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08章 这是一个误会

第508章 这是一个误会

 热门推荐:
    一道白光自天空落在人间一座山巅。

    “快点说,这次天庭冻死大商十万大军的到底怎么回事?”

    白微还没有来得及走进来,龙吉公主就神色焦急当先开口。

    “为了这个就让我跑一趟?我很忙的。”

    白微一头银发,身着一件蓝袍,摇头道:“这次的事怎么说呢,很难说清!”

    “天上只有我们两是朋友,我有事不找你了找谁?更何况这次事关重大。”

    说着龙吉不满道:“什么叫很难说清?”

    “不为那件事怪我了?”

    白微有些意外道。

    当年龙吉私自跑来给杨戬一家报信,但是被他给抓住了。

    虽有私交,但他还是将之带去了天庭定罪,结果,龙吉被贬到凡间思过。

    为此龙吉记恨了他二十多年,上次来的时候可都爱答不理的。

    “不怪了,我这几年反思后发现,当年也是我有错在先。”

    龙吉大度摆摆手:“你铁面无私,执法如山,想一想,也没什么错。”

    要没有白微,她也就没机会下凡遇到后来的人和事了。

    白微盯着她道:“你这两年变化有些大……”

    天庭实在太冷清了,再加上神不能动情以及森严的天条律令,所以,天庭之中的神都能冷。

    他们每天要做的就是日复一日,严格做好自己的工作,不出现问题。

    龙吉笑了笑:“在人间待的久了多少也会有些人情味儿,再待一阵,我感觉我就会变成人了。”

    看着她开怀的笑容,白微怔了一下。

    天庭压抑情感也就成了一个几乎没有笑容的地方。

    白微道:“听说符元仙翁给你安排的姻缘到了,那个人怎么样?”

    “不怎么样,我不喜欢。”

    龙吉轻描淡写道:“然后……死了。”

    “你杀的?”白微惊讶道。

    听到这一问,龙吉得意一笑:“我夫君杀的。”

    “这有什么得意的。”

    白微摇头道:“那就行了,不过你知道符元仙翁可不是大度的人,有我在,他不敢明着犯天条,但坏了他的事他一定会报复的。”

    龙吉神色一凝:“我知道,对了,还是说正事儿!”

    过了片刻后。

    “不好,前两日我听说商王向北海、西海龙王约战,这要是打起来,不管哪一方胜了事都不会小。”

    龙吉着急道:“现在最要紧的事查清疑点找出真相,在此之前,千万不能让他们打起来,可是……可是连父皇都没有发现缘由……”

    她有些无力。

    以她父皇的神通都查不出来,只能把问题推到阐教身上,她怎么查?

    要是他父皇能查清缘由,那就绝不会不给人族一个交代的。

    白微抬头看向天空。

    “那两头老龙还在天庭,我去留他们人间的几个月,还是不成问题的,剩下的……看天意了!”

    ——

    “元始道友息怒!”

    紧接着,虚空中,一道声音传来。

    只见虚空中金光大放,准提道人脚踏虚空步步生莲,迈步走来。

    “老师……”脸色雪白的普贤真人见到准提后,神色复杂,摇头长叹一声。

    这老师一词极为普遍,乃是敬称,含义与前辈一样。

    那一天,准提不吝以西方妙法答谢他放过马元,他得到西方的法,大喜。

    只是谁也未曾想到,事情会变为今天这一步。

    元始的大手被七宝妙树架住,隔空冷冷道:“你想插手我阐教之事?”

    “非也!”

    准提道:“贫道只是来给道友一个解释,关于贫道为什么传他们西方的法。”

    “这件事贫道不需要解释。”

    元始虽说的客气,但话语态度十分冷硬:“道友还是莫管闲事,回你的西方极乐世界去吧!”

    西方极乐世界乃是西方二圣,发宏愿,修功德,所开辟成的一个净土世界。

    这个世界号无痛苦,故称极乐,也并不在此界。

    准提笑道:“道友请务必听我一言。”

    元始冷冷道:“不听!”

    大手一震,轰隆一声,散发柔和之光的七宝妙树震退了过来。

    准提笑容一凝,双手接过妙树,这还能不能好好交谈了?

    望了眼文殊三人之后,他还就真的不说话了。

    他西方的妙法岂是那么好修炼的?

    他毫不吝啬的传法,自有其算计,也赌定了他们一定会禁不住诱惑去修炼。

    可是一旦修了西方妙法以后,再被元始发现那阐教内必然是容不下他们了。

    不过这又不是什么危害师门的死罪,所以下场最多逐出师门罢了。

    当然要是再交涉一下,倒也不是不可以让这几人走得体面一点,留住名声。

    陆川目光闪动,这下文殊三人怕是在阐教内待不住了。

    元始也不会再庇护他们。

    别忘了,元始原来不派别人偏偏派他们去万仙阵中破阵,可见其心中不满。

    另外只要这场封神不结束,他们这些人便去不了西方。

    这是个好机会,只要没有准提坏事,他保证封神榜必有他们一个席位。

    “不,他不能走!”一个声音传来。

    下一刻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天地间,迅速凝实,化作一个英俊的青衣道人,眉心一点朱红,踏步而来。

    “师祖?!”

    陆川一喜,正是通天教主到了。

    “师弟?!”元始一怔。

    准提打了个稽首,笑道:“原来是通天道友,令师兄的事贫道已经不插手了。”

    通天冷冷道:“贫道说的另一件事,准提道友,你来我中土也就罢了,为何还要施法暗害大商的十万大军?”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

    “什么?”

    玉虚宫内元始神色也是一变。

    准提面色变了变,镇定笑道:“通天道友你说什么,我不知道,贫道只是来中土渡化几个有缘人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通天教主冷笑着抬头看天:“准提道友你瞒得过我们,难道还想欺瞒我们师父不成?”

    这个世界哪个大神通者不知,三清之师乃鸿钧道祖。

    连作为天尊的三清尚是其门下弟子,可想而知他们师尊多厉害。

    “鸿钧道祖?!”

    如果说天尊凌驾于众生之上,那毫无疑问这道身影是在几位天尊头上的人。

    这一次准提的神色变了。

    他不信通天可以,不信元始可以,不信道德,不信女娲,但唯独那一位的道行他不得不信。

    通天朗声道:“你来我中土,趁天庭施法之际暗害凡人,挑起争端,嫁祸于人,告诉我,你究竟意欲何为?”

    说到最后,眸子冷冽带着杀气,盯着准提冷声质问。

    “准……提……”

    听到这些话,玉虚宫内,元始大怒,一道粗壮的光柱冲天而起。

    轰的一声,一道虹桥横贯天宇,元始的神色无比冷漠手持一杆长幡,片刻间到来。

    难怪他之前发现了疑点和不对,但就是无法推演、回溯出来,所以只有舍下老脸硬是厚着脸玩起了推卸责任这一套。

    都是混元大罗金仙,同级别,一人做了手脚那别的人也是查不出来的。

    “两位道友,这是一个误会!”

    看到通天和元始齐至,准提心中不由暗暗叫苦,口中却道:“物也知商灭周兴,此乃天数。

    西岐天命圣主生,元始道友,你派出弟子下山辅佐,但如今西岐元气大伤,兵力不足试问如何抵御大商的这十万大军?”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