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490章 生存法则

第490章 生存法则

 热门推荐:
    陆川抬手,乾坤袋口扎紧,飞来落在了他的手中。

    “当年那只龟?”龙吉侧目。

    陆川当年将一只龟作为灵宠,走到哪里都带着,还曾带到她的凤凰山来过。

    后来再问时听说跑掉了。

    陆川笑道:“是,这还真是巧了,对了农皇,这两兽与火云洞有关系?”

    早先他就觉得小龟背上的先天八卦图与伏羲有关。

    另外他记得,传说中伏羲的坐骑便是龙马。

    今日见到小龟和龙马齐现,陆川觉得这两兽和伏羲关系很深。

    “这两兽的确与伏羲皇兄有些渊源!”

    神农笑道:“你可听过:龙马负图出于河,神龟负书出于水,圣人则之,始作八卦?”

    “原来是这样。”陆川恍然。

    这个传说他当然听过,说是龙马和神龟负着河图洛书从黄河和洛水中出来,圣人从河图与洛书上得到启发,观摩天地万物创出了八卦。

    那位圣人叫伏羲。

    “不过他们就是龙马与玄龟?”

    陆川又疑惑的看向手中的乾坤袋。

    龙马还好说,可是这只龟……也太小了一些。

    还有,你看它那无赖的脾气与气质,哪里像跟随过圣人的龟?

    神农笑道:“它们可不是当年负河图洛书的龙马与神龟,这俩是它们的后代,与我火云洞的渊源也在于此。”

    陆川点头,这就难怪了。

    火麒麟闷声闷气对神农道:“它们俩又来偷麒麟果了。”

    “麒麟果?”陆川微愕。

    “麒麟果是我以火麒麟的精血培育出来的一种灵果,是我用来入药的,只是没想到被这被这两个小家伙盯上了。”

    神农言道摇头一笑:“它们俩几次三番跑来偷吃,而龙马速度上天赋异禀,连我的火麒麟在速度方面也要略逊一筹。”

    说到最后他也有些无奈。

    陆川看了眼火麒麟,原来是以它的血浇灌出来的,上仙级别的麒麟仙兽之血,那肯定价值难以估量。

    难怪它刚才看起来那么的愤怒。

    “这俩家伙偷农皇灵药,现在被我擒在乾坤袋中,不知农皇想怎么处置它们?”陆川看向神农问道。

    火麒麟哼道:“最好将这俩祸害带走,以后别回来了,不然这片药田迟早要被它们两个祸害光。”

    它的速度比龙马差一线,又因为渊源所以不可以下重手,所以左右很为难。

    神农目光一闪沉吟片刻,忽然道:“听刚才公主与小友所言,小友似乎与这只龟……认识?”

    陆川也不隐瞒,直接将那只龟当年招摇撞骗到他那里的“事迹”在神农跟前全都抖落了出来。

    听完神农笑了:“原来如此,这倒也符合它的性格,看来你们之间缘分不浅。

    要不小友这次就将它们一并带下山去历练一番如何?我的这片小药田可是再也禁不起折腾了。”

    “将它们带下山?”

    陆川看向乾坤袋目光亮了起来,对神农试探道:“我正缺一头坐骑……”

    他一直以来想寻一头坐骑,这匹神骏的龙马他很中意。

    因为龙马、麒麟都是瑞兽,也是传说中圣贤的坐骑。

    这传说正是来源于伏羲神农。

    只是这匹马有点儿野,实力强大,想要驯服只怕没那么容易。

    神农微笑:“小友已是贤者,也有乘坐它们的资格了,不过成与不成这就得看小友自己的本事了。”

    龙吉走来低声含笑道:“无需担心,有我在它翻不了天,另外,我有办法帮你驯服这匹龙马。”

    陆川低声道:“什么办法?”

    龙吉的实力的确要高出他一截,另外龙吉身上的法宝也不少,比如捆龙索、雾露乾坤网、四海瓶……

    连这些年也攒了些家底的陆大人都不敢说宝贝比媳妇多,镇压龙马应该不难。

    龙吉凑近他耳边,低声笑道:“天庭有个御马司,专门负责驯养天马、战马,我叫弼马温来帮你驯服。”

    陆川神色古怪:“弼马温?”

    不知为什么,一听到这个名号他脑袋中会立马蹦出一只猴子出来。

    龙吉道:“弼马温是负责御马司的神职……”

    ……

    须弥山顶的古殿,接引、准提两人正在闭目养神。

    忽然准提睁眼,脸上浮现笑意:“他们终究还是没有过自己那一关,开始修炼我西方妙法了。”

    接引睁眼道:“他们?”

