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460章 我对令妹一见钟情

第460章 我对令妹一见钟情

 热门推荐:
    “谁啊?”

    陆川正双腿盘坐苦思冥想怎么送给师弟一张去当神的票,闻言道。

    哨兵道:“是一个身不满四尺的小矮子,扛着一根长棍,说是你和元帅的师父介绍来的。”

    “是不是叫土行孙?”陆川弹了起来急声道。

    “呃,对,军师果然神机妙算……”哨兵笑着佩服道。

    陆川眼角一抽,妙算个屁啊。

    这情敌一个还没搞定呢,这下又来了一个,怎么,找他斗地主啊?

    哨兵道:“此人如何迎候还请军师下令。”

    “等一下,此事不是应该找元帅么,你找本军师做什么?”陆川奇怪道。

    “元帅心情不大好,说谁也不见,小的只好来找军师了。”哨兵道。

    “谁也不见……”

    陆川眼睛眯了眯,忽然笑道:“你先别走,待吾想想再给你答复。”

    说着,陆川就在大帐中来回缓缓踱步,思索起来。

    很快过去了一盏茶的时间。

    “军师,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哨兵小声道。

    陆川点点头:“也差不多了,你去将他请到我这里来。”

    这土行孙是他师父派来的救兵么?

    “诺!”哨兵转身退下。

    “袁兄?”陆川小声道。

    “干什么!”

    陆川吞吞吐吐道:“待会儿兄弟可能需要一个美女……”

    “你想都不要想。”

    隐匿中的袁洪一听这话差点儿炸毛,声音都变了。

    陆川搓了搓手,笑呵呵道:“别这么急着拒绝嘛,袁兄,这个变化很好玩的,有时候变一下有助于陶冶情操,你会发现就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辕门打开,哨兵笑着躬身迎接道:“土行孙大爷,我们军师有请!”

    “怎么这么久?”

    土行孙进入时不满的说道。

    他这都被晾在门外一盏茶的功夫了,晒了这么久太阳,要不是申公豹说好的话他转身就走了。

    “您别生气,我们军师已经在大帐中恭候大驾了。”哨兵道。

    片刻后他们来到陆川大帐跟前。

    帐帘向两边挂起着,土行孙往里瞧了一眼神色就冷了下来:“这就是你们军师的恭候大驾?”

    那哨兵往里面看了一眼头上汗也冒出来了。

    只见大帐中空空如也,别说军师了,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一个。

    “土行孙是吧?”这时一个身形高大威猛的武将走来,见状笑道。

    土行孙仰视冷笑道:“你谁啊?”

    那哨兵赶紧道:“土行孙大老爷,这位是我们郑伦将军。”

    郑伦点点头,摆手笑道:“你先下去吧,这里交给我了。”

    那哨兵如逢大赦赶紧离开。

    “你是个将军?你们军师呢,元帅呢?”土行孙道。

    “这……”郑伦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别娘们唧唧的。”

    郑伦咬咬牙:“那我就直说了,土行孙,我们军师找元帅为你评理去了。”

    “评理?还是给我?什么意思?”土行孙一愕。

    郑伦叹息道:“我们家元帅今日心情不好,刚才不想见你,不放你进来。”

    “我是他们师父介绍来的,他敢不放我进来?”土行孙不忿道。

    他大老远跑来给他们西征帮忙出力,结果被堵在门外不让进,这让他听了肚子里焉能不来气?

    “对啊,我们军师也是这么说,可元帅说谁来了也不见,哨兵们没办法报到我们军师这儿。”

    郑伦叹息道:“军师才让我们请你进来的,现在他去找元帅给你评理去了,他们是师兄弟比较好说话……”

    “我去找你家元帅看看怎么回事。”土行孙生气道。

    这申公豹的军师徒弟人还不错。

    可那个元帅什么玩意儿呀,仗着官大就可以不尊师重道,不把他们师父的话放在眼中了?

    “不用了吧,此事交给我们军师……军师你回来了?”

    郑伦刚要阻拦就见陆川负着双手,神色不是很好看的回来了。

    听到问点点头,又看向土行孙展颜笑道:“这位就是土行孙道友了吧?”

    别说,土行孙还真够挫的,九十多公分一米都不到啊,还有些微胖。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得知这里的军师帮他说话,他土行孙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

    土行孙点头道:“是我,你是申公豹道友的弟子?”

    陆川抱拳笑道:“在下是他的大弟子陆川,走,道友,先请帐中入座。”

    还真是被他师父忽悠来的啊!

    土行孙点点头,跟着陆川进了大帐,分主宾坐下。

    郑伦十分有默契的道:“军师,刚才谈的怎么样?”

    “谈的……”

    陆川笑容一敛,看了眼土行孙,又摇头叹了口气。

    “陆军师为何摇头叹气?”土行孙嘴角一抽有些小抓狂。

    上次申公豹见他摇头叹息,这次陆川摇头叹气,咋地,你们祖传啊!

    “土行孙道友,这个不瞒你说啊,我那个师弟他……唉!”

    陆川叹息:“他根骨比我好,道行比我高,长得比我俊,我师父也比较喜欢他,他混得也比我好,你看我是军师他元帅就可以看出来……”

    土行孙轻轻点头:“陆军师不妨直言,他怎么说的?”

    他又不是来听诉苦的。

    陆川道:“我师弟的意思是不收你,嫌你人长的太矮、太丑、太挫,对了,他是个美男子,所以让你另投他处去吧!”

