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总站6155app-点击进入

金沙总站6155app > 封神问道行 > 第427章 陆老师课堂要开课了

第427章 陆老师课堂要开课了

 热门推荐:
    “碧霄……”闻仲斜睨他道。

    陆川眼底闪过大惊之色,原来是三宵之一的老三到了,恍然道:“啊,原来是碧霄师叔啊,她老人家干什么来了?”

    “你说她干什么来了?”闻仲没好气的瞪了眼陆川。

    改口这么快,他就不信陆川心里没点数。

    “对了!”

    闻仲又目光一动想起一事,道:“你离开这大半天干什么去了。”

    “也没什么,就是你看看我,现在不是发达了吗,苟富贵不相忘,所以把我大哥请来咱们金鳌岛做客。”陆川说道。

    “发达,呵!”闻仲撇嘴,又惊讶道:“你不是你家的独苗吗,什么时候又冒出了一个大哥来?”

    “不是亲的,结拜的,他也炼气士并且还在我殷商为官。”陆川说道。

    “哦,是谁?”

    “云水城守将,孔宣,师兄知道吧?”

    “是他?”闻仲目光一动点头道:“此人我知道,精通五行之术,武艺高强,当一个守将太屈才了,我还准备让他接任一处总兵之职。”

    “你这个想法是对的。”陆川意味深长一笑。

    整个大商知道孔宣的根脚来历还有真正道行本领的,也只有他一人了吧?

    “不过师弟,现在你的书简被碧霄师叔带走了怎么办?”闻仲皱眉道。

    “不必担心。”

    陆川微笑着指了指自己:“那个最多只能算是一份计划草案,真正的计划书一直在你眼前站着呢。”

    “那就好!”

    闻仲长出一口气,又道:“现在我们是不是要回金鳌岛了?”

    “不急,先联系下我师父看看他在哪儿,我估计多半上我师弟那去了。”

    陆川说着从袖中取出半截香,伸手一捻后火星亮起,烟雾散出。

    “你师弟?”闻仲又迷糊了:“你师父不是只有你一个徒弟吗?”

    “他瞒着我收了一个师弟,也是最近才告诉我的,现在我失宠后过的贼惨了!”陆川摇头叹息。

    闻仲眉头一挑。

    “对了,我这个师弟你应该也认识,洪锦知道吧?”

    “洪锦?”

    闻仲蹙眉琢磨道:“我与他父有旧,此人出身将门之家,从小拜异人为师学得道术和武艺,没想到是申师叔。

    不过此人年轻气盛,心高气傲,自视甚高,这点有些不好。”

    陆川撇撇嘴。

    你当人家真仙转世白说的,那份高傲是深入灵魂中的,转世也不会改变。

    “以后师兄你历练一下,磨磨他的锐气不就行了?”陆川挑挑眉给未见面的师弟狂上眼药。

    闻仲刚要接话,陆川又摇摇头:“还是算了,我自己来。”

    “什么你自己来?”烟雾弥漫,迅速形成一张人脸开口,吓了陆川一大跳。

    殷商境内,某座总兵府。

    明月悬空,寒风掠空。

    可是在寒冷的院中,一个年轻人衣衫虽华丽也单薄,此时正在闭目盘坐修炼。

    刺骨的寒冷在他跟前似乎不存在,只有周身笼罩灵力。

    只见他衣着华丽,相貌也极为英俊,可以用一表人才来形容。

    “没事,师父我就随便问一下,你现在在哪呢?”陆川笑呵呵的说道。

    申公豹道:“在你师弟这儿指点一阵,怎么了?”

    “金鳌岛是师祖道场,要不你带着师弟去岛上修炼一下,绝对可以事半功倍。”陆川笑眯眯的说道。

    他在金鳌岛上现在可谓是举岛皆敌,只要跟他沾上关系准得倒霉。

    不过可以先让洪锦去探雷。

    这会让洪锦吃点儿苦头但不会有性命之危,毕竟都是同门弟子,那帮人也不会闹出人命来。

    陆川猜得到,师门那帮人现在最恨不得把他吓唬到知难而退。

    “你什么时候这么好说话了?”申公豹一脸狐疑。

    对于徒弟的了解,让他觉得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

    之前陆川还说的跟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这样不共戴天的大仇似的,现在突然变脸……

    有问题,大有问题。

    申公豹想了想还是回绝了:“这次就算了。”

    大袖一挥,烟雾消散,陆川的人脸也消失不见。

    “师父你在和谁说话?”洪锦睁眼道。

    “你师兄。”申公豹回头道。

    “师兄?大贤者陆川么,师弟我可闻名已久了。”

    洪锦目光闪动,轻语一声,忽然问道:“他在什么境界?”

