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468章 典型的例子(第一更)

第468章 典型的例子(第一更)

 热门推荐:
    一座山中的草庐前。

    李靖对这眼前的燃灯道人恭敬一礼:“老师!”

    当年他身为殷商之北的陈塘关总兵,镇守一方,也算位高权重。

    在殷商总兵之中,或许他李靖的武艺不是最强的,但对于天下大势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

    当初天下各大诸侯蠢蠢欲动,欲取殷商的江山而代之,形势岌岌可危。

    再加上他的三个儿子都拜在阐教高手门下,而阐教已经派姜子牙前去辅佐西岐,显然是打算扶持西岐了。

    于是他便急流勇退,明哲保身。

    在陆川离开陈塘关后不久,他就假借哪吒闯下大祸自己德行不够为由,辞官归隐到了此处。

    如此倒是过了数年的隐居生活,不过平静的日子于今日被打破。

    今日眼前这个道人来这里找到了他。

    燃灯收回目光,道:“李将军,你家三个公子如今西岐有难,需要你的帮助啊!”

    “我的三个儿子有难?”

    李靖还没有出声,草庐内听到声的殷夫人当先奔出来惊呼道。

    “不敢有瞒道长,我李靖武艺一般,道法平平,有何本事能帮到他们?”

    说着,李靖又扶了扶腰,低声叹道:“况且我这儿也不好,精力大减,不比从前了。”

    西岐那边他也听说了,神仙打架的战场啊,他这点能力去了能干啥?

    李靖心里头那也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燃灯目光一闪,无语道:“李将军,不要怪贫道多说,年纪大了就要……”

    “道长想哪儿去了,我是说我当年这里受过伤。”

    李靖脸色一黑:“多年来久治不愈,留下旧患,平时还好说,每逢阴雨天气就隐隐作痛,折磨的李某……”

    说起来这还得怪乾坤弓。

    当年他眼红陆川,所以自己拿弓试了一下,结果闪了一下腰……

    接下来的事就邪了门了,这腰请了好多大夫治也治不好,他的真气也不顶用。

    “原来如此,那倒是贫道想错了,这个好办,且看贫道给李将军治一治。”

    燃灯微微一笑,来到李靖的背后,左掌发光抬起放在李靖背后,揉了片刻后向外一拉。

    “哧……”

    只见一缕赤黑色的气,如有了生命般张牙舞爪,想再钻进他体内却被燃灯拔出。

    “这……这是什么?”李靖吓了一跳,他还从不知道自己身体中有这个东西。

    “好厉害的凶煞之气!”

    燃灯望着手中的黑气,目光闪动:“李将军的伤从何来?”

    李靖不假思索道:“乾坤弓!”

    接着将当年的事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能有这样煞气的也就那个凶人蚩尤了,它是借你的真气长大成形。”

    燃灯微笑着发光的手一握,立即将那团黑色的气捏了个粉碎:“李将军,现在你感觉怎么样?”

    李靖扭扭腰,大喜:“多谢道长解我旧患。”

    “常言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西岐少了李将军不行。”

    燃灯道:“接下来你便拜贫道为师,贫道秘授你一件威力奇大的法器,好去西岐助阵。”

    李靖略一沉吟后,当场下跪拜了师。

    拜师毕,燃灯手掌一翻,掌心出现一座七层黄金宝塔。

    “这是……”李靖呼吸一滞。

    燃灯笑道:“此宝为玲珑宝塔……”

    ……

    金霞童子驾着白云,落在了玉柱洞前的山崖上,早有一个着水合道服的道人抚须等待。

    童子道:“师父,师兄受伤昏迷了,我去的时候那边打完了,您交给我的东西没用上。”

    说完手掌一翻乃是八根赤金色的小棍,粗如手指长短如针。

    “知道了,带回洞府中,待为师医治吧!”

