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34章 谁守雍州

第534章 谁守雍州

 热门推荐:
    此刻,雍州城外的一座山顶上,一道黑衣身影负手而立在夜空中,衣袍在夜风中猎猎作响。

    那个夏禹后人此刻正靠在一颗巨石边上,神色苍白,没有什么血色。

    在此可以看到山下大军拿着火把,如一条长龙般涌入雍州城的情景。

    “废物,不仅没有拿下冀州,反而连雍州也弄丢了。”

    黑袍人回头看向身后,哼道:“若不是因为你是这上百年来,唯一一个获得轩辕剑认可之人的话……哼!”

    他的声音听起来极为沙哑,在夜空中有些吓人。

    实际上,这次雍州失守的主要责任还是在安夏身上,但是身后这个晚辈手持轩辕剑都未拿下冀州,这让他很不满。

    “雍州失守了?”

    闻言,夏禹后人也吃了一惊,不过听到黑袍人的话也哼了一声。

    对于这个所谓的老祖,他的神情中并无多少尊敬。

    他扶着巨石站了起来,摇晃着走到崖边向着山下望去。

    然后他也看到了大军入城的一幕。

    “可恶……”

    夏禹后人不由握紧了拳头,突然愤而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黑袍人身形一动,宛如魅影一般出现在夏禹后人眼前:“你要去做什么?”

    “你不是要雍州么?我去给你拿回来就是了。”夏禹后人冷冷道。

    黑袍人发出瘆人的笑声:“算了吧,你已知道殷商的大贤者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况且今夜他的手下也有厉害人物。

    你还是回去养好伤再说不迟,不然就你现在这样的状态去就是在找死。”

    夏禹后人沉默了起来。

    “在轩辕剑跟前几十万大军跟蚂蚁没有任何区别。”

    黑袍人淡淡转身:“区区雍州又算得了什么?只要我们想要就随时可以拿回来,回去养伤吧!”

    “你为什么不亲自出手对付那个陆川?”

    夏禹后人皱眉道:“以老祖的功力,对付他应该不是难事吧!”

    “你懂什么,区区一介大商的臣子又岂配做我的对手。”

    黑袍人哼了一声,充满轻视与傲然,然后,神情一凝看向朝歌的方向:“老祖我的对手在别的地方,在找上他之前,决不可以暴露我的存在。”

    这一次,他的声音中充满了忌惮。

    ——

    雍州侯府,陆川这话一出口,几个雍州部将又看了眼熟睡的安夏,眼前一亮,眼底的目光顿时有些不善。

    安夏领头带着他们造了大商的反。

    你说造反就造反吧,现在天下的趋势是这样。

    可让他们生气的是今夜敌军来袭时,他们派人禀报催了不下十次,结果连个影子也没有。

    现在他们看到了,好啊,你个混蛋,不出来指挥作战,反而还抱着白花花的夫人睡的那么香甜。

    几人心中的怨念和阴影面积有些大。

    陆川看着他们,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我来!”

    冀州上将赵丙抬手,嘿嘿笑着,上前两个大耳刮子就抽了过去。

    在收回时,咸猪手还‘不小心’的在安夏怀里的夫人脸上,轻轻掠了过去。

    “老赵你的这手劲儿也不行啊,你看他睡的还是那么死,没醒来啊!”

    “还有,你的那只手刚才好像不规矩啊,往哪摸呢!”

    冀州部将哈哈大笑了起来。

    陆川没做声,对旁边大梦真人点了下头。

    大梦真人顿时会意,暗暗掐诀,解开了他的入梦。

    “啊……”

    沉浸在睡梦中的安夏大叫一声,被脸上的痛觉刺激醒来。

    只感觉他的脸上很疼,火辣辣的那种疼,双眼骤然睁开怒吼道:“是谁打我?”

    可是这一坐起来他整个人就惊呆了。

    他的周围站满了人,此刻脸上还都带着促狭的笑意,像是观赏一只猴子般看着他。

    “苏护,苏全忠,你……你们……”

    安夏感觉自己在做梦一样。

    他是谁?

    他在哪?

    这俩父子怎么在一块儿了?

    苏护肿么进来的?

    苏全忠又是怎么从监牢里出来的?

    他心里一下冒出无数问题,想要找到一个答案。

    在他崩溃之际,他看到了他手下几个雍州城重要的将领,此刻都被当成粽子绑着跪在那里,怨恨的看着他。

    “侯爷,咱们的雍州城……没了!”

    “雍州城已被他们打下来了。”

    几人垂头丧气道,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这位醒来什么也不知道的顶头上司。

    “雍州城……没了?”安夏呆若木鸡。

    这个消息不亚于一记闷雷,劈在他脑门上,直接将他劈傻了。

    他只是睡了一觉啊,什么都没做啊!

    “你们几个混蛋,敌军攻城,为什么不通知本侯?”安夏怒气冲天。

    几个部将垂头丧气道:“通知了,而且还派了十次人啊,可是连侯爷的影子都没见……”

    如果有安夏指挥,那苏护他们想拿下雍州城还真没有那么容易。

    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雍州……失守了?”安夏失神喃喃。

    苏护哼道:“不错,安夏,你身受大商王恩而不思回报,反而犯上作乱,罪无可恕,我们这就将你押去朝歌听候大王发落。”

    “苏护!”安夏闻声突然眼底凶光一闪,整个人如一头扑食的猛虎般朝苏护扑去。

    与此同时,一掌化爪,散发迫人的紫色真气,凌厉至极,朝着苏护的脖子抓了下去。

    他此举并非是想要苏护的命,而是在雍州失守之后需要一个保命的护身符。

    不然要是去了朝歌,他也一定是死路一条。

    苏护神色大变,脚下急退。

    不过眼看安夏就要得手,突然苏护眼前一个影子一晃,多出了一个人,右肩往前一送。

    安夏目光一缩,他的这一抓很准确的抓在那个人的肩膀上。

    “大人!”苏护惊呼。

    安夏看到众人神色古怪,不过也没时间想太多了,大吼道:“放我走!”

    陆川点头道:“可以!”

    砰!

    陆川一掌拍出,落在安夏的天灵盖上,立时,安夏面孔上七窍流血,轰然倒下。

    “首恶已死,剩下的人投降不杀。”

    陆川淡淡道:“将安夏的人头带去朝歌拿给大王。”

    他不会留大夏的人留下救人的机会。

    不过雍州虽然打下来了,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是谁来镇守雍州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