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482章 赤精子阵前骂殷洪

第482章 赤精子阵前骂殷洪

 热门推荐:
    土行孙刚说要给他一个交代,就只见陆川神色悲痛:“我妹妹,她死的惨啊。”

    土行孙:“???”

    我是人长得矮,不是脑子不够用,你个混蛋可不要骗我。

    这时郑伦神色凝重匆匆而来,不过当看到土行孙后惊异道:“土先锋,你回来了?”

    “嗯,对啊,干什么那么吃惊?”

    土行孙诧异,又道:“你们该不会是……找我吧?”

    郑伦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道:“土先锋,什么也不说了,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兄弟们,停下,不用找了,土先锋活着回来了。”

    土行孙一脸懵逼:“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能不能说清楚?”

    他只是离开了一晚好吧,怎么像离开了十天半个月一样,事情都有些搞不明白?

    郑伦看了眼陆川。

    陆大人神色中满是悲痛,给他挥挥手,点了点头。

    “唉,土先锋你是有所不知啊,昨天你走后,有士兵发现红红姑娘……遇害了。”

    郑伦叹息一声道:“红红姑娘尸身上还残留着一些妖气,所以军师断定,她是被妖精所杀害的,而那女妖变成红红姑娘模样很可能是来谋害军师或者殿下的。”

    “什么,死……死了?”

    土行孙目瞪口呆,站在原地,有些难以置信:“妖精是来害你的?”

    “当时军师想起你带走那个妖怪以后的,急得不得了,担心你的安危,所以他派我带着兄弟们去找你找了一晚上。”

    郑伦说着有些埋怨道:“但我们就是找不着啊,土先锋,你昨晚到底在哪呢?”

    土行孙顿时惊呆了。

    他当然不好意思说跑去打野战了。

    但这事儿有点……匪夷所思啊!

    有女妖胆大包天,潜入军营杀了红红,然后以假乱真把他给睡了,吸走了他三十年的功力?

    土行孙想了想后悲伤道:“我对红红姑娘心仪已久,没想到就此阴阳相隔,军师,能不能让我看看红红姑娘的遗体?”

    他当然不会相信陆川的,不是,这次是郑伦的一张空口白牙。

    是真是假,还得他看了红红姑娘的遗体才知道。

    “……那好吧,你跟我来。”

    陆川领着土行孙进了他的大帐之内。

    红红躺在一具棺材里,浑身满是被抓开的伤口和血,脸色惨白,没有气息,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和一些妖气。

    土行孙看了一眼后差点吐出来。

    “军师,节哀!”

    土行孙忍着收缩的胃走过去,随便看了看后叹了口气后。

    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他不相信也不行了。

    看到尸体后,再联想起来,一切似乎也变的合情合理了。

    那妖孽杀害了红红,再幻化成她的模样,潜伏陆川身边定然没安好心。

    说不定也是想睡了陆川吸取他的功力呢?

    只是不曾想被他歪打正着,先带走了那妖孽,所以出于报复,她把自己睡了,再吸走了功力……

    想到这里,土行孙心中长叹一声,真的是倒霉啊,居然给这家伙顶了一劫。

    “土行孙,我看你脸色发白,精神不济,气血有损耗,你不会和那妖精……”陆川意有所指道。

    土行孙哼道:“你说什么,我可是从小修道的人,你能发现她是妖精,难道我发现不了?哼,我发现她是妖精所变,所以与她大战了一夜,运功多度所以有些疲累……”

    看着装的一本正经的土行孙,陆川心中撇嘴,差点儿信了你的邪。

    “不说了,打了一夜,我筋疲力尽,得先回去歇会儿,累死我了。”土行孙摆摆手。

    陆川送他离开了大帐后,转身折回,大袖一挥,棺材和尸体消失不见。

    龙吉迈步进来,有些无语道:“这土行孙是何方神圣,值得你这么设计他?”

    “设计?我只是跟他玩玩罢了。”

    陆川笑了笑:“他这人太好女色了,迟早要坏大事,所以我对他略施惩戒,让他长个记性罢了。”

    “此人天赋异禀,且精通地行这样的奇术绝活。”

    龙吉反问道:“且我见他的绳子,应该是阐教上仙惧留孙的法宝吧?”

    “不错,他就是惧留孙的弟子。”

    “那怎么不去助西岐反而来助商?”

    ……

    太华山,赤精子和普贤真人还未动身,就有一道土遁率先而来,落地化为金吒。

    “弟子参见两位师伯,师伯,姜师叔有难,还请相助啊!”