    云中子拂袖一挥,赤金色的小棍便消失不见。

    童子依言带着雷震子进了玉柱洞。

    ……

    天界,瑶池。

    瑶池金母穿着华丽的金色仙衣,走进了瑶池,昊天正沉着脸坐在长榻上。

    “那小子是你找去的?”

    见金母进来,昊天抬头问道。

    “什么人?本宫不知!”

    瑶池金母漫步走来,坐下一拂羽衣淡淡道。

    “你的目光不能这么短浅,你这么做是在害她知不知道?”

    昊天皱眉道:“本来她只要成了婚就能完了符元仙翁和那景鸿仙的因果,再过不久大劫结束她便可以回天,可现在呢?”

    “现在这样有什么不好吗?”

    金母冷笑道:“再说了,本宫也没说什么做什么,一切都是那小子自己要去的,本宫的立场心里还是清楚的。”

    “你真什么都没有说?”

    昊天一怔,沉吟道:“那他怎么会突然这么不明智了……”

    在他印象中陆川是那种很有自知之明,头脑清楚,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的年轻人。

    在这点上面,陆川和神有那么一点相似的地方。

    所以,陆川突然这么一反常态的“冲动”了一次,让他觉得,这一定和瑶池金母脱不了关系。

    不过瑶池金母也绝不会骗人。

    “什么是明智,什么是不明智?”

    瑶池金母淡淡道,“他只是个喜欢上你女儿的人而已。”

    “人……”昊天微愕后叹息。

    神魔虽比人强大,但有七情六欲的人比起神魔而言,却是要更加的复杂。

    人里面能脱却七情六欲的那叫做仙。

    ……

    太华山云霄洞,此地乃是十二上仙之一的赤精子道场,

    且说上次破十绝阵时,赤精子运气较好受伤不重,但事后还是回山休养了数年。

    也是这一日,赤精子遥望西岐许久后沉吟片刻,开口了。

    “童儿,将你殷洪师兄叫来。”

    ……

    此时,陆大人正往商营而走,刚出西岐,迎面就撞见一个道人神色焦急,火烧屁股般往西岐赶。

    “师父哪里去?”陆川停下明知故问道。

    申公豹停下,上下扫了陆川一眼,忽然长出一口气,擦着汗,庆幸道:“还好还好,吓死贫道了。”

    收了个败类就够心塞了,要为了那个连这个也搭上,那他哭都没地方哭去。

    “师父这是……撞见鬼了?”

    陆川笑眯眯道,别说,老申这着急上火的模样,他见了心里还挺感动的呢。

    “胡说,鬼见了为师,跑都来不及还好,我就知道,徒弟你还没傻到那个地步。”

    申公豹哼道,抬眼看向西岐,冷冷道:“你先回,洪锦你就别管了,为师亲自去料理了他。”

    “那师父就得白跑一趟了。”

    陆川笑道:“此事弟子已经代劳了,洪锦已经死了。”

    “死……死了?”

    申公豹“唰”的一下扭头,感觉舌头差点儿打了结。

    陆川能打过洪锦,这点他心里有数不意外,可陆川在阐教三代弟子的手中杀了洪锦……

    陆川点点头:“如假包换。”

    “偷偷刺杀?”申公豹试探道。

    陆川正色道:“光明正大的杀。”

    “光……”

    申公豹再度重新审视了一遍陆川,忽然十分惊喜道:“合道境?行啊,徒弟,你什么晋升合道境的?”

    “师父,我们还是先撤吧,这里说话不方便。”

    陆川回头看了眼身后道:“今天这里的事我闹的有些大,此事回去了再说不迟。”

    这装逼一时爽,但事后问题也不少。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法,接下来肯定会出来个阐教或者什么神秘高来搞他的。

    这不是他的被迫害妄想症。

    君不见,封神中殷商这边每出来一个高手,没多久就会被人给收拾了?

    他大哥孔宣还是那个典型的例子。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