    “什么,他居然这么说我?混账,欺人太甚,我……我跟他没完……”

    土行孙这次怒了,一个纵身蹦起三尺高扛着镔铁棍就要去算账。

    “土行孙道友息怒,息怒……”

    陆川更快,一下从座位上闪了下来,一把扯住还在半空土行孙的背后裤腰带,让土行孙落不下地上。

    “陆军师你别拦我,放开我,我土行孙也不是好惹得,我要跟他决斗,我要给他点颜色瞧瞧……”

    土行孙狂野暴躁的挣扎起来。

    可他被陆川抓住背后的裤腰带就像猫被抓住了后颈皮,双手双脚使劲划拉就是落不到地上。

    “红红啊,咳咳,赶紧,赶紧出来一下给土行孙道友上个茶,消消火。”陆川对帐内后方喊道。

    “红红……”郑伦不由一愣,看向这位军师。

    他又在葫芦里卖什么药?

    陆川有些期待的看着后帐卧榻那边。

    很快,先是香味传来,接着一个红衣少女从后帐内走出。

    只见她身段很是苗条与火辣,柳叶弯眉五官精致,当属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然后,陆川手中的土行孙不挣扎了。

    陆川呆了一瞬,抬手挠了挠头,这……无师自通?

    只是此时红衣少女抿着嘴,看向陆川的目光有些冷。

    陆川心虚的转移视线。

    “军师,这位是……”郑伦和土行孙在红衣少女出现的刹那就看呆了。

    郑伦还好说,虽是一个单身汉但身在人间女人见过了不少。

    可土行孙不一样啊,在夹龙山修炼百年莫说美女了,就连女人都没有见过一次。

    此刻看到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美若天仙般的美人早就看得呆了,陆川看他眼中就差两个小红心弹出来了。

    “这个红红,咳,不是我一个妹妹么?”

    陆川给郑伦咳嗽一声后笑道,看到土行孙丢魂儿般的呆样就知道差不多了。

    对付这个深山修道多年刚下山的家伙,一招美人计绝对好使。

    “妹妹……”

    一听这个词郑伦目光变了,复杂的看了眼陆川,陆军师又要玩套路了。

    陆川将土行孙丢在位子上,之后返回到上面入座,现在他肯定就算赶这家伙都赶不走了。

    “土行孙大爷喝茶!”少女热情道。

    “好,好……”土行孙盯着少女痴痴的道,将冒起的热茶一饮而尽,然后赤红着脸弹起大叫。

    “唉!”陆川以手扶额,暗暗摇头。

    这副猪哥样,定力比起他差远了。

    不过上百年的老处男了,大家也都能理解,对吧?

    见状少女抬手掩嘴娇笑起来,土行孙一看更是心花怒放,疼的也不疼了。

    “来,妹妹,到哥哥这儿来。”陆川招手笑道。

    “大哥喝茶!”

    少女巧笑嫣然奉上一杯滚烫的热茶,只是笑的让陆川起鸡皮疙瘩。

    陆川推脱道:“还是不……不用了吧,大哥不渴,这两天上火。”

    然后土行孙的眼睛也就跟着红红到了陆川身边。

    土行孙笑道:“陆军师好福气,居然有红红姑娘这样如花似玉的妹子。”

    陆川嘴角一抽,你不会聊天就别没话找话了。

    有漂亮的妹妹是福气?

    不,那才是最悲催的,不信你问那些给漂亮妹子当哥的去。

    “其实刚才不仅是土行孙道友,我师弟见我给道友说话,连我也大骂了一顿,叫我在众将士跟前好没面子。”

    陆川叹息一声:“这师弟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可恶,可恨!”

    说到最后一拍桌子咬牙切齿:“不就人长的比我们好看了一些嘛,功夫比我们厉害了一些嘛,当上了一个元帅嘛,有什么可牛的啊他!”

    说完一瞥土行孙。

    “对!”

    土行孙接过话道:“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娘们唧唧的小白脸,中看不中用……陆军师,我不是说你啊!”

    骂的正起劲儿,他猛然发现这位军师长得好像也挺白净的,所以特意解释了一句。

    陆川一听脸色彻底黑了,这解释,还不如没有呢!

    他是靠脸吃饭的那种人?

    “行了,你先去吧!”

    陆川对红红使了个眼色,再在他旁边坐一会儿估计他背后该发凉了。

    “好的呢,大哥!”

    少女十分听话乖巧的说道,在土行孙的不舍目送下离去。

    “这么听话乖巧温柔的妹妹,军师真的是好福气啊!”土行孙又没话找话。

    陆川淡淡道:“非也,这丫头日后的夫婿才是好福气,我嘛,养花的,最后看着被人连盆端走就安心了。”

    “哦,红红姑娘还未许配人家?”土行孙一听眼睛亮了。

    陆川轻轻摇头:“还没呢,我师父想将她嫁给我师弟洪锦,不过我还没同意,所以事情就这么暂时搁下了。”

    “不能同意!”土行孙急道。

    “为什么?”

    “因为,因为……不瞒陆军师,我,我老土今日对令妹一见钟情,再也难忘记了。”

    “啊?”

    陆川吃惊后摇头苦笑:“不行啊,道友此事我做不了主,要是我师父执意要……”

    “我去杀了他。”土行孙突然截话道。

    ps:1、洪锦必须死,谁来了也保不住他,我说的。

    2、恭喜陆大人又带入女装的不归路一个。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