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05章 说走也能走

第505章 说走也能走

 热门推荐:
    “不过大王,现在我大商外患严重,那些反叛的诸侯尚未解决。”

    闻仲忽然又想到一件事,赶紧道:“若是大军被冻死的消息传出,只怕会引得群臣以为我们开罪了上天,或者天佑西岐,到时必然百姓人心惶惶,而乱臣贼子们必以此来大做文章……”

    这世上有鬼神存在,而人又非常敬畏上天,甚至超过了对商王的敬畏。

    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因此,帝辛的爷爷曾经当着众多百姓的面亲自带人,以弓箭射天,其目的就是消除人心中对于鬼神的敬畏。

    据说那次天空还有血滴落下来。

    只是后来他被雷劈死了,这也使得百姓对于上天越发的敬畏。

    帝辛听到这话,神色沉了下来,握紧了拳头。

    如今,天庭降雪冻死了征西的十万大军。

    一旦传出去,不明真相的百姓们必当以为又是大商开罪了上天。

    群臣听到这些自然人心不定,而那些叛臣了听到这个消息更是会欣喜若狂,以此作为他和大商气数已尽的征兆。

    闻仲说的这话一语中的,这也是他心中忌惮的。

    尽管,他有着神魔辟易的强大力量,可人王的基础也是人,失去了民心,他谈何人王?

    沉吟良久后,帝辛目光一闪,看了眼手中的刀:“不用管!”

    “可是……”闻仲迟疑。

    “这个消息瞒不住,只怕现在已经到朝歌了,哪怕不说局面也不见得比现在好。”

    帝辛缓缓道:“只有那两条龙的血,才可以祭奠死去将士们的在天之灵,天庭不给一个交代,孤便亲自要一个交代。”

    闻仲张了张口,最后化为一声叹息:“好吧!”

    ——

    帝辛猜的没有错,此事发生在西岐境内,半个月内足以传遍天下,也早已到了朝歌。

    次日早朝时,一件事震惊了朝堂上下、王宫内外。

    先是有大臣说起十万征西大军,在金鸡岭全军覆没被天降下的一场大雪全部冻死。

    接着商王帝辛震怒,向降下这场大雪的天庭正神,西海、北海两大龙王发出挑战,要他们来朝歌给一个交代。

    许多大臣闻之大惊失色,称此事不详,乃是开罪了上天。

    不仅不该挑战天神,还应该跪地祭天请求天神原谅。

    帝辛不允,还将带头劝谏的两个大臣重打三十棍后投入监牢,等待发落。

    当消息传开后天下震惊。

    如闻仲所料,不明真相的百姓们自然人心惶惶,而叛乱们的诸侯也没放过机会,以十万大军被冻死的事大肆渲染大商气数已尽。

    一时间天下乱象纷呈。

    ……

    另一边,陆川也离了金鳌岛踏上了归途。

    申公豹与他一并离开的。

    不过却并没有跟他在一起,而是去蓬莱岛请一个耿直的朋友来助阵了。

    也就是常说的头脑简单。

    至于通天,陆川请他去做另一件事了。

    不过这次怎么让那只手出来,也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陆川一路思索,当到了神州大地的境域内时,突然,一道耀目的长虹从前方迎面而来。

    长虹中,一道人影渐渐凸显,乃是一个身穿道袍的道人,拦住了陆川的去路。

    陆川见状先是一惊,向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别人后脸上露出笑容。

    “这不是玉虚宫的文殊广法天尊么,这么急匆匆是要往哪去?”陆川笑容炽盛道。

    正是文殊广法天尊,不过此时他的神情上满是阴冷。

    “陆川,你真是好大的狗胆,居然杀了我徒弟金吒!”

    “啧啧啧!”陆川道:“真是没想到啊,你这样道德清高的上仙,出言居然也会如此低俗不堪,没想到哇没想到。”

    广法天尊冷冷道:“今天你必须给他偿命!”

    “大劫之中人人自危,谁都可以死,他凭什么例外,你又有什么底气说这话?”陆川淡淡道。

    “还当你是当年那位高高在上的玉虚上仙么?今日来的正好,你这么爱护你徒弟,那我送你们去见面如何?”

    文殊广法天尊目光更冷几分,一股强大的气势自他身上出现,凌空而立,使得周身风云激荡。

    虽然他现在的修为,比起巅峰时的一成都不到,但在合道境也属于最上等的存在。

    “嗯?你的修为恢复的很快啊!”陆川眼睛一眯。

    他敏锐的感觉到广法天尊的法力,比之前更强了很多,已经足以称得上合道境的巅峰层次了。

    只差半步就能再度踏入仙道领域成为真仙。

    广法天尊手一握,一柄剑出现在手中,提剑冲了上来,抬手就是凌厉的两道匹练似的剑光,将陆川笼罩找下。

    “嘿……”对于这位广法天尊,陆川虽不怕,但也不敢小觑,名师出高徒这句话也不是随随便便说说的,另外,此人找上让他看到了一个机会。

    前提是这家伙已和西方搭上了线。

    陆川目光一闪,抬手间一道黑色龙影闪过,变成一杆大戟在手,不进反退,挥手大戟扫碎了剑光,从青鸾背后冲起朝着广法天尊冲了过去。

    两道人影冲到了一起,兵器都在发光,戟影翻飞,剑光纵横,兵器一次又一次的碰撞战在一起。

    咻!咻!咻!

    两人的身影时而在东时而在西,激战二十余招,终于各自对了一掌后退开。

    广法天尊死死盯着陆川,眼中似乎在忌惮,陆川也盯着他,手中攒心钉随时待发。

    片刻后,广法天尊目光一闪,抬手一道金光如太阳般升起:“遁龙桩!”

    陆川也挥手祭出攒心钉,一道耀目的火光冲向广法天尊,几乎瞬息而至。

    这属于暗器,交战之前距离太远不好暗算,交战之后根本没有祭法宝的机会。

    另一边在耀眼的金光中,三个金色圆环与一根金色柱子飞出,一根套在了陆川脖子上,一个腰上,一根双腿上。

    眼看那道快如疾电的攒心钉要将广法天尊,扎一个透心凉,可是攒心钉忽然停在半空,接着光芒敛去,飞进了上方一个花篮中。

    “无量天尊!”一身白衣的慈航道人手中提一个花篮。

    “原来你们早有准备,三个一起出动,还真是看得起我呀!”

    被捆在遁龙桩上的陆川摇头笑道,只见除了慈航道人外旁边还有一个普贤真人。

    普贤哼了一声,他们三人原在一起修炼西方妙法,只是后来文殊感应到徒弟被杀后走了一趟西岐。

    这花篮正是攒心钉的克星,黄天化离开时,将一切都留在了西岐,被他们取得。

    文殊提剑走来,冷笑道:“说让你偿命今日就让你偿命!”

    “那我说想走现在也能走。”

    陆川嘴角一弯:“你这破玩意儿啊,对我没用。”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