    有个名头很大的兄长这对于师弟而言,或许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

    因为是两个人的话,很难不让外人对他们进行比较。

    可是有了比较也就会有差距产生。

    长此以往,也就对弱者一方形成了很大的压力和负累。

    如今陆川贤名在外,天下皆知。

    做这种人的师弟压力真的好大的。

    “与你一样也是炼神境,不过破境的时间比你早,修为应该更高深。”

    申公豹目光一闪,看到洪锦眼中的战意他不用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不过他也没有阻止的想法,争一争也未必是件坏事。

    洪锦作为师弟,需要个超越的目标,可以促使他不断的进行努力。

    陆川的性子是较为懒散的,能出三分力的你休想让他多出半分力。

    这种人你首先得让他感受到压力,他才会努力向前。

    “我与他比,谁强?”申公豹的答案让洪锦精神一振,又问了一个问题。

    申公豹毫不犹豫道:“他强!”

    陆川修炼五行诀和八九玄功,又会许多稀奇古怪,连他也有时不察之下也要吃亏的道术。

    另外据他所知,陆川五行诀大成之后还悟出了五种运用五行之力的招式,此外戟法、剑法、暗器……

    尽管洪锦也修至炼神境了,但他的综合实力比陆川来说,还有很大差距。

    “都是炼神境,又没有动手较量过,师父为什么这么说?”洪锦道,有些不服。

    “他五行诀的招已悟出来了,等你悟出自己的再去找他较量不迟。”申公豹说道。

    洪锦乃真仙转世,仙骨奇灵,根骨方面还要胜过陆川,但天资悟性这方面比起陆川就不如了。

    学会练成的道术也是屈指可数。

    这句话也许别人不懂什么意思,但修炼真始五行诀的洪锦当然不会不明白。

    “我知道了。”洪锦又闭上了眼睛。

    消除压力最简单的方法,自然就是直接击败压力的来源。

    ……

    朝歌。

    望着熄灭的香,陆川摇头叹了口气,有些失望。

    “那现在什么时候去金鳌岛?”闻仲问道。

    “在那里待的有些久,你是不是要对手下人交代一下?”陆川道。

    闻仲点头道:“是该交代一下。”

    说完他朝门外走去。

    “那最好再留下一个你的联系方式,省的有急事无法通知。”

    ……

    半个时辰后,夜空中两道遁光朝着东方呼啸飞驰,次日中午到达。

    “还在门口守着?他们可真够有毅力。”一个瘦道人躲在暗处道。

    “出来吧,怕什么?你现在这模样谁还认得出来你。”站在上峰顶的石阶小路前闻仲很无语。

    那道人摇身变成陆川,从暗处走出。

    望着山崖上,只见直到现在还守着的三十多个人。

    陆川道:“谁说我怕了,我只是为了避免进岛时一些不必要的麻烦罢了。”

    “那现在呢?”

    “现在?”陆川冷笑道:“现在陆老师去跟他们讲道理,立规矩,陆老师礼仪课堂开课了。”

    “那道理讲不通呢?”

    “道理讲不通,那就只有他们动手了,这个给你。”

    他递出一个卷轴。

    “空的?”闻仲接来打开一看愕然道。

    “这就是你接下来的任务,你去把岛上品行最差、最恶劣的门人名字给我记上去,三百为限,少了可以,但一定别超过,记得最恶劣的那种。”

    这样的恶他改变不了,教不好,只有用三界最严格的天庭律法去约束住、遏制他们的恶了。

    “你要这个名单做什么?”闻仲疑惑道。

    “清理蛀虫。”陆川说道,还能送上封神榜应劫,一石二鸟,废物利用。

    闻仲拿着卷轴,又抬头看了看峰顶,迟疑道:“你行吗?上面可有一道真仙的法力波动。”

    “真仙?”陆川仰头冷笑,然后,沿着小路上去迈步而行。
Baidu
sogou