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501章 我要告姜子牙

第501章 我要告姜子牙

 热门推荐:
    “天帝的意思,以及我们刚才所见,一切都会禀明大王的。”

    陆川向昊天上帝躬身一礼,道:“那我们便告退了。”

    说着就与闻仲转身朝凌霄殿外走去。

    旁边班中,太白金星看到这一幕,微一沉吟后忽然道:“等一下。”

    陆川和闻仲微诧回头,就见太白金星出来笑吟吟道:“老夫来送一下两位。”

    陆川微愕后点点头,对走来的太白金星道:“有劳了。”

    三人一起出了凌霄殿后朝天门而去。

    在路上,但见两边云海中雕栏玉砌,宫殿林立,华丽非常,但就是极为冷清。

    “两位,此番的事虽说我天庭的神没有出现工作上的差错,但人毕竟是冻死的,老夫深表歉意。”半路上太白金星叹道。

    陆川轻轻点点头,叹了口气。

    这老丈人摆明要推卸责任,他这个上大夫又能怎么样呢。

    人王的份量在天帝跟前都不够,只有三位人族圣皇的份量才可以,在天帝跟前可以平起平坐。

    大禹是最后的人王,现在的帝辛他和闻仲称为人王,可仙神却只称他作商王,再以后到大周就是天子了。

    不多时,两人便出了天门,上了坐骑,又往下界而来。

    闻仲自离了凌霄殿,整个人便皱着眉默然不语。

    此刻离了天庭后忍不住道:“师弟,刚才你拦下我是何意?

    这次的事还没有解决掉呢!”

    “可是天庭不想跟我们多说了,他们已经摆明了要推卸责任。”陆川摊了摊手。

    刚才昊天上帝虽能截取回溯一段过去的时光,但只能证明,天庭的神在这次工作上没有失误。

    无法证明那些人的死与他们无关。

    那些人因为那场雪而被冻死,天庭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正如他之前所料天庭把皮球踢给了阐教。

    这次的事如果真有他推测的背后黑手,那阐教、天庭两边自然无责。

    可要是没有那这次的事,那就要他们两边担责了。

    闻仲哼道:“天庭要我们去找玉虚宫,可连管御三界的他们都不管,那去了玉虚宫以后难道就能给我们交代吗?到时候他们还不是要说去找天庭?”

    陆川在青鸾背上迎风而立,沉吟片刻后抬起头道:“我们就去玉虚宫走一趟。”

    闻仲吓了一跳:“师弟你说什么,我们还真的要去玉虚宫找元始师祖?”

    “当然,为什么不去?”

    陆川耸耸肩:“这次的事必须有人负责,天庭要我们去的嘛,我们就去听听元始师祖的说法也无妨,要是他们都推脱不管……”

    要是都推脱不管,那人族现在还有三位老祖呢。

    闻仲道:“那好吧!”

    两人过了罡风层这道天上人间的界线,之后,驾驭坐骑朝昆仑山玉虚宫而来。

    昆仑山巨大非常,山上也有不少大能居住,西王母,陆压,这些都是在昆仑山修行的人。

    不过最高的主峰属于阐教,有很多门人在修行,山巅上便是玉虚宫。

    陆川上次,也是唯一一次来玉虚宫都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不过那次来留下的记忆不是很愉快。

    两人落在阐教的山门前,有玉虚弟子迅速到来,看到他们两人的坐骑是麒麟和青鸾后一怔。

    陆川心中一笑,麒麟、青鸾这样的神禽、瑞兽不是一般人能收服乘坐的,算起来就是坐骑界的劳斯莱斯,倍儿有排面。

    那玉虚弟子本想称道友,但是看到两人身上的官服后不禁愣了愣,道:“不知两位客人从何而来,有何贵干?”

    陆川给闻仲悄悄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上去,这次他闭嘴。

    闻仲只好道:“我乃大商太师闻仲,这位是上大夫陆川,此番从天庭而来,有重要的事求见天尊,望请通传。”

    “大商,天庭?”

    那玉虚弟子听完不由一怔,接着道:“两位客人稍候片刻,我这就去通报一声。”

    说完快速跑了。

    闻仲皱眉道:“师弟,我感觉我们这是在浪费时间。”

    陆川无聊的抠了抠指甲后抬头,仰望那云海山巅道:“是有些浪费时间,不过该走的程序必须要走,不然有理的我们到最后反倒变成不是了,姑且看这次他们的说法吧!”

    闻仲点了点头。

    正说着,脑门凸起的南极仙翁手持拐杖,飘然而至。

    当远远看到陆川后,目光一凝,接着朝他们大步走来。

    “是你?”南极仙翁道。

    陆川微笑打断他道:“对啊,又见面了,好巧啊!”

    这南极仙翁现在已在天庭入了神职,不过整日却依旧待在昆仑山旷工。

    算起来,这南极仙翁才是玉虚门下二代中的第一高手,大师兄,其法力之高深,绝对在十二上仙之上。

    南极仙翁哼道:“你来昆仑山做什么?”

    “告状!”陆川淡淡道。

    南极仙翁冷笑道:“告状?那你就不该来我们昆仑山玉虚宫,人间的事找人王,海里的事找龙王,死人的事找阎王……”

    “我要告姜子牙。”

    陆川直接打断了他的废话,道:“不久前,姜子牙施法向天庭烧了玉虚天尊符印,逆转天时,化夏为冬,给西岐降下了一场大雪,唯独冻死了我大商十万大军,我们大王震怒,派太师带着我来找贵仙门讨要一个说法,是吧,太师?”

    三言两语,他就说完了事情的起因和经过。

    闻仲正诧异明明帝辛叫陆川带队,怎么这会儿陆川口中变成以他为主了。

    听到问他后感紧点头,沉声道:“是的,没错,南极仙翁,咱们三教情谊归情谊,可这次是公事……”

    “什么?冻死了十万人?”听闻此言,南极仙翁神色一变。

    闻仲神色凝重道:“两军交战,本当各显其能,只是这一次姜子牙做的过了吧,要是能请天庭相助,那是不是下次我们就能以碧游宫道术,请天庭水淹西岐呢?”

    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南极仙翁一眼。

    陆川暗暗竖了个大拇指,师兄,说得好啊。

    南极仙翁沉吟片刻,道:“子牙师弟只是求了场雪,施法的却是天庭,或许此事是天庭的人执行有误,你们有意见要说法该去找天庭才是吧?”

    陆川悠悠道:“仙翁不就是天庭的人吗?”

    南极仙翁被噎了一下,可还未等他开口,闻仲就冷冷道:“仙翁,我们这次正是从去了天庭后来昆仑山的,天帝已经施展神通回溯时间,证明此事天庭施法无误,姜子牙要三尺二寸雪,天庭就降了三尺二寸,现在他要我们来找你们玉虚宫。”

    南极仙翁的眉头皱起,沉吟后道:“那你们在这儿等着,我去禀报师尊,请他定夺。”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