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45章 蝼蚁的爱

第545章 蝼蚁的爱

 热门推荐:
    千年道行的九尾狐在帝辛手下走不过一招。

    刀意缓缓消散,天地之间再度被那无边的夜幕笼罩,恢复到了之前的宁静中。

    陆川神色也恢复平静坐了下来。

    帝辛的这一刀很强,但还没有达到那种传说中诛仙灭妖神魔辟易的程度。

    当然,他也不知道帝辛这次使了几分力。

    不过帝辛的战力是真的强,他只记得原封神中诸侯打到朝歌城下时,众多诸侯以多欺少合战帝辛都拿不下,还被反杀了其中的南伯侯。

    最后还是杨戬、哪吒、雷震子上场出手方才将帝辛打退。

    不过帝辛战力再强,明日去女娲宫还生死未卜,想必斩杀九尾狐也是为了他的儿子武庚。

    帝辛若遇不测,女娲大概就会罢手,接下来就是完成封神之事了。

    再看旁边,桃精柳鬼吓得蹲在瑟瑟发抖。

    刚才帝辛的那一刀太强大,让他们这俩几百年道行的妖怪感觉灵魂都在战栗。

    “那点出息!”

    陆川无语哼道:“滚一边去幻化的好一些,不然小心被人宰了。”

    两人吓了一跳,感觉走到一边,摇身幻化成了人形。

    陆川道:“你们两个以后是本府仆从了,以后本府到哪你们俩跟到哪……”

    正说着,一道白色影子跳进了院子吃惊道:“刚才那一刀什么名堂,把我都吓醒了。”

    “死马你好了还跟我装瘸?”陆川骂道。

    白色影子正是龙马。

    龙马没好气道:“还没好,背不了人。”

    ……

    宫殿外,忽然传来整齐的脚步声,王宫的卫队到了。

    一进殿他们就看到,他们的王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大王帝辛正在收刀入鞘。

    此外,地上还有散落的瓦片和灰尘,大殿顶上破了一个大窟窿。

    “大王,王后……怎么了?”

    那王宫卫队的校尉看到这一幕,大吃一惊,小心翼翼的问道。

    “有妖魔潜入王宫,妄图在此刺杀孤,害死了王后!”

    帝辛摇摇头:“你们退下,现在已经没事了,孤,想静静。”

    “诺”

    那校尉退了出去。

    大殿中,顿时,只剩下帝辛与一具尸体,还有无边的寂静。

    帝辛看了眼地上的人,完美的就像一个宝玉雕琢的人,没有一丝的瑕疵。

    纵然死去,也依旧像是活人一样,只是安静的就像是睡着了。

    帝辛目光复杂,九尾狐也好还是妲己也罢,长久以来她们都不是她们,而是另一个人的化身。

    那是他心中遥不可及的梦,眼前的,却是可以伸手触碰到的。

    轻轻抚摸了一下后,帝辛一人坐在地上想了很久,最后长身而起:“来人,宣太师、丞相、陆大夫进宫!”

    “大王,太师去镇压妖祸,还没有回来。”

    殿外一人答道。

    帝辛从袖中摸出一枚玉符,捏碎道:“他会回来的。”

    长夜漫漫,奉行不加班主义的陆大人又被叫去加班了。

    准确的说应该叫托孤!

    帝辛长身而立,三人单膝跪地听着旨意。

    “王叔,太师,陆卿,你们三位是朝中孤最为倚重的三位重臣了,可惜飞虎不在!”

    帝辛笑了笑:“孤近日心神不宁,想必有要事发生,此番深夜召三位入宫乃是孤怕哪天遭遇不测,而嗣子孱弱,故不得不以大事相托三位。”

    闻言,陆川和闻仲互视一眼,没有作声,不过闻仲还是叹息一声。

    唯有比干讶异道:“臣观大王身体强健并无病症,何出此不详之言?”

    帝辛笑了笑没解释:“还请三位保武庚继位,辅佐于他,倘若大商不灭自是大幸,若是……三位爱卿,拜托了!”

    比干泣拜道:“大王放心,老夫必竭肱骨之力,尽忠贞之节,死而后已!”

    闻仲抱拳道:“老臣自当肝脑涂地,效犬马之劳以保大商之江山!”

    帝辛又看向陆川。

    闻仲、比干也向陆川看过来。

    陆川硬着头皮道:“臣也一样!”

    看我做什么?

    他可最不愿意立这种fg了,关键是这世界很灵啊,出口成愿,殷郊殷洪就是这么没的啊。

    “武庚!”

