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433章 都怪元始

第433章 都怪元始

 热门推荐:
    有教无类!

    通天所创截教的教义,也是立教的根本。

    可同样四个字,在不同人的眼中,理解和看法或许也会不同。

    此刻多宝和金灵都不退让,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兄长,大姐,形势好像有些不对,大师兄和二师姐没准还能打起来,你们赶紧想想办法。”

    看到剑拔弩张的两人,其余几人都面面相觑,碧霄眼见不对赶紧对赵公明说道。

    八大亲传,多宝和金灵为首徒二徒,赵公明第三,云霄第四。

    这四人也是截教弟子中,实力最强的四人。

    第五是无当,六、七是琼霄和碧霄,龟灵圣母是炎帝时得道入门的,也是最晚的。

    云霄望着针锋相对的两人,眉头轻蹙不语。

    这是理念之争。

    也是他们对教义的不同理解和看法的碰撞,其它人怎么插手?

    “师兄师姐,你们呢如果要打架的话就跟我说一声,要在这里打我就外面去,给你们腾地方!”

    赵公明翻了个白眼后就要站起来。

    金灵瞥了眼赵公明,赵公明又赶紧坐了下来。

    整个截教所有弟子对通天都是敬仰,可对于这位不苟言笑的二师姐,那就都是害怕了。

    “咳咳,我的意思是外面宽敞些。”

    被金灵盯着后,赵公明干咳一声解释道。

    这些年他在峨眉山修身养性,性格脾气变的越来越好。

    对于弟子间发生什么矛盾每次他也是很淡定的让他们自己解决。

    刚才,咳咳,习惯了!

    “凌虚子执掌截教乃是师尊法旨,师兄若有想法,可自行去找师尊收回成命。”

    金灵圣母说道。

    “我会的。”多宝面无表情道。

    “另外……”

    金灵圣母回过身要走,忽然回身道:“凌虚子明日组建执法堂,请我管刑罚,诸位师弟师妹若是有空不妨来看看。”

    说完袅袅而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多宝道人死死盯着她的背影,神色一点点阴沉了下来。

    “师兄,关于你说的事还得从长计议,师妹先去给师尊请安了。”云霄起身淡然说道。

    “妹子,等等我,我也好久没见师父他老人家了!”

    赵公明忙不迭的起身,就好像蒲团烫屁股一样。

    无当想了想,最后也离开了。

    一时间殿中除了多宝师徒外,也就只剩下琼霄、碧霄以及龟灵圣母了。

    “大师兄,那……我们也去给师尊请安了。”琼霄和碧霄说道,快速出了大殿。

    她们三人还是以云霄为首的。

    顿时,多宝道人的神情难看的可怕。

    他本想聚齐八人,取得这些师弟师妹们的支持,再去找通天收回陆川现在的职权。

    八大亲传在截教的身份地位顶尖,也最受到通天的喜爱青睐。

    若是成功,未必不可以劝通天回心转意。

    只是现在金灵摆明与他做对,赵公明这家伙指望不上,云霄太沉稳心思摸不透,无当没主见,琼霄、碧霄以云霄为首……

    或许反对截教立规矩,明纪律的也就只有他和龟灵圣母了。

    “截教,不能变成阐教!”

    看着大殿外,多宝道人缩在袖中的手死死攥紧。

    碧游宫。

    “弟子参见师尊,恭祝师尊圣寿无疆!”

    赵公明和云霄拜倒在通天教主座前。

    “师父啊,能不能给弟子透个底,你到底怎么想的?”

    赵公明大吐苦水:“你都不知道教内现在多乱,刚才多宝师兄和金灵师姐差点儿打起来。”

    当年让这家伙去管外门实在是最大的错误。

    通天面孔微微抽动了一下,正事儿不上心,反倒成天喝茶教徒喂猴子。

    不过除了他也实在找不到别人了。

    通天心中又叹了口气,他还有两个得意弟子吕岳和罗宣。

    两人也是太乙境的上仙修为,罗宣擅长火道,号称焰中仙,罗宣擅长瘟疫之道,所以号为瘟仙。

    常言道:水火无情!

    此言不无道理,罗宣的性格便如火一般无情,视生命如草芥。

    擅长瘟疫的罗宣更不用多说,动辄就能能让方圆千里内的生灵死个精光。

    这两人天资极好,不在八大亲传和蓬莱七仙之下。

    只是因心性差故为他所不喜,直接打发到了很远的地方修身养性,也不敢交托重任。

    这样的话,除了赵公明他还能指望谁?

    “师尊要决意彻底改变截教了吗?”云霄抬头问道。

    通天默然半晌,点点头。

    有教无类是立教根基,只要这条教义不变,那截教就永远是截教,而不会变成阐教或是其他什么。

    多宝和金灵两人都是他教出来的,入门最早跟他也最早。

    这次两人的教义之争,也不能说是谁错了。

    因为这实际上也代表着以前的他和现在的他,两个时期的想法。

    以前他觉得所有生灵都有修炼、超脱成仙,不再受生老病死和轮回之苦,所以他不挑剔学生。

    好的、不好的都收,一视同仁教他们本事。

    可和陆川的交谈他想通了一个道理。

    心术不正的人本事越高,那一旦作恶,危害不也就越大吗?

    他收坏人初心是好的。

    可坏人一旦作恶,好比这次西岐城二三十万惨死的冤魂,那他到底是做了好事还是坏事?

    这个事元始也不止一次跟他说过。

    不过元始嘛,谁都知道,最喜欢鼻孔朝天,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说话,还是教训人的口吻。

    嘿,这样的臭脾气他就看不惯。

    所以,每次没说两句他们俩就吵起来,面红耳赤,最后不欢而散。

    陆川怂的很,所以说的时候也是拐弯抹角的说,一点不敢触怒他。

    这样倒是能让他保持冷静。

    后来他自己一个人反思了一下,觉得他过去的想法还真是天真,存在着问题,所以截教现在需要有一些改变了。

    要是元始当初态度好点他也不能更早的认识到错误吗?

    都怪元始!

    “我也觉得师尊可能是有什么想法了,所以刚才没接大师兄的话。”

    云霄忽然展颜一笑,明亮的眼眸中露出一丝狡黠。

    “你啊,一向都这么机灵。”通天笑着摇摇头。

    云霄又有些担忧道:“不过师尊,大师兄那边……”

    “如果凌虚子争气的话,他会明白的。”通天叹道。

    ……

    “阿嚏,大哥,好像有人在念叨我,如果有,我希望是个姑娘。”

    陆川殷勤的给孔宣倒了杯茶,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得给人讲笑话怕人家闷了。

    “是有人在念叨你,不过你要失望了,因为不是姑娘,是大师伯。”闻仲翻着白眼出现在入口道。

    “大师伯?”陆川一愣。

    说起来他都还没见过这位大师伯了,怎么就把人得罪了。

    闻仲道:“我师父说大师伯不支持你的做法,认为截教不该抄阐教那套,不然会怕把截教变成阐教。”

    “不是,这怎么能叫抄呢?”

    陆大人正色道:“我这是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况且三教还是一家呢。”

    ……

    昆仑山,玉虚宫。

    “师尊,事情大概是这样,通天师叔忽然叫陆川,也就是咱们逐出师门的申公豹那个徒弟。”

    南极仙翁道:“师叔居然叫他执掌截教,立教规,明纪律,结果引起众门人强烈不满,嘿,反倒搞得一团糟,你说师叔他老人家在想什么?”

    “是么?”元始睁开眼有些惊讶,又哼道:“这颗又臭又硬的石头终于开窍了!”
Baidu
sog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