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456章 人生导师

第456章 人生导师

 热门推荐:
    天界,瑶池。

    白云翻腾,瑞气缭绕,瑞禽成排。

    昊天上帝与王母两人相对而坐,正在弈棋。

    “这么安排……当真能避过她命里的大劫?”王母落子后抬眼问道。

    昊天上帝蹙了下眉,抬手也落下一子:“只能说有机会吧,仙有仙的劫,神有神的劫,天地亦有天地的劫,劫数到来时你我也无法干涉,只能尽力做些安排了。”

    王母蹙眉道:“为此就要她嫁一个不喜欢的人?”

    “那也比身死遭劫的好,这一段因果既已结下,她欠人家的不就该做个了结?”

    昊天上帝道:“没有感情也比有感情的好,这样她也不会遇上情劫,事后断的干净。”

    瑶池金母默然片刻,起身就走:“不下了,没你这么做父亲的,一点也不替她着想一下。”

    “朕不是一直在替她想吗?”

    昊天上帝一脸的莫名其妙:“替她考虑化解劫数,怎么最后反倒还落个埋怨?”

    王母又折回来,直视昊天上帝道:“龙吉在受过期间,私自离了凤凰山去过人间,此事你知道么?”

    “不知道!”

    昊天上帝淡定道。

    “她在人间认识了个凡人男子,两人相处了数月,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

    瑶池金母悠悠道:“也不知那个凡人有没有对龙吉做过什么,要是坏了名声清白,你说女儿以后怎么在天界立足见人呢!”

    “放心吧,没有!”

    昊天淡定笑道:“那小子有贼心没贼胆而已。”

    “哦!”瑶池金母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昊天笑容一僵,只好干咳一声,道:“总之龙吉的事你莫管,朕自有安排,只要了断那桩俗缘因果,她自然可以返本归元,重归天界。”

    “是么?”

    瑶池金母笑了笑:“要不我们打个赌……”

    夹龙山。

    “师叔,你刚才在说什么?”土行孙听到申公豹的嘀咕后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

    申公豹连连摆手,又笑容满面的问道:“对了,还没有问师侄,你在师兄的门下学艺多少年了?”

    土行孙恭敬道:“已学艺百载。”

    “百年,炼神境!”

    申公豹打量着土行孙,目光闪动,发现他的道行也不过炼神境而已。

    说真的,土行孙的资质并不算很好,只是根骨比较奇异,所以比较适合练地行术这一高阶道术。

    百年不过炼神境也正常,但成仙却是没有那个可能了。

    这道术,并非想练就可以练成的,有的时候还会受制于修炼者自身的体质,有的能否练成要看修炼者有没有那个命。

    比如玄功,阐教只有杨戬一人精通,其它多少人练不成,这地行术只有土行孙会,其它人都没有练成。

    申公豹看着土行孙摇头起来。

    “师叔为何看着弟子摇头?”土行孙疑惑。

    申公豹道:“师侄,我看你没有了道成仙的命缘啊!”

    土行孙神色一黯:“连师叔也这么说?”

    申公豹会心一笑:“看来你师父也这么对你说过了。”

    土行孙默然点头,十分失落。

    修仙一场,谁不想最后得道成仙?

    可听到他努力百年的目标是他永远达不到的时候,那不失落也不可能了。

    申公豹淡淡一笑:“不过师侄,你虽福薄仙道难成,但相遇即是缘,我可以替你指另外一条明路。”

    “明路?还请师叔指点迷津。”

    申公豹捻着一撇胡子,笑道:“你虽注定仙道难成,但我观你命中有福,所以你可下山修个人间富贵,届时披蟒腰玉,拜将封相娇妻美妾,美酒佳肴……君王富贵,享之不尽。”

    土行孙呼吸一促,问道:“那弟子……怎么才能享人间富贵?”

    “这个好办,我有两个徒弟,他们就在享人间富贵,一个是十万征西大军的元帅,一个是军师。”

    申公豹微微一笑:“你若肯下山我便修书一封,荐你到他们那里去,立些功劳必能如你所愿。”

    土行孙大喜抱拳道:“弟子若真的能得享人间富贵,必不忘师叔指点举荐之恩。”

    这个师叔真是好人,如此平易近人还这么为他着想,给失去目标而迷茫的他指了一条明路。

    既然无法成仙,那就不如享受。

    他清修吃素了一百年,可既成仙无望,那再坚持这些又有什么意义?

