成子手中能一击砸死太乙,甚至大罗神仙。

    这样危险的东西他怎么敢让去西岐,要是几印下去,他徒弟和大商不得完犊子了。

    不过现在,殷郊就算不去商营,但也绝不会去西岐一方帮姜子牙。

    这样他目的也就达到了。

    殷郊呆滞良久后,才一点点回过神。

    两个身份尊贵的大商王子,一朝母亲被陷害,含冤受尽折磨而死,而下令用刑的那个人正是他们的父亲。

    并且,他们的父亲还派人抓他们要杀掉。

    于他殷郊而言,在处死命令下来的那一刻,他的父亲就死了。

    从那时起,天下再大,他的亲人却只剩下了一个。

    他可以不在意大商的江山,不管那个男人的死活,但他不能不在乎他的亲兄弟。

    那个人叫殷洪,是一个叫殷郊的弟弟。

    现在有人说他的弟弟死了,被他要去帮助的那个人杀死的。

    他一时间很迷茫,很无助,很混乱,不知道怎么做。

    殷郊死死的握紧拳头,但还是没有被悲愤冲昏头脑:“不可听信刚才那道人的一家之言,下山再找人问清楚再说,甚至,他这些话有可能都是在骗我。”

    殷郊安慰自己,单凭那个道人的话他信不过。

    他在一座山中发现了一伙山贼,将之收服,一问,最后的结果让他感到无比的绝望。

    答案真如那道人所说,他的弟弟死了,被姜子牙用太极图杀死的。

    这是已经在世上传开了的事情。

    至于是保西岐而死,亦或是保商而死,在这一刻似乎都不再变得那么重要。

    他只知道,他仇人的名字除了妲己外多了一个姜子牙。

    夜晚。

    大战前夕,陆川的别院显得很热闹。

    孔宣、羽翼仙、袁洪几人坐在一起对月小酌几杯,院中还有一个圆滚滚但很灵活的熊猫在练拳。

    有除了他和袁洪的两大高手坐镇,他这小院的安保和逼格够高了。

    比天庭的凌霄殿还……

    陆川突然看向院中,一道人影由虚凝实,变成了一个身形挺拔的年轻人,看不清脸,但眸子非常有神。

    “阳神!”

    看到这个虚影陆川眼睛一眯,他刚夸安保就来了,这是故意来打他脸的吗,

    元神出窍,或许还要受到时间的限制,但炼成阳神后聚散无形,离体出游时无惧阳光。

    虽然看起来玄乎,但炼神境修成阳神就可以做到了。

    孔宣饶有兴趣的盯着年轻人。

    阳神扫了眼几人:“哪位是贤者陆川?”

    ps:这一章有点长。。。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