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18章 不当坐骑

第518章 不当坐骑

 热门推荐:
    殷成秀说起来,还是大商王族的旁系血脉。

    陆川看向大殿中那个身穿铠甲,神情严肃,脸上生出了胡茬的中年武将。

    “岁月真是把杀猪刀啊!”

    陆川心中叹了一声,又抬手摸了摸脸,还好没杀到自己身上。

    修炼以后,他的衰老大幅度延缓,可是此刻他在殷成秀身上看到了同龄人该有的模样。

    殷成秀比他稍大一两岁,说起来他们俩还有过节。

    此人当年还曾引诱他服用过自己炼制的重明神血丹。

    陆川记得那时的殷成秀还是个俊秀的白衣少年,如今十多年过去,殷成秀也变成了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

    帝辛凝视陆川和殷成秀,沉声道:“镇压匪患的重任孤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此事不得耽搁,今日就出发吧!”

    陆川前几天请战二字既让他意外,又让他期待,带来一个惊喜。

    不过惊有,喜是没有了,自己如他所愿派他去剿匪,结果这货跑去磨蹭了四五天还没出发,让他实在有些恼火。

    “臣,遵命!”

    陆川和殷成秀躬身施了一礼道,从大殿中退了出来。

    走到殿外,陆川故意笑道:“殷将军,你看我们这次剿匪该先往何处去才是?”

    这殷成秀的出身很不凡,身上还流淌着大商一丝稀薄的王血,所以出征前必须确定下来主权。

    这次他也有计划了,郑伦接到命令后虽已经马不停蹄的赶来了,但要到也需半月之久。

    这些时间正好让苏护有机会出兵,方便他行动。

    只是帝辛给了派了个拖油瓶。

    殷成秀听到这话眼底闪过一抹精光,不紧不慢道:“这次镇压匪患大王让陆大人作主,末将只是前来协助,所以还是陆大人决定,然后末将去集结兵马!”

    帝辛的意思是让陆川做主,但陆川毕竟文臣出身,做做统帅出谋划策就行了,但打仗还得看他们武将的。

    “这样啊,那就从……西北方剿起吧!”陆川笑了笑后抬手一指道。

    朝歌西北是青龙关,出了青龙关便是九州之一的雍州,也是这次帝辛叫苏护攻打的地方。

    陆川目光一寒,这雍州侯是九州诸侯之一,当年早就反了的。

    那这次他便先西灭匪患,再出龙关,助苏护破了这雍州,杀杀这天下诸侯的气焰再说。

    殷成秀道:“那末将就先去集结兵马了,咱们未时三刻在西门外见。”

    陆川点点头,他这次既然不是想单纯的镇压匪患,那么也需要做一些安排。

    两人就此分开。

    陆川回到奇士府内大殿沉思片刻,便叫人找来了丁策,在他不在的日子里,此人将奇士府管理的极好。

    “大人又要去剿匪?”丁策听后思索起来。

    陆川看了他一眼:“怎么,有问题?”

    丁策叹了口气:“大人,如今天下局势动荡不安,百姓揭竿而起化为匪患,祸延四方,只是那破山中贼易,破人心中贼难,若是这天下一天不定那这贼就一天难以除尽。”

    “你说的这些……本府都知道。”陆川说道,这也是他为什么决定去打雍州的原因。

    丁策算是说到他的心坎里了,现在天下动荡那些造反的老百姓无非为了温饱,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小贼。

    那些诸侯才是大贼,病根,大贼一日不除,除小贼也是治标不治本。

    就像割韭菜,割了一茬还会有一茬,不除根就除不尽的。

    丁策抬头笑着说道:“不过既然这次是大人出马,那么这次定然是马到成功了。”

    “哈哈,丁策啊丁策,几年不见,官场上的客套话你也会说了。”

    陆川失笑一声:“本府今日出发,临走时要交代你一句,那个道人可是我与家师的贵客,你可一定要招待好了,在允许范围内尽量满足他的所有要求。”

    那个道人自然是羽翼仙了,申公豹这几日还没有离去,所以陪着羽翼仙。

    不过等张山率领的大军到了西岐开战后,他就会去截教请人了。

    丁策神色一凝,微一迟疑,试探道:“大人能否给属下交个底……”

    “仙人!”陆川说道,交个底确实很有必要,省的把羽翼仙给触怒了。

    “仙……属下明白了。”丁策深吸了口气后掩饰下眼中的惊色。

    陆川点点头:“将大梦真人、玄雀老人请来,这次本府出去要带上他们。”