    金吒向两人见了一礼后道。

    赤精子叹息道:“不用多说,一切我已知道,现在我便下山助你们降服殷洪那畜生。”

    “殷洪真的与师伯有关?”金吒吃惊道。

    赤精子摇头道:“现在多说无益,总之是我错信了人,现在走吧。”

    三人驾驭遁光朝着西岐而去。

    普贤境界跌落,金吒也只有炼神境,速度很慢,所以赤精子带着两人飞行。

    过了不久他们就落在相府,只是府中静悄悄的。

    静的让人害怕。

    普贤、赤精子对视一眼后赤精子苦笑一声,金吒感觉有些不对,快步进入。

    接着身形一晃,噔噔噔后退撞在门上。

    “木吒?!”

    只见堂中一个棺木,一个无头尸身,不是木吒还是谁?

    “谁干的?”

    金吒大叫一声,双目浮现血丝,接着放声大哭。

    他和金吒自幼相见,后分别拜师离家,所以兄弟感情很深。

    倒是哪吒出生后从未见过他们,也是来西岐后,兄弟三人才初次相见。

    他与两个兄长的感情比旁人总要亲近些,但自幼不在一起长大,亲兄弟的感情也没太深。

    当然,木吒死了,他心中也是很难过的。

    “唉,此乃我那孽徒所犯罪过。”

    赤精子叹息一声后,和普贤真人踏步进入。

    “见过师叔!”众人行礼。

    杨戬抱拳道:“两位师伯,不知可有办法令师弟和子牙师叔起死回生?”

    “子牙是被阴阳镜的白光照射而死,三日内,若用阴阳镜的红光一照自可复生。”

    赤精子道:“至于木吒……他已上了封神榜,不能复生了。”

    “怎么会?”金吒道。

    普贤真人叹息道:“这是他的劫数,也是他的命数。”

    赤精子叹息道:“诸位,事已至此我也话不多说了,现在我便去将那逆徒擒来,交由诸位发落。”

    一声叹息,带了不知多少的失望。

    赤精子转身出了大厅,杨戬看向普贤真人道:“师伯,你能否解开哪吒师弟身上的绳索……”

    普贤真人走过去看了眼绳索后,轻咦道:“真是奇哉怪也,惧留孙师兄的捆仙绳怎么会捆了哪吒,哪吒,你怎么把你惧留孙师伯给得罪了?”

    哪吒冤枉道:“师叔莫要冤枉好人,我何时得罪惧留孙师伯了?”

    杨戬也摇头笑道:“师伯,你这次可冤枉哪吒了,这次捆住他的可不是惧留孙师伯……”

    ……

    “殿下,辕门外有个西岐出来的道人叫阵,让你出去答话。”

    哨兵报到中军帐里。

    “西岐来的?”殷洪目光一闪后冷笑道:“迎战!”

    有阴阳镜、水火锋、紫绶仙衣这三件宝贝护体,他又有何惧?

    “道人?”听到郑伦禀报,陆川沉吟道:“莫非是赤精子来了?”

    随着辕门一点点打开,殷洪也看到了辕门外那个清瘦的道人。

    “师……师父?”

    殷洪的声音变了,神情也变了,一下变得无比复杂。

    门外的不是赤精子还是何人?

    赤精子叱道:“殷洪,你为何不守承诺,难道忘了下山时对为师说的话,发的誓言?”

    当年是他和从帝辛的屠刀下,施法救下他们兄弟,并与广成子一人一个收为徒弟,带上悉心教养长大成人。

    广成子他不知道,但他待殷洪扪心自问,没有一点对不起之处。

    想让他下山去助西岐伐纣,但考虑到他们父子的关系,所以迟疑,是殷洪主动要下山。

    下山时,他将最好的宝贝全部交给殷洪……

    结果就换来这么一个结果?

    “师父,弟子没忘,弟子什么都没忘,你对弟子有救命养育传道授业之恩,这一切弟子都没有忘记。”

    殷洪悲戚道:“但是弟子生来是殷商的王族中人啊,你叫我如何帮着外人去夺先祖留下的江山,这样死后有何面目去见先祖?”

    “逆徒,你还不知错……”

    赤精子大怒喝骂道:“这世间王朝,兴亡交替自有定数,成汤气数已尽合该被取代,你为何如此糊涂啊。”

    殷洪默然片刻,抬头道:“师父,要怪就只能怪命运弄人吧,让我体内流的是大商王族的血脉,我真的无法看到祖宗的江山被别人夺走……”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