    帝辛心中叹息一声,想起武庚他就忍不住想到另外两个儿子。

    不久前,殷洪下山战死的消息送来,让他悲戚了许久。

    ……

    当夜,帝辛就命人用棺木装了妲己的尸体。

    不过将妲己死去的消息也封闭了,仅有少数人知道,加上妲己人见人怕,所以很少有人主动关心她。

    妖杀人虽是不错的理由,但在大商如今境况之下要是传出,大商王宫被妖怪来去自如,那对大商的民心影响很大。

    次日,帝辛乘坐御辇带着满朝文武,三千大军护卫,浩浩荡荡到了女娲宫。

    帝辛下了御辇,望着眼前几乎没人来的女娲宫。

    他已知道,自当年的事发生之后,女娲宫就无人再点起一炷香了。

    自当年到现在已过去了二十年。

    “你们在外等候,孤一人进去!”

    帝辛从身旁侍官手中接过一炷香,解下佩刀,进了女娲宫。

    轰的一声,大门关闭。

    陆川望着女娲宫,这是天下女娲庙最豪华气派的一座,毕竟王都脚下。

    不过女娲不收香火没有办法,很多信众知道此事也就不来了,最后就这样破败下去了。

    “师弟,你说大王会不会……”闻仲有些担忧。

    陆川摇头:“难说!”

    人在愤怒的情况下就会丧失理智,智商为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比如帝辛给妻子剜眼烙手,还要杀儿子,其它生物也是一样

    因此,他这位老板进去后被一巴掌拍死他都信。

    得亏当年女娲不在家,不然,帝辛要被拍死也就没有今日这一大堆破事了。

    帝辛进入,环顾四周可以看到当初的题诗依旧写在墙上。

    帝辛燃香后上前插入香炉。

    可一插进去,本来燃着的香便自灭,如此一连三次。

    帝辛伸手取香正要点第四次,忽然再碰到的时候香化成了齑粉。

    “无道人君,你终于来了。”

    光芒一闪大殿上的玉像发光,浮现出一个女子虚影来。

    “是孤来了,不过你凭什么说孤无道?”

    帝辛道:“就因孤提了一首赞美你的诗,这就是孤的无道、亵渎?”

    女娲道:“事到如今,你还不知错么?”

    “是,孤不知道,你造出的人有七情,有六欲,有心,有爱!”

    帝辛道:“孤不明白,孤只是表达出了对你爱慕之心和赞美之意,何错之有?”

    女娲威严道:“你心中但凡要是有一点对天地和神圣的敬畏,那就不会说出如此亵渎之语。”

    “孤知道,你是高高在上的神,你需要人像蝼蚁仰望巨龙一样敬你们,畏你们,祭祀你们,供奉你们。”

    帝辛朗声笑道:“你为什么会对此愤怒?是不是接受不了一个蝼蚁对你产生爱,甚至有爱慕这样的想法。”

    女娲的目光变得无比冷酷,还包含着愤怒。

    帝辛继续道:“不过人虽在神的手中而生,但终究也不是你们神所圈养奴役的宠物和奴隶,人不是蝼蚁,孤要告诉你这位大神这一点。”

    “至于敬畏,当初在孤接过群狼环伺的大商,在最绝望、无助的时候,供奉的你们这些神可有一个出来助孤?”

    帝辛说到这笑着摇头:“没有,从始至终一个神也没有,从那时起孤便明白一件事,敬畏供奉的神也一样靠不住。”

    “他们只会操控你的命运,给你灾祸,还说是为你好,人从头到尾能靠的只有自己。”

    “放肆!”女娲喝道。

    帝辛笑道:“都要死了,放肆一回也就放肆了,孤一直想说的也说了,你想杀就动手吧!”

    女娲冷冷盯着帝辛,终究没有出手。

    她看得到,从天上垂下一股紫气笼罩在帝辛周身,来源便是天上的紫微星。

    这也是帝王之星!

    有称王资格的帝王之气便是人在出生前由这颗星赐予的。

    她可以无视这颗星,但杀了帝辛她将会被大商所剩下的气运反噬,甚至会引发整个人族的气运反噬。

    紫微星之力她可以不放在眼中,大商她也可以忽略,但整个人族的气运反噬就不是闹着玩的了。

    “本宫不会杀人,但本宫看到你会死的很惨!”

    女娲冷冷道:“在你死之前,这场妖祸也不会停止。”

    “这么说孤还有几天时间了?”

    帝辛笑了笑,转身而去:“那这次上天对孤倒是挺仁慈的,好,接下来孤便让娘娘看看你眼中,所谓蝼蚁的力量。”

    大门打开,帝辛迎着阳光大步走了出去。

    阳光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

    “活着出来了?!”

    陆川一愣,女娲这么好脾气了么?

    切,这话鬼都不信,要是好脾气就不会搞出这场妖祸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