    这次两人的本事可以派上用场了,带上也是为了以防万一。

    “是!”丁策转身退下。

    “出征……是不是还要一匹战马?”陆川寻思着。

    他有一头龙马,也不知龙吉现在驯服了没有,若是驯服此番必能让他如虎添翼。

    若没驯服……那他就自己驯服。

    火光一闪,冲出殿外,陆川朝着凤凰山飞去。

    “很抱歉,弼马温……驯服不了,我也试过了,野性难驯……”龙吉摇头说道。

    凤凰山半空中,一匹银白的龙马脚踏火光,如一道闪电般在天空绕着圈奔驰。

    在它的脖子上有一根发光的绳索,乃是龙吉的法宝捆龙索。

    这也是她的无奈之举。

    天庭的事情解决以后她也松了口气,开始帮陆川驯马,只是这匹龙马太邪性了,软硬不吃。

    弼马温来的时候,带了天马最喜爱的草料去接近,结果被一脚踹飞了出去。

    “对对对,难驯难驯……”小龟人立站在龙吉的肩膀上打着小报告道。

    说话间还不忘一爪将个栗子丢进嘴里,将嘴巴撑的鼓起来。

    陆川脸色一黑:“你们两个不是一伙的吗?”

    “对啊,但我是我它是它,而我比较好收买嘛。”小龟理所当然的说道。

    陆川哼道:“它可比你软骨龟硬气多了。”

    小龟忍不住叹了口气:“唉,龙吉公主这山中的好吃的实在太多了,我硬气不起来呀。”

    陆川无语了,又仰头望着天空的那头鼻孔喷着如龙的白气,也愤怒看向他的龙马。

    小龟抬头嘿嘿一笑:“你也别以为它比我好多少,只是没遇到合胃口的,不然它……”

    陆川若有所思,道:“有什么办法能收服它?”

    小龟撇嘴道:“简单,打服它,它就是欠收拾。”

    听闻这话,天空中的龙马愤怒长嘶起来,目光转移到了小龟身上,眼睛都要喷火了。

    小龟顿时吓了一跳,赶紧指着陆川咧嘴笑道:“别着急,这小子打不过你的。”

    龙吉公主向前轻轻踏出一步,神力气息释放,仰头道:“我来!”

    小龟笑容一凝,赶紧陪笑道:“公主姐姐你就别……”

    这龙吉公主一身是宝,比如捆龙索,这次正好捆到了一匹龙马,这还真克上了。

    另外还有几柄神剑,法宝网……打架不出手光祭宝就能让它那个兄弟吃不了兜着走了。

    “滚蛋,我可没你这个王八小舅子。”

    陆川一巴掌把这不靠谱的家伙,从龙吉身上拍飞,皱眉沉吟了起来。

    “再说一次,老子不是王八!”小龟恼羞成怒的爬起来大叫。

    看到这一幕天上的龙马人性化的咧开马嘴笑了起来。

    陆川见状眼底精光一闪,软骨头好办,只有硬骨头不好啃。

    有句话叫臭味相投,能跟小龟作拍档的能是什么好货,没看这俩家伙怎么祸害神农的药田么?

    陆川走过去在龙吉耳边轻语几句,龙马立即警惕了起来。

    龙吉听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眼天空后笑了笑,掐了个法诀,立刻捆龙索发光,五花大绑。

    龙马惊叫一声,从天空轰然落下,在地上砸出个大坑。

    陆川走到它跟前右手一晃,那柄海底死去上仙的仙剑出现在手中,‘锵’的往它眼前一插。

    “实话告诉你,神农已经将你交给我发落了,所以放你走就别想了。”

    陆川道:“我现在正好缺个坐骑,既然你落入我手中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当坐骑,待遇怎么样那王八蛋知道,要么……龙吉你家天庭除了弼马温,应该也有御厨吧?”

    “有,天上地下他们就没有不会烹饪的。”

    龙吉强忍笑意道:“不过我吃过的珍禽异兽多了,但是唯独这样天地生成的龙马后代倒是没吃过,我们这次或许可以尝尝!”

    唰,一听这话龙马的眼睛当时就睁的溜圆了,盯着陆川,似乎在判断陆川这话是真是假。

    它的灵智已经不比人差了。

    “看来这位朋友你不是很信啊!”陆川冷冷一笑:“不信你可以问问小王八我敢不敢。”

    小龟急忙大叫道:“喂,老家伙,别死撑着了,这混蛋当年可差点儿把我炖了,可是跟着他吃香的喝辣的,你想要吃什么找他就行了,咱们是当大爷去的,我还胖了两圈呢……”

    陆川:“……”

    龙马盯着陆川眼珠转了几圈,忽然道:“我不会做任何人的坐骑的。”

    “真当我在开玩笑?”

    陆川冷笑一声,抓住剑柄向下一拉,寒光一闪,如铡刀般向下斩落。

    龙马吓得闭眼大叫:“不过我没事带你飞两圈还是可以的。”

    锵,散发刺骨寒意的仙剑,停在了它的脖子上三寸处。

    陆川笑了起来:“对嘛,什么坐骑不坐骑的,大家都是朋友,只是我有需要的时候你要带我装咳,带我飞!”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