    还有娇妻美妾,这辈子不碰女人还算什么男人?

    想到这里土行孙呼吸有些急促,目中和脸上带着期待渴求和兴奋,有些发红,眼中浮现出血丝。

    禁了百多年的,一朝释放出来,可想而知会有多汹涌。

    人的就如高山上的滚石,一旦开始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这颗石头就是道心。

    有的人,道心坚如磐石,自制力极强,可以克制,可有的人道心却脆弱如纸,一阵风就可以吹动它滚下山。

    土行孙本来就动摇不坚的道心被申公豹三言两语就坏掉了。

    申公豹笑着轻轻颔首,当即修书一封给了土行孙,并指点他去西岐的路。

    “对了,我记得你师父有三根捆仙绳,你要下山务必借上一根,必能帮你大忙,好建功立业。”申公豹笑着提醒道。

    “嘿,我知道了,多谢师叔指点,弟子去了。”

    土行孙抱拳谢过后身子一扭,人在原地消失不见。

    “嘿,这地行之术果然名不虚传,神出鬼没,这小矮子去了必能助川儿他们一臂之力。”

    申公豹抚须微笑,又回头看向西岐方向:“惧留孙也快来了,还是先撤为妙。”

    放出飞熊,申公豹轻笑一声,悠然乘虎而去。

    他早就知道惧留孙门下有个徒弟叫土行孙。

    此人天赋异禀,擅地行之术,可日行千里,在土下就如鱼得水。

    这次他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掐准这个时候来给土行孙做人生导师,自然有他的用意。

    倘若他把土行孙开导去早了西岐,那就会和西岐的惧留孙碰上。

    倘若来的迟了,等到那边十绝阵事情一解决,惧留孙也就回山了。

    所以,如今十绝阵刚破,惧留孙要归未归之际才是最佳时候,可以让这对师徒俩完美错开。

    再说土行孙。

    在成仙无望茫然之际遇到了人生导师,被开导一番后,心中豁然开朗,心头火热,迫不及待回了飞云洞,来到他师父的藏宝洞府。

    洞府中,惧留孙的珍藏不多,既有仙草灵药,也有法器宝贝,琳琅满目,陈列于洞府中。

    不过要说惧留孙最厉害的法宝那还是非捆仙绳莫属,逮谁捆谁难以挣脱。

    对于自家宝贝,土行孙岂能不知?

    所以一进去就直奔捆仙绳而去,毫不犹豫将剩下的两根绳索塞进怀里,再在洞内打量一番,看到一排葫芦。

    “此去是作战,定然免不了一番打斗,打斗难免会受伤,还是再拿些治伤的丹药为妥。”

    思忖一番土行孙又从他师父炼制仙丹中挑了一葫芦品质上好的,挂在腰上,之后出了洞府,关好了洞门。

    “师父,既然成仙已然无望,那再坚持下去也就没什么意义了,对吧?”

    望着身后的夹龙山,土行孙多少也有些伤感:“今日弟子就要去人间闯一闯了,师父,你老人家一定要保重。”

    说罢,抬袖擦了下眼睛后身子一扭,人已消失不见。

    ……

    商营。

    “郑伦,这两天元帅的大帐那边好像有些安静啊!”

    郑伦推着轮椅上的陆川在大营中悠闲晒太阳,当来到中军帐前很安静的时候。

    郑伦低声道:“军师,元帅自前两天斗完十绝阵回来就这样了。”

    “呵,看样子是被吓的自闭了,这点儿胆量……”陆川笑着摇头。

    想当初他刚来西岐的时候,设计杨戬等人而被五大上仙包围,他陆大人愣是没说一个怕字。

    陆川笑道:“去,问问他,什么时候和西岐开战,我还等着他教训杨戬,给我……”

    唳!

    正说着,天空一只青色的神鸟展翅而过,径往西岐而去。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