    “这有了一就会有二,有了二也就会有第三个人。”

    准提笑道:“老实讲,他们的根基受损并不严重,福祸相依,祸也是福,若他们能静心重修或许最后还能更进一步。”

    “以我等的手段,恢复他们的修为也不是一件难事,元始天尊置之不理,想必也有此打算。”

    “只是他们不明白,现在他们开始修炼我西方的法,那我也该去东方了,免得他们遭了劫让吾白谋划一场。”

    这几人既然修了西方的法,那就等于是西方的人了,因为元始若是知道此事便定然不会饶过几人的,他需要保住几人。

    接引颔首道:“道友诸事小心。”

    准提笑着点头,怀抱着一截苍翠碧绿的菩提树枝,下了须弥山往东方而来。

    ……

    朝歌城外,女娲宫。

    这里是女娲在人间的行宫,伏羲这次来了这里。

    女娲是上古正神,曾有补天功德,所以享受香火,进香的人寥寥无几,因为他们的香根本点不着。

    伏羲背负双手进来。

    大殿中,帷幔之后一尊玉石雕刻高大的女娲玉像立在高台上,容貌端丽,瑞彩翩跹,国色天姿,婉然如生,看起来就像活人一样。

    两边是金童玉女。

    在大殿左侧墙壁上还有一首诗,也是招来大祸的一首诗。

    伏羲望着帷幔后的女娲玉像,接着缓缓闭上了眼。

    再度睁眼时,眼前的景物快速变幻。

    大殿还是那个大殿,四周前来进香的人却消失不见,只是变成了一个少年和一个少女迎了上来。

    仔细看,这少年少女与侍立在女娲两边的金童玉女雕像一模一样。

    “这位贵客何来?”

    看到这位儒雅的男子找上他们,两人心中一凛,知道来人不简单。

    “在下……伏羲!”

    伏羲一撩衣摆,在殿中会客的椅子上轻轻坐了下来:“前来拜会你家主人。”

    这座行宫靠近王都,所以也是她在人间最华丽的行宫,可是他已看出女娲多年没在此处了。

    她已经舍弃了这座行宫,连朝歌百姓的香火也都不接受了,那些不燃的香火便是证明。

    “伏羲……圣人?”

    一听这话金童玉女大吃一惊。

    这不就是他们主人经常去拜会的兄长么?

    金童施礼苦涩道:“不敢有瞒圣人,娘娘已多年没驾临这处行宫了。”

    女娲舍弃了行宫,不接受香火,导致他们两个也喝了多年的西北风。

    “无妨,她会来的,你们俩去忙自己的事情吧。”伏羲淡淡道。

    金童玉女对视一眼,不由苦笑,他们俩连香火来源也没了还有什么可忙的?

    伏羲静静等待,过了不久,伴着一声凤鸣一道光华落在了殿中央,变成了一位与玉像一般的绝色丽人。

    女娲看了眼伏羲,有意外,笑道“兄长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当年人族即将应运出世,她借创造人族领悟造物法则以及功德之力证道天尊。

    可是她是先天神圣,非人族,对人族也并无多少感情。

    于是此后任他们自生自灭

    可是伏羲认为,人族既是他们所创造那就当如他们的子女一般,应该护佑负责。

    最终他们兄妹因此事分道扬镳。

    伏羲放弃了先天神圣的身份,从一个先天神圣转世成一个凡人,经历生老病死,教化开悟,带领人族在大地上面站稳脚跟,并且崛起。

    那以后伏羲便再也不登她的门,不过她终究放不下兄妹之情,所以每当她的圣诞便会去拜会一次。

    从那时到现在足有几万年的时间了,所以今日见到伏羲重新登门,她很意外。

    伏羲言道:“我为外面神殿墙壁上的事找你。”

    “帝辛?”

    女娲一听,神色当即冷了下来:“无道昏君,不思修身立德保天下,反不敬畏上提诗亵渎于我,让我在凡人跟前失了威严。

    若是不叫他付出代价,他岂会知道什么叫敬畏上天?”

    伏羲道:“你要找帝辛算账,这个我没有意见,但你却因此迁怒于人,那这个我就不得不干涉了。”

    女娲笑了:“我迁怒于谁了?”

    “难道你不想绝殷商的气数?”

    伏羲道:“你看现在天下大乱,刀兵四起,百姓深陷水深火热之中,战场之上堆尸如山,血流成河。

    看到这些难道你都没有一点感觉吗?他们可都是你亲手创造出来的族群啊!”

    “看来圣人到最后依旧还是人,而我们修的是天道。”

    女娲淡淡看向他:“在吾辈眼中人与地上的虫蚁并无任何区别,兄长,我问你,人会为踩死地上的蚂蚁而感到伤心难过么?”

    “天道……”

    伏羲默然,想了想道:“只是冤有头债有主,一个人的错你不该迁怒很多人,还是无辜的凡人。”

    “兄长,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无辜的。

    弱肉强食优胜劣汰,这才是天道之下众生的生存法则。”

    女娲言道:“至于无辜,我说那些尚未出世的婴儿都不无辜,难道他们母亲是不吃食物来孕育他们直到出生么?”

    伏羲默然不语。

    女娲看了眼伏羲话音一转,道:“不过既然兄长远道而来,那我可以给兄长一个面子放过殷商,不过帝辛嘛……”

    伏羲闷声道:“我不过问!”

    无辜的这套说辞其实还是陆川那小子之前用来说服他的。

    只是他照搬过来居然不管用了……

    女娲笑道:“谢兄长体谅!”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